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歡了一位偶像        文 / 赤名香(註)

如果你喜歡了一位偶像,請你一定要去看一場他的演唱會,
親自去,要親眼看看他,好好看看他。
因為舞臺上的生命可能持續很久,也可能轉瞬即逝。
你不知道他是屬於哪一種。
你無法預測那發光發熱的時間究竟還有多少,
你猜不到下一秒他會消失到哪裡去。
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無法把握,
他是你感知世界裏無可取代的全部,但他也是你未知世界裏永無交集的一點。

如果你喜歡了一位偶像,請你一定要讓媽媽知道,
因為媽媽是最愛你的人,而你也深愛著他。
一個很近一個很遠,
而你是將兩個無關聯的生命體糅合於同一空間的凝結點。
告訴她,你很喜歡他,甚至愛他,
也許不被理解,就算不理解,也落得個心安。
不需要太刻意太直接,可以是個簡單的暗示——
媽媽,看,覺得他怎樣?是很棒的一位歌手哦。
讓心愛的他若有若無自然而然的在親愛的媽媽眼裏浮光掠影而過,留下片刻印象。

如果你喜歡了一位偶像,請你一定要為他寫一些文字,
不追求華美,不強求確鑿,
只要輕省記錄你所有的思念與顫慄,所有的真實與感悟,所有的明媚與憂傷。
愛如水一般蔓延,浸過你的神經,劃過你的指尖,溫柔地撫過你敏感的心。
多多少少也要寫點關於他的文字,零零碎碎記下自己的心路歷程,
別讓心情在歲月中灰飛煙滅,雲消霧散。
不求深刻,但求簡單,記下活在你的世界中的他。

如果你喜歡了一位偶像,請你一定認真地喊一遍他的名字,
用含糊的、哽咽的、明朗的、虔誠的、溫柔的、寵溺的聲音。
在每一個平常的日子裏,在每一個心慌意亂的瞬間,
在每一個患得患失的歎息間,在每一個幸福感動的暈眩間,
在每一個想念他的夜晚,輕輕喊他的名字,
認真地發好每一個音調,屏住呼吸讀出,
一個念頭升起又落下,道出刻骨銘心的覆水難收。

如果你喜歡了一位偶像,請一定為了他更好地學會生活。
那個已經慢慢滲入你生活點滴的男孩子,
那個使你常常熱淚盈眶的男孩子,
那個笑容乾淨而甜美的男孩子,
那個無論如何長大你始終只願叫他孩子的男孩子。
你在最美麗的時刻遇見了那個最優秀的男子,但是上帝沒有讓你們彼此相遇。
他在那個最絢爛的舞臺,光華交彙,歌舞昇平,絕世華麗;
而你在最普通的街頭,行色匆匆,人頭湧動。

兩點之間的距離僅僅是思念,別無其他,仿佛觸手可及,卻遙不可及。
如果你愛他,請你也為他好好尋找自己生活的支點,
不要為他迷失了既定的軌道,
關掉電腦的片刻回歸平靜,擔當起原來的角色,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因為你深愛的他是一個如此心高氣傲的人,
他用力詮釋著自己的不甘心,用力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
所以你也用盡全力愛著他。
因為愛他就等於愛著你自己,愛著因為他而變得更加溫柔的自己,
愛他,是本性,是註定,是天然。

要對得起自己的人生,就要儘量給別人的人生添加美好的成分,
拼命地挽留自己遇到的美好的東西,拼命挽留。
他一樣,你也如此。 


(註)本文轉引自作者之
部落格花香小鎮



某日,我在某處讀到了這篇文章。沒有雕琢矯揉的字眼,只有滿紙的真誠。我看到了作者的心,也聽到了自己的心與之相應。

我喜愛過許多事物,著迷於「人」的比例卻是少之又少,可是一旦動心,卻容易失控。
蔡康永以如此真實的文字,捕捉了我曾經擁有過,如今仍存在的心情,更甚者,他道盡我最想獲得卻不一定能付諸實行的行動。

如果你喜歡了一位偶像,請一定為了他更好地學會生活。

如果你愛他,請你也為他好好尋找自己生活的支點,
不要為他迷失了既定的軌道,

要對得起自己的人生,就要儘量給別人的人生添加美好的成分,
拼命地挽留自己遇到的美好的東西,拼命挽留。


讀到這裡,我的眼眶泛著淚。人生裡能多少美好的事物,遇上了,就是一種幸福。只是,我缺乏留住幸福的能力……

我不是會把熱烈的喜愛表現在臉上的人,因此,當我對誰真正動了心,我通常是外表平靜如水,但內心卻波濤淘湧。我會告訴自己,不能因此打亂生活,然而卻往往做不到。

「喜愛」是如此美好的事物,但有時候,我卻會不由自主搞砸它內蘊的純粹之美。

所以,讀到這篇文章,豈只是「感同身受」四個字,更多更多的是感動與反思。


我現在熱愛的那個人,不是歌手,不是偶像,也不是什麼大明星,他只是一個專注於自己工作,被人稱為「戲瘋子」的演員。

我敬佩他,因為他是如此充滿熱情地對待他的工作,這是現在的我最欠缺也最渴望擁有的。工作也好、課業也罷,我覺得自己刻意冷落它們,更悲哀的是,或許是我根本想要自我放逐,不願面對現實。於是茍延慘喘挨過一天又一天,用一堆又一堆的藉口堆砌在工作與課業的大門前,假裝它們從來不存在。

然而即便如此,我卻還是無法不去在意他人的目光。在別人的眼角餘光中找尋自己的定位,其實再可憐不過了,無謂的面子問題向來是個笑話,但人有時候就是會忍不住作賤自己。


昨晚我不自覺拿出《士兵突擊》的光碟,特意挑了許三多殺人後、無所適從、回到702團的片段來看。

為什麼想看這幾段,我也不曉得。我只知道當小寧、小帥去接他,我的「供水系統」又快要開始運作。等到蹲在一邊嚼著食物,就著飯盒喝水的高城淡淡地說了句「接回來了」,連他的臉我都還沒見著,淚早已經沒有辦法控制了。 



鋼七連的象徵就在那裡,吃著饅頭,飲著水,瞟著許三多,臉上的一道疤從未損及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我第一次看的時候並沒有察覺,原來他淡定的目光隱藏著我無法參透的滄桑,可現在的我,卻還想從他身上找到那段曾經幸福輕狂的歲月。 



年少輕狂,幸福時光,這是我一輩子也無法忘懷的七連風景,是《士兵突擊》裡,我最深刻、最熱愛的故事。

我知道實質的七連散了,但七連的精神未曾消失過,高城在哪裡,七連就在哪裡。或許正因如此,看見高城,我不能控制我的淚腺。

高城清楚他的每個兵,包括他最不待見的許三多。許三多的毛病沒人治得了,連一向最精明的袁朗也束手無策,唯獨高城。他將許三多帶回了五班──許三多兵涯的起點、他最愛的老鄉成才目前的棲身處。 



來到五班,高城下車前,對許三多說了一段話:
許三多,看見沒有?那個就是強人了,你的老鄉,這被老A打回來了,面子都丟盡了都,那就去他的面子!短短幾個月,你看他就讓這塊荒地,成了這個訓練部隊,寧可繞道都要來的休息之地。 



那一句「去他的面子」像支榔頭,狠狠砸在我的胸膛。我才在哀怨自己的面子問題,老七卻可以輕描淡寫一句話,吹散我眼前的迷霧。

原來高城能治的,不只是許三多鬧鬼的毛病,他也成了我的良醫。看來,無論戲裡戲外,我這艘迷途的船隻,似乎都能依靠他這座燈塔,航向正確的港口。


高城故意擠兌成才這一段,我初次觀賞,哭得跟淚人兒似的,我以為可一不可再了,天曉得我身上的水份是無限量供應。

我極愛成才對高城的那番話:
當兵的,窮,真窮。現在想想,除了團隊、戰友、堅持,可能最後,啥也剩不下了。但是如果......如果一個人這輩子當一次兵,能明白那六個字,不拋棄、不放棄......
副營長,您就放過我吧!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不過,我現在後悔,真的後悔,當時離開七連。4944,是我當時在七連的數字。我知道您現在心裡怎麼看我,我在您心裡,就是逃兵。可是,連長,我想對您說:錯了,我真的錯了,錯了......

我之前沒有發現,成才對高城的稱呼,從「副營長」變成了「連長」,這意味著什麼呢?

成才的心是真的回到七連了,他渴望面前這位七連之父的原諒,更渴望自己永永遠遠,都會是七連的一員。

以前我太專心於劇情本身的發展,往往忽略人物表情的內在意義。成才講這段話時,是笑著一字一句混雜著淚水吞吐出來的,我彷彿看見一個孩子,小心翼翼、真心誠意地祈求父親的原諒。如此的成才,叫我打從心裡不捨。 



在馬小帥還會拿冷眼應付成才、甘小寧會在經過成才身邊故意撞他以表示對他的不屑的時候,我想高城早就察覺到成才的變化,也早就原諒了這個逃兵。儘管高城擠兌成才用的都是刻薄的言辭,但是他的眼神卻時不時流露出欣賞與溫柔。
最明顯的就是那句「心穩了,手也就穩了」,這根本是一個父親疼惜自己兒子的目光和語調!

之後成才掏心挖骨地請求高城的諒解,這一段高城的神情非常讚!在諷刺成才的當下,我敢肯定他沒料到成才會說出這番話,尤其「不拋棄,不放棄」六個字一出口,高城的表情很明顯地改變了。我深信他的內心激動無比,一方面可能是這六個字刺激他的回憶,另一方面訝異是成才的坦白,如果當時沒有其它人,我真覺得高城會哭出來。 





爾後,高城一個簡單卻滿含情意的擁抱,正式解開了成才身上那道「逃兵」的枷鎖,成才終於重返「鋼七連」。這一幕無論看幾次,我總是淚眼模糊。 



對士兵的執著、對每個角色的感情、對高城始終不渝的熱愛,我想我會一直持續下去。但就如蔡康永的文章所寫,我的生活依然要繼續下去,不能偏離軌道,不要因愛而看不清自己的目標。士兵可以是我的支持、高城可以是我內心最柔軟的一個存在。

在我往後的每個日子裡,他們的美好都會烙印在我心頭深處……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