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前兩案,第三案〈滴血雄鷹〉確實有些底氣不足,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編劇太沉迷於營造鬼怪弄人的氛圍。

利用神鬼製造出詭譎與恐懼,這點橫溝正史老爺爺已經用到我不想再看了。這本也不是壞事,適度的點出鬼怪作祟,有助於劇情的張力,然而太過就疲乏了。在我看來,〈滴血雄鷹〉便拿捏得不好,以至看到中途我有點想將那些口吐怪力亂神的人們亂揍一頓。(汗)

〈滴血雄鷹〉主要分成兩條線進行,一是宮中鬧鬼,武則天連日夢見被她殺死的章懷太子和王皇后、蕭淑妃,甚至她賜給章懷太子的翠玉雕蟾莫名其妙出現在她的榻邊。二是四道十州的慘絕人寰殺人案,數十人被殺,頭顱與左臂皆被砍下,死狀甚慘。

既然看過前兩案,我當然知道這兩條看似平行線的劇情,必定有所交集,只是如何交集,又為何交集,是個重點。

從宮中鬧鬼一事其實不難猜出兇手使用的手法,既然凡事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那麼武則天看得到鬼而身邊的人看不到,事件便極有可能是她一旁的侍婢所操弄的了。但侍婢不會膽大妄為到隻手遮天,因此自然是有權勢之人有心為之,本來我以為是武三思,結果卻是太平公主。說起來武則天也真個可悲的人,登上了巔峰,得到的卻是眾叛親離。

雖然〈滴血雄鷹〉不是那麼出彩,可是卻將武則天這個角色立體化許多。她和狄仁杰的一番話我非常喜歡。

武則天:
從進宮那天起,我就不再是女人。一生都在政治漩渦中掙扎,見到的聽到的,都是死亡、背叛和殺戮。我沒有退路,只能一步步地向前走,最後我走到了盡頭,即位登基做了皇帝,從此再也沒有人在我之上。其實在我向著目標前進的路上,已經失去了很多。但那時我至少還有目標,那是我奮不顧身也要達到的。當真正達到了,我覺得興奮、激動,畢竟我是第一位女君主,我覺得自己了不起,我傲視一切,天下在我腳下,群臣在我腳下。可現在我感到茫然,我在萬人之上,做了皇帝,讓我得到了什麼呢?

狄仁杰:
陛下,您得到了天下。

武則天:
錯,得到的是……敵人。我的兒子成了我的敵人,我的兄弟姊妹成了我的敵人,我過去的朋友成了我的敵人,我不得不把他們從我的視線中一一清除出去,最後,我一無所有。 


我對武則天相當敬佩,一個女人能爬到這樣的地位,那可要犧牲多少良心與情感才能達成。我知道她狠毒的手段,弒女殺子也要保住自己的地位,有人因此厭惡她,但綜觀歷朝歷代,比武則天狠毒的男皇帝比比皆是,只不過武則天是女人,容易被人當靶子批評罷了。

這樣一個女人,即便再陰狠,年歲大時,也不可能毫無感覺。所以她對狄仁杰說出那句「一無所有」時,是充滿唏噓無奈之感的。這段大概是第一部武則天唯一像女人的地方吧!


回過頭來談案件,我一直深信,活生生的人比鬼怪更可怕。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比人心與人性更恐怖呢?只是人們對於看不見捉不著的事物,容易心生脆弱與惶惴,甚至失去平日應有的水準,狄公和元芳便是如此。

當他們眼睜睜看著無頭厲鬼砍下龐九公的腦袋而毫無反擊之力時,一開始我火大了,差點想喊出:編劇,你腦殘啊,居然寫成這樣?可是仔細想想,狄公與元芳應該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會慌亂也是正常,總得給他們一點成長的空間吧!

後來元芳向狄公提出辭呈,我的氣消了,也更喜歡這個面對任何大大小小的戰役毫無懼色、卻會害怕鬼怪的中郎將。(我想到了《名偵探柯南》的小蘭,呵呵~)


接下來我就要大步朝第二部邁進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