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我讀完後,仍久久揮不去心頭那股震撼的作品。

《最高機密》收錄了之前附錄在《Wild cat》後的短篇作品〈祕密〉,以及2001的新作,和〈祕密〉算是有關聯的作品。


犯罪問題日趨嚴重,相信是現今每個國家都面臨到的景況。
然而警察人力卻不足以應付如此龐大的治安問題,
一樁殺人事件發生後,緊接著又是另一起案件,
兇手身在何處?大批警力花費下去,卻不見得有成效。

於是,聰明的科學家發明了一個方法。

呈現死者生前看見的影像!

擷取他們腦部的視覺區,利用電流刺激,結合MRI掃描技術,以產生可供活人看見的視覺畫面(但沒有聲音)。

因此,人儘管死了,只要腦部沒有受到損害,
利用MRI掃描都可以將死人生前二到五年內所做過的事透過螢幕播放出來。


此舉固然對犯罪或其它方面的問題有所貢獻,
但是對於被看腦的人或偵察員,會不會是種極大的傷害?

視線原本比起肢體語言,應該更無傷害才是,
但這樣的技術卻扭轉此項觀念。

即如〈祕密〉裡的凱文最後離開家時所講的:

『用眼睛看』的行為如果會使聖域(指他深愛的女人)遭到破壞,那我一生都不看......因為我是如此地愛妳!


人,都有隱私權,都有害怕被人窺見的一面,如果知道自己死去後,可能會被一些不相干的人看見自己內心隱藏的部分或自己深愛而不願被察覺的人事物,我想任何人都會像凱文那樣,寧願一輩子都不要再看見他深愛卻不該愛的...母親了。

當初讀〈祕密〉時(附錄在《Wild cat》後),感覺十分強烈,尤其當眾人逐步發覺總統死因的真相,竟是那麼微不足道且禁忌的一場單戀時,我就像凱文一樣,好像看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既難堪又無地自容。

對於總統而言,那是多大的侮辱啊!

他只是定定地看著那個人而已!他沒有追求,沒有強求,他只是看著而已啊!

這樣地窺看,似乎是抹滅了人的尊嚴。
看完這個故事,會令人不由自主傷心難過......


而下一個故事〈最高機密2001〉則從相反的立場出發。
若說〈祕密〉是站在被看者的立場,
2001的這篇新作無疑是自偵察員(即看腦者)的角度切入。

對於偵察者而言,看的如果是稀鬆平常的腦,自然不會有什麼駭人的畫面。
但是,若是無惡不做,殺了N條人命的殺人犯的腦呢?

故事是從九位少年在同一個時間不同地點自殺談起,而牽扯到一樁連續殺人案件。
這名犯人曾經連續殺了二十八名少年,當他腦部送到法醫第九研究室,當時的五位偵察員看過他的腦部後,三名死亡,一名精神崩潰,僅存的一名表面上神智清醒,是本故事的主角。

這篇作品遠比前一篇來得令人震撼,
不僅因為作者處理被害者死亡的畫面的緣故,犯人對於主角們造成的心理上的恐懼,更是極大的原因。

殺人者心態多半不正常,
藉由他們的腦部看到的景象自然絕非活在正常世界裡的我們所能想像。

各個少年慘死的模樣,是導致偵察員一個一個倒下的理由,
肚破腸流、神經一條一條被拉起、手腳四散......
感覺上好像綾十行人的《殺人鬼》變成了漫畫在我眼前。

然而,這些都是其次,主角們要承受比這些畫面更加殘酷的事--
殺人動機!

當犯人對著鏡子娓娓道出動機,刀子同時也劃上自己的脖子,
不夠堅強的人,根本無法接受,尤其當那動機與自己脫離不了關係時。



看完這二篇作品,我心裡自然是期望現實中千萬不要有這種技術。
無論是被看者或看者,那都太殘忍了。
透過視覺殘留在腦部的影像,是人類的隱私,
不管藉何種名義,都有不容人窺視的權利才是,
因為這個部份,不只是畫面、回憶,更是代表了自己的尊嚴。
若打破尊嚴,人類還能剩下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