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食.jpg

比起《貓頭鷹男》,《花食》顯得更溫柔。

六篇短篇中,除〈妖精生物〉帶給我無力的翻攪感外,其它五篇儘管有哀傷、有無奈,但最終總蘊含了那麼點曙光。

然而,我印象最深刻的,卻也是〈妖精生物〉,大概是因為它包含了人類最原始的欲望,而形成了最無可避免的悲劇。故事從小女孩在天橋下買到了一個類似水母的生物起始,小女孩的欲望漸漸被引導出來。原本該帶給她幸福的生物,卻逐步毀滅她的生活。

其中描述得最生動的大概是生物在小女孩指頭上時,女孩身體的變化。那種欲望的騷動,連讀者都可以感受到。而文字背後未曾透露的,應該是女孩母親的舉動。我猜想她應該也曾將生物放出來過,所以最後她才會棄家不顧,奔向另一個男人懷裡,因為她身為女人的欲念,也被引導出來了。

因為女孩的一念之差,把這個看似幸福,實則災難的生物帶進了家裡。她的家分崩離析,最後連她自己都賠了進去。這種無止盡的感傷與唏噓,在文章最後一句達到最巔峰。當女孩成為女人,最終她還是脫離不了母親的後路,或許某一天,她也將成為拋夫棄子的母親......


至於其它五篇,〈精靈之夜〉是表面上令人恐懼,實際上卻是溫情滿滿的作品。〈摩軻不思議〉是難得的搞笑(?)之作,一個男人的出殯,牽引出老婆與情婦們的戰爭,藉由小孩子的口吻敘述,更顯一絕。〈花食〉相當感人,尤其是最後引出的「花食」的真正涵義,輕而易舉就點出父女情誼之深,不過我最愛的反而是兄妹間的情感,特別是哥哥在車站擋在妹妹身前,不要妹妹被帶走的場景。〈送終婆〉的文字很自然,我特愛送終婆對女孩說起的過去。〈凍蝶〉有點點悲傷,直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小男孩主角究竟有什麼背景,才會讓同儕完全棄絕他,坦白講,我是為了得知這點才看下去的,可惜作者什麼不言明。

這也是本書的特色,許多事情朱川湊人不會明白道出,他喜歡留白,正如中國的潑墨山水畫,大片的留白有助於意境的展開與升華。他也確實成功了,因為即使我不曉得空白之處究竟藏有何物,但我可以想像。想像空間是無限的,個人解釋是自由的,於是便產不受限、不束縛的歡暢自在,或許作者便是希望讀者如此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