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我因為《奇想、天慟》一書,徹底拜倒在島田莊司的西裝褲下,中間雖然一度因為犬坊里美的鬧場而失望,隔了一段時間才再度拿起島田的作品,然而事實證明,我鍾情的島田風格,原來從未消失。


無論島田式的詭計多麼磅礴、多麼華麗,近乎眩目的幻想,但島田想表達的,仍舊是感動人心的溫暖與美麗的人性。

正如我為《奇想、天慟》的老人掬一把同情淚,《俄羅斯幽靈軍艦之謎》的安娜塔西亞公主也使得我不禁落淚。

《俄羅斯幽靈軍艦之謎》不同於島田其它作品,它直指現實之謎,是島田運用他的推理能力,透過筆下角色進行翻案之作。換句話說,島田這次挑戰的,完全是現實世界的謎團──即安娜塔西亞公主的生死與真假。

我對安娜塔西亞這女孩的了解,恐怕和大部分美國人相同。記得1997年之時,我非常喜歡《真假公主-安娜塔西亞》這部電影(卡通)。VCD到手後,我看了不下十數次,我不清楚我是因為著迷安娜的身世,還是純粹羨慕安娜與狄米奇的曖昧感情,總之,這是我認識安娜的開始。

01.jpg

安娜塔西亞是俄國羅曼諾夫王朝的成員之一,父親是尼古拉二世,她是四個姊妹中排行最小的。因為俄國革命,她的家人悉數被殺,但後人卻一直尋找不到她的遺骸,加上自稱安娜塔西亞公主的女子出現後,安娜的生死真假便成了大家注目的焦點。

島田莊司便是立足在這些現有的真真假假資料上,來構築他的故事、發揮他的推理。

故事從御手洗與石岡接到玲王奈的一封信起始,進而牽扯出整個安娜塔西亞的悲慘人生與羅曼諾夫王朝的悲劇。當我讀到革命軍如何殘酷地對待安娜及其家人時,心痛難以言喻。在這種情況下,革命的正當性已經如同笑話一般。島田透過安娜‧安德森極力呼喊:革命的結果,不過是造就更多像安娜這樣身心皆被摧殘的人民罷了。只不過安娜是肉體直接被傷害,而人民是間接降級為奴隸。

如果貴族的存在剝奪平民百姓的貲財,那麼列寧等人實施的共產主義,有為俄羅斯人民帶來好處嗎?

歷史的軌跡已經道出答案,這恐怕也是島田本人的感慨與反思(島田本人應該是反共產主義的,我記得《摩天樓的怪人》有提及),同時也是島田作品中我最喜歡的成份之一。

資料豐富了本書,但島田擅長的詭計可沒有因此消失。停留在日本箱根山中蘆之湖的巨大軍艦成了本書的中心之謎,它同時是連接安娜塔西亞的身份之鑰。

島田利用他的獨有的觀點分析安娜‧安德森是否為安娜塔西亞公主,且不論最後真相為何,他這種勇於挑戰的精神,以及充滿關懷的文風,令我掩卷後,仍動容不已,甚至我彷彿回到最初閱讀《奇想、天慟》時的心境。


《俄羅斯幽靈軍艦之謎》帶給我的還有另一項感動,就是御手洗與石岡的互動。

嚴格說起來不能說是感動,應該是有趣。在俄羅斯革命(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如此沉重的背景下,御手洗與石岡的對話與石岡的心思,成為極為重要的舒緩。

玲王奈的信件成為御手洗與石岡追查事件的起始,同時玲王奈也在美國請偵探調查。她得知調查結果後,曾致電給石岡。玲王奈鉅細靡遺地敘述安娜‧安德森晚年發瘋的景況,與丈夫馬納漢無微不至的照顧。

安娜的瘋癲帶給石岡相當深刻的感慨,一開始他是這麼想的:

『這麼神經兮兮的人(指安娜)還會破口大罵,那真是受不了。要是我,一定沒辦法跟這樣的人一起住,馬納漢先生的耐性實在讓我佩服。跟他比起來,御手洗還算好的。馬納漢到底是為了什麼要忍受到這種地步?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嗎?』

看到最後一句我忍不住大笑,心想:石岡,你的心思也太好猜了吧!

隨著玲王奈的敘述,愈來愈瘋癲的安娜慢慢進駐石岡的內心,他愈聽愈沮喪,因為安娜的胡言亂語、恣意妄為逐漸與他的同居人重疊。

『認真聽著的我,總覺得這件事似乎沒有離我太遠,現在雖然還沒有那麼嚴重,但是我總覺得剛剛聽的就是御手洗晚年光景的描寫,不由得打從心裡擔心起來。』

『我心想,這下糟了,她腦袋裡的螺絲掉得七零八落,完全就是我這位同居人的同類。御手洗表面上雖然還沒有那麼霸道,但是不講理的地方倒是完全一樣。』

這段對話的描述,很能表現石岡對御手洗的在意。在同情安娜的同時,他其實更關心御手洗。然而,看到石岡擔憂御手洗的晚年,我不由得悲從中來。《俄羅斯幽靈軍艦之謎》的成書年代雖是2001年,但書中時間是1993年,即御手洗趁石岡返鄉之際,無聲無息扔下他跑到北歐的前一年。

自此之後,石岡與御手洗就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通電話不算)。因此看到本書憂慮的石岡,我很難不難過。

這個沒良心的傢伙,石岡你還為他憂愁什麼?(翻桌)

話說回來,本書的御手洗對石岡倒是挺溫柔的,雖然偶爾會故意虧他。例如玲王奈的朋友傑瑞米來到日本時,御手洗問他會什麼日文,當時的對話是這樣:

御:其它還會說什麼日文。

傑:妳好漂亮,要不要去喝咖啡。

御:這方面的字彙石岡比較擅長,還有其它的嗎?

不知道為什麼何,御手洗回答這話時,我覺得有點醋味啊(笑)。

御手洗與石岡在討論安娜‧安德森種種異常行為的原因,曾經提到車禍事故,因為車禍導致腦部受損,是有可能使人記憶全失或基本能力喪失。兩人的對話很有趣:

石:我覺得,我好像也有過這種症狀。

御:嗯,因為你也出過車禍。

石:的確是……

御:要不要住院?

石:……

御手洗真的很機車,不過能再看到他和石岡這樣的對話,我莫名的升起一股感動。

兩人暮年之後,還會有機會相遇嗎?這是每次閱讀御手洗系列,我第一個迸現的念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