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從我讀大學開始,「江南」便代表一種「詩情畫意」。當教授們在台上勾勒著楊柳依依或雨雪霏霏的景象,我很難不興起嚮往的情懷。

多年後,我終於有機會實現我的嚮往。

古往今來,多少文人被江南勝景一一征服,流傳於後世的詩文多不勝數。儘管它們曾是我挑燈夜戰期末考的痛苦來源,但更多時候,它們是豐富我內涵的精神糧食之一。

談起江南,我腦中總會瞬間湧進許許多多的作品。可以說若沒有「江南」,中國文學史上將是何等孤寂?

如今,我即將踏入這塊等同於文人繆思女神的聖地,雀躍之情筆墨難以言盡。這是屬於我們文學院出身者無可救藥的浪漫啊!

白居易擔任杭州刺史時曾寫下著名的《憶江南》,我最愛他的「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幾乎在決定前往江南的同時,我腦中便不停迴蕩著這兩句詞句。可惜的是,我選擇的不是萬紫千紅的春天,而是淒冷寂寥的寒冬,但這並不減低我遊玩的興致。

六天的行程,旅行社安排了不少城市,雖難免有些走馬看花,可畢竟滿足了我對江南的渴望。況且比起東北,江南的拉車時間算是短了,平均城市與城市之間的移動不會超過一個半小時。

從古香古香的杭州、紹興、烏鎮、蘇州,再到繁榮奢華的上海、寧波,短短幾天內我體驗到了不同面貌的江南。我本擔心我抱著滿滿的期待,會不會因此失望而歸,或因綿綿細雨打斷遊興。

然而,完全不會。

文人筆下的旖旎風光,與我眼前的景色,只有契合,而無違合。

我也更能明白為何白居易會寫出「能不憶江南」、「何日再重遊」的問句了。當離開杭州之際,我心頭確實迸現如白居易「早晚復相逢」的念頭,友人則在一旁叨念著:不知道在杭州買棟房子要多少錢,買來當作每年遊玩的住所多好……

這次我沒像在東北吉林那樣調侃她(她也想在吉林置房產),因為我懂她的心情,我們心有戚戚焉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