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森田裕子《致命迷情》,時報出版,共8集。
日劇:戀愛奇蹟(葉月里緒菜、菅野美穗、荻原聖一、田邊誠一 主演)
首播:1999年(共9集)


最初拜讀漫畫,我以為又是時下老套的醜女變漂亮的故事。但看到後面,卻對作者筆下那股深刻的情感與意義而動容。

在這個故事裡,
每個角色都有他悲哀的命運與過去,無論人物壞到什麼樣的地步,一旦知道背後的成因,了解其中的過程與心境,根本恨不下去

女主角妙子(17、18歲)是一個又胖又醜的女孩,從小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對自己十分自卑,暗戀隔壁鄰居甲斐。因為從小只有甲斐對她最好。某日,來了一位遠親倉田雪乃,與妙子同齡。如同她的名字,雪乃出落得十分漂亮,如同天使一般。然而,她的心地卻與外貌截然相反,不僅蓄意破壞妙子的家庭、將妙子的媽媽推下月台而死、故意與她父親發生關係而將妙子趕走。最後甚至將她父親弄成痴呆,佔領妙子家的財產,將房子都賣了。

妙子投訴無門,
連甲斐都不相信是雪乃所為。絕望的她,茫茫然走在大街上,想以自殺來結束這些痛苦,卻被一位醫生(聖)撿回。聖是名整形醫生,雖帶回妙子,卻用盡辦法讓她陷入更自卑的境地。尤其當他把妙子鎖在四面都是鏡子的「玻璃監獄」時,妙子簡直崩潰了。她逃了出去,才得知她原來早已無家可歸。她只好回到醫生處,決心要變漂亮。醫生將她她去巴黎,請一名夫人替她塑身。忍受不了煎熬的妙子又逃走,卻無意在大街上看見已經成為明星的雪乃,恨意支持她堅持下去,她終於成功回到日本,改名為彩子,開始她的復仇計畫。

這個故事基本上是由妙子(彩子)、雪乃、醫生和甲斐所組成,對於人性、美醜有很深的探討。彩子和甲斐是屬於比較幸福的一群,他們沒有什麼悲慘的過往,卻在遇見雪乃後,人生整個大改變。彩子就不用講了,甲斐被雪乃弄瞎眼睛、注射藥品,但他始終無法放棄雪乃,雪乃的那股堅強以及對人性的不信任吸引了他,最終他甚至替雪乃擔當殺人罪。然而雪乃幾乎無動於衷,她有興趣只有醫生一個男人。

雪乃在書中,壞到令人恨之入骨。可知道了她的過去,恨意的滋長,便不知所由地變形了。她本名由紀子,是個醜到不能再醜的女孩,母親是妓女,父親在外面有女人。中學時她向一個男孩告白,沒想到男孩卻集結朋友輪暴她,將她當成實驗品,燒了她的臉。當她要自殺時,醫生救了她,替她整形,於是一個天使惡魔誕生了。雪乃對人性的不信任,從此而來,所以她厭惡妙子,因為她擁有她沒有的,她常說「人長得醜,連心地也是醜的」,不斷以這句話攻擊妙子。其實,我認為她一直非常羨慕妙子,因為妙子擁有太多她所沒有的,不是外面的呵護,而是妙子那顆心、對人的信任,與純潔無暇的意念。她不甘願,跟她長得一樣醜的女人,為什麼卻有那種心?所以她要把妙子也拉進她的地獄裡。

而醫生的過去,也令人傷心。他一直冷漠地看待這兩個女人的戰爭,不特意支持誰,但與其說他改變妙子一生,倒不如說他不知不覺被妙子改變了。醫生深愛她的姊姊,但她後來卻嫁予他人。那個男人傷害她,將她趕回娘家。她渾身是傷,眼睛也無法看見。一晚,陰錯陽差下,醫生與她發生了關係,她姊姊以為是丈夫。當她得知事實,不能接受只好引火自焚,他們的父親為救她也燒死了。醫生只能在一旁怔怔地看著,什麼也不能做。從此他對火就十分懼害。

他之所以為雪乃和妙子改變外在,就是想製造另一個他心愛的姊姊,然而,他始終活在痛苦裡。不論他所創造的雪乃有多像他姊姊。妙子知道他的過去,不由自主想為他了卻心結,就在這樣的過程中,他們愛上了彼此。

整個故事的脈絡相當明顯,妙子和甲斐相似,醫生和雪乃相似。可是相似之下,卻不代表能夠結合。前四集的妙子,愛甲斐愛得入骨,她也以為就算甲斐不愛她,也不應該會愛上雪乃,然而,知道雪乃所有過去的甲斐,便如此不可自拔沉陷下去。我並不認為妙子真的愛過甲斐。她所愛的,只是個虛象。甲斐從小陪伴在她身邊,不嘲笑她、對她好,於是她架構出一個美好的形象,以為這就是一生摯愛。但若她真和甲斐在一起,恐怕她永遠改變不了自己。

而妙子對醫生的心情卻是最
真實的,不若對甲斐的虛幻。她相信醫生,想為醫生做點事,都是當下最實際的感情,不含有以前的纏累。所以,我最喜歡作者描寫到妙子與醫生這段戀情,妙子說,醫生看似冷漠,其實他才是最渴望愛的人。所以,她親自做了醫生的愛。比起甲斐和雪乃,我真的比較喜歡醫生和妙子這一對。


相較於漫畫,我認為電視劇改得頗無力。或許為了強調光明的一面(或尺度問題),電視劇把一些強烈的衝突(衝擊)都改掉,使原本可以轟轟烈烈的對峙,變得軟弱無力。也讓菅野美穗的雪乃,少了許多可以發揮的鏡頭,實在非常可惜,若照原著中的雪乃,菅野一定也可以演的很好,甚至令人印象更深刻。

原著的雪乃,極為冷酷、殘忍,為了欲望,她可以不顧一切,什麼感情、良心,在她眼中完全不存在。但電視劇卻將她與妙子塑造為姊妹,我覺得是個敗筆,因為雪乃的壞在此就被削弱了。加上她還有個妹妹,這更是個弱點,因為雪乃等於有了累贅,壞便壞的不夠徹底。後頭講到她之所以成為惡魔的原因也沒有原著強烈,所以我一點都不同情雪乃,不像漫畫會能讓我掬一把同情淚。

原著的雪乃經歷了太多,醜陋、不得母親疼愛、被輪暴、被燒壞臉龐,種種的折磨才形塑出這麼一個到最後連妙子都恨不下的惡魔。如果能演出這些情節,是多麼震撼人心啊!

至於妙子,我不想批評葉月理緒菜,但她詮釋的妙子實在太呆滯了,我看了兩遍,兩遍感覺都差不多,難怪她會被菅野比下去。渾圓晶瑩的眼睛,本該更有力地傳達妙子的心情,可惜我往往只看到一樣的情緒,沒有起伏,沒有恨與愛的分野。妙子確實善良,但她的善良遇到雪乃發揮不了作用(剛開始)。她恨雪乃,不僅因為父母被她殺死和控制,連她愛的青梅竹馬也被她搶走,妙子怎能不恨?她該恨,即使有所保留,也不該消了恨意。可是葉月的妙子很少讓我感覺到恨意,反而是一再莫名地同情,我搞不懂,這個人殺死她媽媽,傷害她爸爸,怎麼妙子的反應像這些事情無關她事?妙子的同情與體會應該到後半段才開始發酵,前頭如果沒有恨去支撐,就顯不出後面的同情體會多麼難能可貴。可惜葉月糟蹋了這點,沒有發揮得體。

至於聖醫生,這只能怪劇本。原著處理得很好,可惜電視劇的焦點放在兩位女主角身上,沒有時間把聖醫生的過往原原本本談開。

無論原著或電視劇,甲斐算是最相似的角色,荻原詮釋得不錯,那種既愛又無奈心情蠻棒的。

電視劇裡多了一些原著沒有的,例如雪乃的妹妹,這點我很詬病,此外就是雪乃的母親最後並沒有被燒死,我覺得也蠻可惜的。因為雪乃的母親被燒死後,雪乃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母親也整形過。她之前老是虐待雪乃,說她醜陋的話,根本是放屁,原來她們母女倆是一個樣,這部份會更加狂洩出雪乃的恨。

不過,增加的部份未必全令我厭惡,像藤井郁彌那個角色就不錯,雖然有時突兀,卻能簡簡單單化開原本打死的結,我倒覺得藤井的功用其實更像旁白,只是編劇把他具體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