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雜種》待在我的書架上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大概有兩年了吧……汗),期間我拿出來翻過好幾次,怪的是,每次都堅持不到五頁。於是看了又放回,放回又拿出來看的行為重覆了好多遍。


直到今天,我終於一口氣拜讀完畢,同時慶幸我留到現在才讀,而不是當初一買來就啃完。倘若後者,我想我掩卷後可能沒辦法得到如此深刻的感動。

原因很簡單,以前的我討厭這種題材。對我而言,推理小說不該摻雜科幻的成份,雖然在遇到西澤保彥後,我標準稍微放寬了點,但仍舊保有我頑固的堅持點。尤其牽扯到機器人什麼的,我覺得太複雜、太麻煩,在未弄清楚之先,便會下意識逃避。

而扭轉我觀點的是一部不起眼的日劇《手機搜查官07》,當人與機器產生不離不棄的感情那瞬間,我才知道原來這類作品也可以令人如此感動。爾後又拜讀到《虛擬街頭漂流記》,書中的強烈的情感與溫柔正式開啟我對這類題材的胃口。

《吾乃雜種》的背景設定在遙遠的未來,是個人類與機器人可以共存的年代。本書分為兩個短篇:〈特斯拉之死〉與〈吾乃雜種〉,兩者人物均有相關。不過兩篇的角度切入卻相異,前者以人類杜馬──機器人管理收容所的事務官──的角度敘寫,描述園區內發生一起殺人事件,兇手不知是人類抑或機器人。後者則以半機器人戾──將人腦植入機器裡的機器人──的觀點出發,意在解決前一篇提及的一年前的雙屍命案。

我個人偏好〈吾乃雜種〉一文,我相信多數的讀者也是如此吧(爬文的結果)。因為比起〈特斯拉之死〉,〈吾〉一文的情感更豐富。戾本身是矛盾的結合體,擁有人類的大腦,卻沒有人類的身體;擁有機器的材質,卻沒有機器人僵化、不知變通的思想。導致他兩邊都靠不攏,什麼也不是,所以他才會自稱「雜種」。

但這樣的「雜種」卻非無人喜愛,創造他的志錦博士將他視為己出,博士同時也製造了一名形同妻子角色的機器人陪在自己身邊。看在人類眼裡,無疑是悖德的行徑,看在擁有人腦的戾眼中亦然。因此除了本身構造的矛盾外,戾在情感歸屬上更有著難以化解的衝突。

然而這樣的衝突正印證了他內心的渴望,或者該說他潛意識裡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只是無法「真正」面對它接受它。所以他才透過迴蘇──另一名女性機器人──的推理,來肯定他的想法。

其實文章未到結尾,我多少也猜出作者的意圖。儘管如此(我認為是作者的功力了得),看到答案時,我還是無法壓抑內心的感動。

我喜歡看到冷冰冰的機器,在注入生命後,也學會培養情感、重視情感。無奈的是,機器背負的命運不會比人類更簡單。戾不得不走上RST的道路、不得不捨棄過往的「記憶」,這樣的結局,使得整個故事染上既悲傷又無奈的色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