我對北京的第一印象並不好。

之前我曾經提過,既然是天子腳下、國家的首都,理應像個乾乾淨淨、端端正正的大家閨秀才是,但事實上北京卻是個我行我素的刁蠻姑娘。

髒亂暫且不談,大城市難免如此。可是不守交通秩序、無視紅燈的行人與車輛常常嚇得我冷汗直流,觀光區的人們推擠來去也不會說聲「抱歉」或「不好意思」。隨地吐痰的行徑依然可見,聽說有比以前好多了,但我還是受不了,怪只怪我有輕微的潔癖。打噴嚏、咳嗽很少掩住口鼻,我超害怕飛沫往我身上飄。

北方人嗓門特大,我老覺得我好像在挨罵。例如我參加長城一日遊,中飯在某家餐廳解決,負責的服務員在門口「招呼」我們進去用餐,不是用請的,而是拉開嗓門直呼喊,喊到一個地步,好像我們不進去吃就會被她殺了一樣,到現在我仍心有餘悸。

可是啊,我說不清楚自己的心態,即使當下有些不愉快,回到台灣後,卻比我想像的還要懷念這些日子。

雖然有過不舒服,卻也有為我撿起我沒注意掉落的物品,或語氣冷淡仍願意為我們指路的好心人士。在地鐵車廂中,也會看到主動讓座給老年人的年輕人。

因此,即使要我再來一次北京,我也會很樂意地說「好」,但前提千萬不要又是暑假。暑假人之多,彷彿全世界的人潮都湧進了北京。無怪乎人家說北京是人多、車多、橋也多。


我第一個參觀的景點是故宮,一出地鐵站,當場愣住久久無法回神,天安城樓與廣場已經看不見地面。(圖1:天安門城樓;圖2:故宮內部)

 

蜿蜒雄偉的長城根本沒有爬上去的可能,城上盡是五顏六色的陽傘與帽子,說它「萬」頭鑽動都未免低估。




大概是被一開始的故宮「震撼」到,之後的景點幾乎一馬平川,適應地不得了。因為人再多,都比不過皇帝的家宅。

同樣的,我也逐漸習慣北京的人情文化。嗓門大是種豪爽,冷淡面孔下未必沒有熱情,人多的推擠也沒辦法,至少大家還肯遵守排隊秩序,沒有過份的插隊。唯獨對於吐痰一事,我仍舊沒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想想,大城市的進化是需要時間的,若奧運一事使北京有機會蛻變,並且進步許多,那麼我想再給個五年、十年,它一定能讓我刮目相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