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同年(
1986年)發表的《白馬山莊殺人事件》,是東野圭吾踏入文壇的第三作。早期的東野圭吾充滿本格味道,較難想聯想到現今寫作風格多元化的他。不過我個人卻偏愛尚被密室、不在場證明、童謠殺人等主題圍繞著的那個年輕氣盛的東野。

《白馬山莊殺人事件》便是以鵝媽媽童謠為引導,所發生的一連串命案。主角菜穗子一直無接受在異地(鵝媽媽度假山莊)「自殺」的哥哥公一,為了找出真相,與好友真琴前往山莊。此山莊特別之處在於每個房間均附有一至二首的鵝媽媽童謠,乍看之下僅為點綴的童謠,卻成為命案的關鍵。在菜穗子與真琴的鍥而不舍下,事件真相逼進大白,但沒想到案件竟再度發生。

東野圭吾的本格推理向來給我十分純淨的感覺,不像綾辻行人以降的新本格派盡是華麗與花俏。因此閱讀他的作品總是可以毫無負擔、自在舒暢,不用擔心會出現多血腥的場面。以本書為例,雖然打著鵝媽媽童謠的名號,卻沒有摻用一般常見的「模仿(童謠)殺人」,童謠本身只擔任謎團(暗號)的工作,另一個謎團則是菜穗子哥哥自殺時的「密室」狀態。

當然,也許有人會質疑這麼「平和」的故事會不會讓一向吃重鹹的讀者不耐,但東野圭吾絕對有引人入勝的功力。在他看似溫潤的文字下,其實隱藏著難以忽視的力量。

然而,無論童謠暗號或密室殺人,均非本書最吸引我之處。東野圭吾曾經說過,他很重視結局的意外性。本書雖然沒用上翻轉再翻轉的手法,可是末段接二連三拋出的「真相」令人瞠目結舌,也是本書最吸引我的地方。

事實上,案件兇手為誰,對我而言,並不是太重要的事,畢竟地方就那麼點大,人就那麼點多,是誰都無妨。但重要的是:案件背後的動機與涵義,這也是東野圭吾最擅長描寫的。他不滿足於兇手現身這個平凡無奇的畫面,他為此鋪陳更多,注入更深刻的人性,尤其是結尾對話所揭示的「真相」──

人心果真令人毛骨悚然啊!

另一方面,從本書也可以窺見東野後期作品的影子,例如惡女的形象、偵探的未定性等。特別是後者,東野圭吾筆下很少出現系列主角,也很少否定警察在書中的功用。就本書而言,雖然菜穗子與真琴主動尋找謎底,但負責解謎的卻不只她們兩人,警察在其中也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這種不貶低人民公僕的寫作習慣,我倒是滿欣賞的,這也算是東野作品的一個標誌吧!


【本書資訊】

書名:白馬山莊殺人事件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林冠汾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1/01/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