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要再推銷一下XD,無論喜歡日劇版本與否的朋友,原著真的真的很精采,絕對值得一看!(這幾天剛好出了最新的29、30集,一口氣來兩集,東立,我搞不懂你啊,每次都這樣T0T......)


我寫的原著心得,可以參考看看(←請按)


第二集〈銀之瞳〉雖然不是原著裡我最喜歡的故事,不過印象倒是十分深刻,因為它的答案有一再翻轉的可能性。表面看來,是一場意外,實質上卻是一位母親為了心愛的女兒種下的「幸福種子」,儘管這種子的手法並不合乎道德。



日劇呈現的推理手法,不知是否因為時間緣故,省略了一部分,這點相當可惜。因為原著燈馬的推理非常縝密,前因後果他都會交待得非常清楚,當答案顯明時,會令人不由自主佩服燈馬。可惜日劇卻未將這部分說詳細、道明白。第一集也是,編劇不僅將燈馬推導出兇手的三通電話省略(這部分是最精采的,完全可以看出燈馬富含邏輯的頭腦如何運作),還將兇手的犯案動機變得十分粗俗可笑。

我只能質疑藤本有紀,你的功力僅僅如此?若功力不深,請重現原著即可!別自己多事添加一些有的沒的(囧)。

此外,我想再多談一下燈馬這個人。目前才兩集,或許沒看過原著的朋友對燈馬仍然陌生,但我一定要強調:燈馬絕非金田一、柯南之類的角色。他從不會將「正義」掛在嘴上,更不會說出「竟敢在我面前殺人」的蠢話。他從未自詡為正義使者,更不會將「自我的正義」視為最高準則,所以我非常欣賞燈馬。



在他眼裡,真相有好幾面,他清楚自己看見的未必是「絕對」的真實,因此從不妄言。第二集他推測出可能的真相後,他並不打算說出來,若非可奈著急的請求,我敢肯定他只會將自己的推理埋葬在心中。



最後不得不說出「意外」這個答案時,已經證明燈馬不是那種把「真相」視為一切、以為只要說出,世界就會如自己想像般美好的愚蠢男人。



京極夏彥曾透過筆下角色說出一段我一直很喜歡的話:

如果說真實只有一個,那是騙人的。
真實是環繞著事件真相的人們,
為了便宜行事而捏造出來的最大公約數而已。

正因如此,燈馬面對謎底時,往往是謙卑謹慎的。他不會一找出答案便急於講明,他會多方衡量它造成的衝擊,以及說明的必要性。就另一方面來看,這可能也與他的性格與接受的教育有關。乍看之下,這樣的燈馬有點冷漠,卻是我喜歡的性格,不以自我為中心,不強加自己的原則與正義在眾人身上,這也是我喜歡Q.E.D勝過其它推理漫的原因之一。

況且有可奈在,再怎麼冷漠的燈馬,遲早也會被她融化XD。

我超愛第二集最後燈馬對可奈說出「證明終了」與他對可奈提到可奈父親對她的愛,與鈴子母親待鈴子是沒有兩樣時的神情,都非常溫柔呢!(燈馬自己一定沒有察覺)

 

還有,可奈擅自將芭焦的詩句亂解釋一通,燈馬本來不能接受,可是看到可奈的笑靨,居然苦笑著點頭了。正如每次調查案件都得被可奈牽著鼻子走,燈馬根本拿可奈沒輒。如果燈馬對可奈沒有一點點喜歡,我相信燈馬絕對不會任由自己隨可奈起舞的。

 

雖然可能有觀眾不愛這樣的粉紅氣流,可是無論原著或日劇,這部分都是我的最愛。事實上,原著裡燈馬蠻早就對可奈動了心,但燈馬太遲鈍了(應該說不具備人類正常的情感機制XD),所以旁人不容易看得出來,更別說粗神經的可奈了(笑)。不過可奈對燈馬的心情倒是十分明瞭,日劇也是,本集可奈說出「朋友」一詞時,燈馬一臉疑惑,可奈的模樣似乎有點失落呢!



日劇大概囿於時間,所以兩人之間的進展會比原著快速。雖說快速,大概也只在曖昧範圍內吧!因為原著到了20幾集,兩人還是處於將明未明狀態。(不過旁人&讀者早就將他們當成一對了)

PS.下一集是我最愛的〈學園祭狂騷曲〉,希望燈馬對可奈的感覺部分不要被刪掉啊~~那可是關鍵點!!XDD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