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集看得我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傷心、感動、緊張、害怕,全攪和在一起,久久無法平復。


高城離開後,七連就只剩下三多一個人。三多的寂寞,我不是沒看過,但無論看幾次,就是無法習慣。一個人活在彷彿還有七連弟兄存在的世界,但事實上,睜開眼,什麼也沒有,看著這樣的三多,我難過。

我還在想他和六連搭伙,會不會依舊唱著他的連歌?
果然,三多,好樣的,我沒猜錯。袁朗說的對,三多確實是耐得住寂寞,不焦躁的一個人。

我原以為三多應該很快就會前往另一個部隊,沒想到居然會牽扯出他老爸來,更令我驚訝的是,伍六一竟願意幫許三多到這種地步!

之前我有過的疑問:到底伍六一是否真討厭三多?我想,我現在終於明白了。很多事不能光看表面,特別是像伍六一這樣的男人。在他夾槍帶棍的言語背後,蘊藏著比我想像的還要深(複雜?)的情感與積極的行動力。

他知道三多這兔崽子沒種向他老爸提出不復員的要求,他便招了七連的人來,甚至冒著被記過的危險--在他完美軍旅生涯中最初也可能是最後的一支小過--,推了三多一把。

在三多對抗父親的眾多「戰役」中,這是首次的勝利,但沒有七連的弟兄們--特別是伍六一,他贏不了。

這場「戰役」不僅使三多再次確定自己的目標,也說明七連的弟兄心是在一起的,更證明伍六一這個人是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笑)。否則在三多苦著臉無所適從,他明明說「誰管你啊」後,他不用笑咪咪地坐在三多父親旁啦!(話說兩人敬三多父親酒後,動作一致地偷換杯子那段很好笑XDD)

然後,我發現,三多對伍六一的稱呼從「伍班副」變成了「六一」,而伍六一並沒有糾正他。這樣的轉變應該代表著某種情感的變化吧!不曉得伍六一自己有沒有察覺,他笑的次數多了,或者說開玩笑的次數多了。面對三多如此,面對高城亦然。七連的解散,並沒有拉遠他們彼此的距離,反而更將他們緊緊聯繫在一起。


當伍六一參加格鬥時,三多這麼說:

七連散時,大家一直有一個理由安慰自己,這是團體利益,是為了軍隊的未來需要。可在心裡頭,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傷感。那天,六一在場上搏命,原七連的人都到場邊為他助威、吶喊。連長,現在的副營長,喊得比誰都急。我突然明白,鋼七連三個字,已經深深地烙在我們每一個人心裡。為什麼?我說不清。

這段我反覆看了好幾遍,眼淚怎麼也擦不乾。對我而言,鋼七連的精神,是在解散之後,我才真正見識到。高城曾在七連營房外自暴自棄地對三多說:如今,鋼七連已經倒了。其實不然,它從來沒有倒過,它一直存在,存在於他所記得的五千個士兵心裡。

後來大家參加競賽,高城明明識破馬小帥的偽裝,卻不忍他失敗,不肯帶他回去,當時馬小帥說的那段話更令我狂哭:

別以為我來七連沒幾天,就長不出七連的骨頭。

然後,他拉下信號彈,誠實地服輸了。我不知道高城當時心裡怎麼想,但我確確實實被衝擊到了。我想起袁朗邀請三多來他的部隊時,三多只說了一句:「我是鋼七連第4956個兵。」若我是高城,絕對會自豪到死,鋼七連的兵所擁有的,非但是外在的能耐,還包括比能耐更強的自尊與驕傲。

原來,鋼七連的改編,對七連的人而言,不是結束,而是另一段嶄新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