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的行程裡,大約有一半時間飄著濛濛細雨,不是台灣夏天常見的大雷雨,江南的冬雨,最多不過如牛毛。導遊說:杭州一年之中大約有一百多天與雨脫離不了干係。我們聽了之後,對於一個全年有
1/3時間下著雨的城市而我們恰巧碰著這雨日也沒啥怨言了。

不過,正因為落雨,江南婀娜柔美的一面才得以更盡情展現在我們面前。

詩詞作品中,古人總好以「煙雨」來形容江南。雨我能理解,這「煙」從何而來,我始終難以理解。直到第一天下了杭州機場,直奔西湖後,我才明瞭「煙雨」之妙、「煙雨」之美。

偌大的西湖,籠罩著望不清道不明的霧氣,斜雨灑落在湖面上,微微激起不甚清楚的水滴。我站在蘇堤上,為這初見的江南之景感動得難以自抑,也終於親身體會到蘇東坡那句「山色空濛雨亦奇」的意境。

杭州的霧多數時候濃得化不開,非但湖邊如此,遠離西湖時亦如此,我常懷疑這樣行車司機究竟能看得到多少前路。

車外霧濃,車內也朦朧。因為暖氣緣故,我們的車窗玻璃也順應了杭州的天氣,總是難以看清街景。

來到紹興、烏鎮倒是清晰得多,因為天公稍微作美,除了烏雲密布,雨已經不來招呼了,不過蘇州又回到煙雨的時節。「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這兩個城市倒挺「天」徑一致的啊!

出國前,我曾與同事提起前往江南一事,他們驚呼「那不是很冷嗎」,我淡淡地回道:「我二、三年前冬天去過哈爾濱了。

這事我說與與我同去哈爾濱的友人聽,她和我一樣都笑到前仰後翻。因為同事們的表情真的很有趣。

所謂「登泰山而小天下」,是吧?

所以江南的氣溫於我並沒有太難的適應期,好歹溫度數值都是正的。不過我們待在那裡的六天,大陸各地卻開始風雪狂飆,積雪厚度迅速累積。本來期望大年初一到上海可以一窺雪景,不知幸抑或不幸,上海的天氣晴朗得令人睜不開眼。

同團的小朋友還對看不到雪一事梗梗於懷,哭鬧了許久,明明之前她才因為太冷發過脾氣。

有過東北旅行的經驗,我與友人不像同團其它團員那麼恐懼寒冷。飄雨也好、刮風也罷,我們都風雨無阻、健步如飛,大有「一蓑煙雨任平生」的超然豪邁XD

但其中也是有點小插曲的,來到杭州與上海的二天,我的腸胃小小地不適了一下。我無法確定原因為何,不過拜「經驗豐富」之賜,我的胃腸藥早已備妥,所以隔天依然可以玩得順暢。

我本以為吃過北京那又油、又鹹、又辣的食物,同是南方的江南,口味我應該比較能接受。哪知,菜是不辣了,可是油膩與過鹹的情況似乎是放諸中國皆準的呀!

又或許是我的腸胃太嬌貴,承受不了太好的食物。

六天的食物中,大概只有「東坡肉」我覺得最美味,也不枉我這麼喜歡蘇軾啊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