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對台劇的興趣不大,因為它的題材往往不是我所需要的。雖然這幾年台劇題材愈來愈多樣(不再侷限於包裹著糖衣實則空泛的無聊愛情),但不知為何總戳不到我的點。或許長達二十幾集的作品,讓習慣短線操作的我十分不耐吧!


可是《死神少女》的單元性卻令我眼睛為之一亮。

儘管長達二十集,兩集為一單元的颯爽風格是我一向鍾情的作品模式。

《死神少女》敘述死神─「渡」(房思瑜 飾)會在人們萌生負面情感又持有石頭時悄然現身,以對方生命做為賭注,來完成對方的心願。對於眼前的各種困境,若當事者渡得過,死神便不再糾纏,若渡不過,便得成為奈何橋下的一顆石頭,眼睜睜看著眾多靈魂走過長橋。

這種設定並不少見,但對我而言卻十分新鮮。因為相似的題材我僅有耳聞,接觸得不多。況且最重要的是,編劇是透過渡這個角色,結合各式各樣的青少年社會現象/新聞,來闡述青少年問題,這方向便使得《死神少女》在既有模式中殺出了一條新路。

師生戀、同性戀、援交、霸凌等議題在本劇中陸續出現,不過若僅僅探討青少年問題,根本顯不出它的特別。因此本劇拉出了一條主線──渡與沈奇──的存在,看得見死神渡的沈奇(炎亞綸 飾),與渡之間的互動將貫穿這十個單元。更叫我期待的是,沈奇的腦中存在著腫瘤,據說這腫瘤可能是導致他之所以看見渡的主因。那麼渡究竟是幻覺,還是真實,便相當耐人尋味了。



從一、二集看來,渡的存在可真可假,因為人在極度情緒的操控下,產生幻覺並非說不通。當然,怎麼解釋還是得留待編劇自己了。

先來談談第一單元(一、二集)。

一開始我雖然因為單元性與題材對本劇產生興趣,但台劇另一個令我卻步的原因在於演員演技。本劇偏偏集結了許多新生代演員,害我恐懼不禁加大。

不過,看完一、二集的感覺卻相當不錯,我想劇本是很重要的關鍵。

雖然倒敘的手法有點擾亂觀看的流暢,但倒不至於影響理解。像黃禾(王子 飾)這種既資優又是行惡頂尖的學生也確實存在,當人生已站到頂端,空虛感必隨之而來,值得慶幸的是,大部分人很難體會這種感覺。

說實在的,王子的演技我並沒有很滿意,是不至於撐不起黃禾這個角色,但沒有使黃禾更為立體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只是最後他與筱青(孟耿如 飾)在頂樓上邊哭邊懺悔的表情很不錯,這段為他拉回了不少分數,我想他的演技還是可以磨的。



第一單元最令我滿意的有兩個部分:

一是阿龐(毛弟 飾)與阿嬤之間的互動。毛弟的演技相當不錯,是第一單元我最欣賞的一位。兩祖孫那種自然而然的交流,感覺好溫馨,在這充滿陰沉氣息的劇中,他們無疑是最明亮的一道光。即使阿龐搶走了石頭,被渡誘惑說出要置黃禾於死地,他身上始終沾染著陽光味道。這由他面對渡再次找他時鎮靜的回話可以窺見,他很清楚自己必須為黃禾的死付出代價,他也不逃避這個代價。這樣的阿龐真的讓人很喜歡啊!



之後渡輕描淡寫回答說黃禾是自殺與他無關,阿龐整張臉埋在棉被裡啜泣,這段非常讚。若說阿龐有什麼放不下,不過就是阿嬤罷了。簡簡單單的哭泣與撒嬌,完全道盡了祖孫倆的情誼。

二則是江萍(林孟瑾 飾)的回馬槍。她的謊言成為一切悲劇的源頭,產生了相當的意外性。這種手法我不是沒見過,但沒想到台劇會用上,所以十分驚喜。

江萍的謊言使得黃禾走上絕路,我心頭固然有所惋惜。然而轉念一想,若非這個謊,黃禾是否可能繼續我行我素,傷害更多人呢?其實我內心是偏向謊言多一點吧,像黃禾這種人,在年輕時沒有罪惡感纏繞的話,成年後會幹出什麼驚天動地、傷天害理的事,我是可以想像的。

接下來迎接第二單元(轉圈圈)!!

順道一提,我非常喜歡本劇的片頭與主題曲,第一眼就愛上啊!什麼時候才會有單曲或專輯出現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