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從標題可以看出我的憤怒,這兩本書分屬不同作者。這裡的《鄰家女孩》可不是安達充畫筆下那個青春洋溢的作品,它的作者是傑克‧凱琛,是一本沒有絲毫溫度、比冷漠更決絕的小說。


歐美犯罪類型的著作並不乏受虐啊、殘酷啊、血腥等的描述,只要不處理得像B級電影那樣毫無內涵我多半可以接受,即便評價不高,也不至於想撕書。

可是傑克‧凱琛做到了。

《鄰家女孩》敘述兩名小女孩因父母過世,被親戚收養。收養她們的遠房阿姨外表看似正常,卻擁有不明原因的內在瘋狂基因。可想而知兩名小女孩會受到何等對待。

如果是純粹的家暴,或許我尚能忍受。但作者的可怕之處,是成人也讓周圍的小孩參與這場暴力遊戲。更恐怖的是,這場遊戲毋須教導,成人不過是默許,小孩天生的毒素便因此揮發。

初讀本書,我還對評價不以為然,想說哪有大家講得那麼驚悚?然而,隨著頁數增加,我的頭皮漸漸發麻,噁心的感覺愈來愈強烈。

我無法理解作者為何能以這麼冷漠的筆觸寫出如此傷人的作品,彷彿紀錄片的描述,抽離所有的情緒,並不見得能使讀者冷眼旁觀,相反的,我們只會更憤怒!

本書是根據真實案件寫成,書中以小男孩為第一人稱,聽說已經刪減許多不適合的片段。難道因為是真實案件,所以必須採取淡漠無感的角度切入嗎?那還不如以報導文學寫成,對讀者的傷害會小一點。

況且倘若作者是想藉此呼籲大眾重視家暴事件,書中充斥大量施虐過程而缺乏深層的人性、角色心境的探討,根本不能達成該目標。

不過,若我想將《鄰家女孩》撕成兩半,那麼讀完《世界橫麥卡托投影地圖的獨白》,我可能就得拿碎紙機出來了。

套句aNobii某讀者的評價:「這種書竟然能夠出版,這世界真是沒救了」,我實在不能認同再多。

先別管落落長的書名我從未一次記對,這種拿血腥、殘虐當賣點除此之外卻什麼也沒有的作品,讀完後不是空虛兩個字就能道盡的。

本書共收錄8篇短篇作(大概吧我不確定,能讀完沒吐清胃裡的東西保持神智清醒已經很了不起了),其中只有23篇勉強正常,其它都極盡殘戮之能事。彷彿不將你的感官撕裂到極至,作者絕不肯罷休。

初讀前二篇,當天中午陪學生吃飯我差點吐出來。後來想說再給平山夢明一個機會,也許我只是剛好踩到地雷。中間一度稍稍可以接受,但最後幾篇再度噁到極點。

闔上書的瞬間,我立刻盤算一下班就要把這本書丟還給圖書館,我連它出現在我桌上都覺得是種褻瀆。我曾經以為綾辻行人的《殺人鬼》已經夠讓我受不了,但讀完起碼我午餐還吃得下,可是平山夢明用他的筆證明一山還有一山高。

事實上,我佩服的不是作者,也不是讀完本書的讀者,而是為了飯碗必須譯出此書的譯者。

我心目中優秀的恐怖小說,是懂得從心理層面壓迫讀者,使讀者自然而然心生戰慄恐懼,例如乙一、朱川湊人與貴志祐志等的作品。

相反的,只會動用大量的血漿、殘暴的手段的小說,充其量不過是次等貨。恕我不客氣的說一句,本書就是這種類型。我想這輩子除非腦袋打結或性格大變,否則我絕不再碰平山夢明的書了。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