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觀賞《死神少女》第二單元「小琳篇」前,我剛好看完張作驥導演的《當愛來的時候》(心得請參見「」)。


那一天,我腦子裡同時塞進來春她那看似搖搖欲墜實則充滿愛的家族,與小琳看似華麗實際卻已然毀滅的家庭,實在是「諷刺」兩字都述不盡啊!

雖然兩個故事終局背道而馳,但同樣都使我落淚不已。

我從首集一路看到第6集,若說哪個單元我最滿意,我想「小琳篇」拔得頭籌絕無意外。

導演氣氛營造得一氣呵成,從最初的壓抑、陰沉,到後半逐漸顯露光亮,我以為會像第一單元的結局,至少留存些許希望。然而,導演卻親手掐滅這微不足道的亮光,小琳絕食而死的那幕宛如重錘,狠狠地擊中我的心。

原來,渴望家庭的溫暖竟然是距離死亡如此接近的一條路。

小琳這種女孩子並不鮮見,但多數失去家庭溫暖的青少年會選擇妮可的淡漠,將祈求藏在內心,小琳卻是想方設法亟欲抓住一點點的溫暖。藉口需要翻譯機想和姑姑一起逛街,說謊拗姑姑帶她回家度過假期,哭著乞求父母來接她……,看到這些情節,喚醒了我年少長時間被父母丟到奶奶家,晚上偷偷落淚想家的記憶。

我的父母沒有遺棄我,只是因為工作不得不然,都使當時的我哭到心臟抽痛,那麼被父母雙方徹底扔棄的小琳,她有多痛徹心扉恐怕難以想像。

更令人心酸的是,這故事居然是真人實事改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句話漸漸成為天方夜譚,實在可悲到極點。

但反過來思考,小琳的執著也是造成悲劇的原因之一。這女孩性格並不討喜,我想這是家庭養成的問題,小琳的父親顯然富甲一方,她如果未被拋棄,恐怕也是位嬌縱的千金大小姐。正因如此,她無法得到姑丈的喜愛,無法勉強尋得一方溫暖,她固執地認為父母不會不要她,所以將來自四面八方的好意杜絕於心門口,以為只要有父母便夠了。

一廂情願,往往是悲慘的開始。

當小琳漸漸領悟到父母的決絕,她遇見了阿介。我曾經以為阿介可以成為支撐小琳生存的支柱,可惜這支柱被阿介父親親手推倒。



小琳至此注定失去一切。

「不想被拋棄的話,就先拋棄他們。」

徜若小琳願意將妮可這番話聽進去,或許就不會有「渡不過」的問題了。儘管痛苦,起碼還能維持生存意願。可惜性格劃開了小琳與妮可,小琳活在優沃中,宛如溫室裡的花朵,一旦溫暖消失,除了等待死亡,別無他法。妮可是雜草,受盡折磨與蹂躪,卻能熬過死神的誘惑,我想這兩個故事排在一起,或許正是一種對比吧!



相較於第二單元的衝擊,第三單元的妮可與小唐篇顯得不是那麼出色,但彷彿晨曦,溫和卻不刺眼。

本來我以為妮可的冷漠與家庭背景,會為這單元抹上更多悲淒色彩,可是小唐的出現,卻平衡了整個單元。

如果妮可是黑夜,小唐便是溫煦的陽光,竭盡所能地為對方掃去一切憂慮。

沈建宏的小唐是個相當可愛的少年,像這種橡皮糖之類的角色,其實是很不合我胃口的。但他詮釋起來我就是很喜歡,尤其最後他搶去石頭以及妮可答應他的補習時,他臉上的堅決與喜悅,讓這個目前為止僅有的「渡得過」的故事,變得鮮活、美麗起來。



而且妮可因為他,冷淡的面具緩緩卸下,最後她對教官坦承的模樣,是自第一集以來,我覺得最漂亮的時刻。

只是,妮可渡得過,多少是因為環境的改變與他人的幫助,不純粹是因為自己。亦即,沒有適當的幫助,要躲過死神的誘惑,談何容易呢?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