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京旅遊最好的季節是秋天,氣溫適中,遊客數量不多不少,這是某位友人在十月跟團回來的結論。

同事曾在冬天前往北京,她說為了一嘗古代王公貴族的待遇,特地找了一家高級四合院旅館。旅館本身確實年代久遠,絕對足以遙想當年的富貴風情,但久遠可能也代表一件事實:暖氣設備老舊、不堪使用。於是她在熱水不足、暖氣斷斷續續的冬夜裡,瑟縮地過了一晚。

高級旅館尚且如此,一般商務旅館會不會更嚴重呢?看過網友的一些經驗,確實不免令人擔憂。

但這不是我需要煩惱的,因為我選在比冬天更叫人苦惱的炎炎七月來到北京。幾乎身旁每個人都對我的勇氣抱以敬佩的態度,溫室效應使得地球溫度居高不下,即使緯度甚高的北京也難逃此難,據說高溫達到四十度不是夢想。

所以出發前我被大家的言論搞得有點惶然,心想我該不會還沒玩個痛快便被太陽曬死吧!

第一天,一出北京機場進入機場快軌候車處,我已經開始感受到北方太陽的毒辣。不過,比起台灣的濕熱,北京的炎熱倒沒有成為我的困擾,因為它相當乾燥。我很容易流汗,在北京這幾天卻鮮少滿頭大汗,恐怕在汗水冒出頭時便蒸發了吧!

儘管如此,炙熱的陽光依然不會放過我。帽子或陽傘是必備品,一般來講,帽子會比陽傘來得方便,至少在人潮擁擠處它不會成為另一種「兇器」。不過當我們在長城山腳下排隊準備坐纜車時,一直堅持只戴帽子的友人終於受不了拿出她的陽傘。畢竟暴露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刺眼陽光下,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二年前我抱怨過大陸東北暖氣設施的不足(比起北海道),無論是車上、餐廳或其它商店。今年來到北京,我本以為它是天子腳下、一國之首都,設備應該會好一點。但我發現結果差不多,許多商家或景點處的冷氣微弱得我根本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究竟這是為了環保還是冷氣動線設計有問題便不得而知了,我只知道當我回到桃園機場與高鐵的候車處,舒爽的涼氣吹來真是懷念。

大陸隔絕冷氣(暖氣)的設備向來為我所詬病,一般而言,不是應該以自動門或推拉式的門戶為優嗎?可是他們採用的卻是厚重的透明塑膠布(下圖),每次我通過這些塑膠布,內心總是想冒出幾句髒話,它既笨重又容易打到人,而且因為遊客長期碰觸,感覺不是很乾淨。




晝長夜短是高緯度城市的特色之一,七月的北京往往要到晚上七、八點天色才會轉暗。習慣台灣日夜變化的我,常將尚明亮的天空當做可以遊蕩在外的標誌,殊不知天色已非我所以為的時間。

也因此,我與友人常常會出現「時間已經到了趕快回住處看電視」的倉惶神情。

今年適逢共產黨九十週年,電視裡充斥著軍旅作品,本來我還為此感到無趣,想不到就在我亂轉搖控器時,發現了《士兵突擊》的重播。

友人在三年前被我推進《士兵突擊》的坑(詳情請見「此文」&「此文」),今日再見重播,心情和我一樣激動。我們每天總是盡可能趕在晚上七點半前回到住處,為的就是一睹僅僅二個小時的劇情。

可惜的是,當我們開始觀賞士兵,情節已經演到三多、成才接受A大隊訓練的段落,我多想看七連的幸福時光(淚)。這也就算了,深圳衛視真是有夠沒良心,剪片剪到我多想打電話去抗議啊!

除了《士兵突擊》,輕鬆的《炊事班的故事》也是我晚上必看的作品。雖然在台灣有不少網友向我推薦,可我始終擠不出時間觀賞,結果北京之旅卻成了我接觸它的機緣。偶爾我會看到趙本山的春節小品重播,友人無法理解我為何能笑得這麼開心,她並不覺得這些小品有什麼有趣之處,但對我而言,那可是我二年前東北行的記憶精華之一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