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聰子的個性,特別是她不畏懼他人目光的這種性格。

有人曾經這麼形容聰子:不是不在意別人怎麼看她,而是她眼裡根本沒有別人XD。這話倒不是說她目中無人,聰子一直篤定自己的步調沒錯,合乎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大概也不會考慮別人眼中的她是個怎樣的人。我還記得第一回她察覺原來大家都認定她不會有小孩時,她是一臉不解與疑惑。而本回一開始她大聲說她要去看表演,大家興致勃勃地問說要去約會嗎時,她毫不在意、興奮地回答說:不,一個人去。

所以聰子是那種比起別人覺得她幸不幸福,更在意自己是否真的幸福的女人,和奈央、瑞惠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阿貞說得沒錯,別人看自己幸福與否,並非真的幸福,可好笑的是,大部分人會陷入一種矛盾的情結,儘管知道自己的感覺最重要,卻還是抗拒不了所謂的「面子」問題。因此,聰子的單純、直率,視他人目光為無物,更顯得難能可貴。

反觀劇中的另二位已婚的女角色,我覺得活的是辛苦多了。 



奈央一直想證明自己比別人強、比別人幸福,這或許和她小時候的經歷有關,但長此以往,我實在不認為她會有快樂的一天。第四回她的不孕症已經快搬上檯面了,同事發現她在瀏覽相關網頁,我不敢想像這事一旦爆發,會有什麼後果。而且看到奈央丈夫的老家,我突然覺得奈央和高文是兩個十分相似的靈魂,他們好像都只在意別人眼底的自己,卻察覺不到自己的真心。幸福若是建築在他人的觀點上,那和沙灘邊建築的沙堡有什麼兩樣? 



至於瑞惠,那場六年後離婚的宣言乍聽之下有點可笑,但我卻覺得這計畫相當不錯呢!想不到最早獲得社會上所謂「女人的幸福」(婚姻)的瑞惠,卻在四十歲時否定這一切。這會不會是種反諷?其實我認為瑞惠感到障礙的應該不是這段婚姻,而是缺乏目標與認同感吧!

顯然,人的價值是出乎自我的肯定,而非婚姻、家庭或事業等因素可以獨攬坐大的。這些因素可以造就成就感,但若非通過自我認同,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其實第四回最令我興奮的不是上述這些問題,而是有點吃小醋的岡村啊~~
我本來以為他對聰子可能只有好感,還不至於到喜歡的地步,不過本回的舉動愈來愈明顯了,他根本就是愛上聰子了(只是尚未有自覺吧),所以淨幹些偷聽或當電燈泡的行徑,不過這些行為卻讓我覺得他好可愛,像個小男生喜歡女生卻無法直言,只能靠毒舌或幼稚的舉動來發洩。 







因為我喜歡岡村,因此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前男友自然沒啥好感。很明顯地,他放棄攝影不是基於對聰子的愛,而是有不能拿起攝影機的理由。他會想回到日本、回到聰子身邊,也不完全是愛情使然。人總在失去最重要的事物後,才會記起第二或第三重要的東西,我覺得金杉是這種人。哪天他能再拿起攝影機,恐怕仍然重蹈覆轍,把聰子丟得遠遠的,繼續進行他的攝影之旅。 



所以,聰子,放棄這個男人吧!興趣相同最重要,請投向岡村的懷抱啦!!

PS.預告讓我很害怕,千萬不要是聰子懷孕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