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極度討厭離別,可是也只能看著鋼七連的人一個一個地離去,然後任由一股心酸直往腦門竄。

我原以所謂的改編,不過是人變少,最起碼還會保住七連,但我怎麼也想不到卻是整個連給「滅」了。

我以為這回我不會哭了,可當成才望著七連的大家,唱出連歌時,那股心酸還是化成了眼淚,就這麼湧了出來。



同時,在那個瞬間,我深切地感受到,原來身為軍人的榮譽與堅毅,是如此閃亮,儘管有人掛著淚,卻也證明鋼七連即便走入歷史,有些東西也不會消失。


連續三集看下來,我對高城和伍六一的印象最深刻。



伍六一與三多的那番話,至今還在我腦海裡打轉。我一直覺得,他對三多抱持的情感十分矛盾。一方面他怨三多害得史今不得不離開軍隊,害得他失去唯一的朋友;但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接受史今的要求,看管、照顧著這個他討厭極了的人。

班長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唯一的朋友,被你搶走了......

看到伍六一提起史今的模樣,明明想哭卻將自己的臉弄濕,我只覺得胸口很痛。這個男人是名副其實鋼七連的人,像鋼鐵一般,似乎怎麼也不會倒。因此聽到他說「唯一的朋友」,瞧見他紅了的眼眶,我反而更加心疼。



他說,看到三多就會想起班長,所以他討厭三多,或許間接說明了他和史今友情的深厚。不過我會忍不住想問問他,他是真的討厭三多嗎?撇開史今友誼這個包袱,他確實不喜歡三多嗎?

不知為何,我心中總浮現這些疑問,但我找不到答案......


連長高城,在前幾集裡,我對他的印象只停留在與史今的爭辯中(為了三多)。比較深刻的,便是他在浴室用水「偷襲」大家那幕,也是在那時,我初次感受到高城孩子氣的一面,開始欣賞他。

史今的復員、鋼七連的改編,恐怕於他都是再艱難不過的大事。然而,我始終看不到他的眼淚。我知道,那是拚命壓抑的結果。我還記得第一批人走的時候,他站大門口,遠遠地望著。三多說,他彷彿看到了當初送班長的自己。換言之,三多有多傷心,高城的傷心絕不亞於他。



當然,更別說後來一個一個點名離去的情形。高城的情緒是一次比一次強烈,七連的兵坐在車子裡,望著他們的連長,我看到高城眼裡的不捨與痛楚,但仍舊沒有淚。他是連長,所以不能哭,至少不能在眾人面前哭。



但回到房裡,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是嗚咽的哭聲。別的連隊來要東西,他會直喊著「禿鶩」、「蛆蟲」。在此刻,我再次體認到高城孩子心性的一面。雖然這個樣子實在不像個連長(笑),可我卻喜歡這樣的高城。而且隨著他和三多的互動愈來愈多,這男人有趣之處也愈發明顯。特別是他想幫三多塗藥,三多卻堅持睡覺時間己經到了;還有他一個人在房間無聊,抱著一床棉被來找三多,硬是要跟三多聊天......這些舉動著實表現出高城的可愛與任性,當然一點也不會令我反感,反倒使我更喜歡他!





想當初不要的兵,如今卻是唯一能陪伴他的人。

我非常喜歡他們兩人在餐廳外,六連唱完歌後,用不遜於他們音量的歌聲,毫不扭捏地唱出來。高城當時的表情,我覺得超棒^^。

只是兩人相處的機會即將不再了。想當初三多進入鋼七連,是一段艱難的過程,而今分別,卻更困難。在高城好不容易接納三多的同時,分離也來到了。

三多總是被留下的那一個,離開他的人總是無聲無息。
當三多觀賞著光碟裡的大家,他的笑容我卻不忍卒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