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不認為我樂意接觸科幻文學,但年紀大了總有些想法會改變。促使我迷上艾西莫夫的功臣當屬寵物先生,因為他作品(《吾乃雜種》與《虛擬街頭漂流記》)的出色,連帶他讚揚的艾西莫夫我也興起了興趣,想看看這位大師究竟有何種魅力。


艾西莫夫的機器人系列共有四本,前三本《鋼穴》、《裸陽》與《曙光中的機器人》,均是以地球人刑警貝萊‧伊利亞與人形機器人丹尼爾‧奧利瓦為主角,最後一本《機器人與帝國》,貝萊刑警已去世百年了,所以我直接以前三本為一系列來談論。

另外,在《艾西莫夫機器人故事全集》中,也收錄貝萊和丹尼爾的一篇短篇〈鏡像〉,想補足兩人故事的,本篇也請勿錯過。

以前我對機器人之類的故事興致缺缺,因為沒有生命的東西有什麼好探討的。然而人們之所以渴望注入機器(虛擬的)生命,代表的涵義恐怕比我想像的還要來得複雜,由此所衍生的糾葛、矛盾、掙扎等等現象,未必會輸給僅有人類存在的故事。

因此艾西莫夫筆下的機器人系列才會如此吸引我,這是原因之一。

雖然機器人系列屬乎科幻文學,但骨子裡其實也有推理的成份。不僅《鋼穴》如此,《裸陽》與《曙光中的機器》亦然。三部作品均以一件兇殺案為主軸帶出故事,發生背景均不一。

《鋼穴》以地球為背景,當時地球已與我們現今的模樣大相逕庭。人們極度恐懼裸露的天空與土地,將自己深埋在一個又一個的城市裡。城市裡的日夜光線均由系統控制,食物也都加工過,人們住在擁擠的房子裡,宛如蜂窩蟻巢般。外面的土地人們不敢也不可能經過,只有機器人在上頭開墾耕種,以供應地球人的所需。地球的城市被稱為「鋼穴」,完美地表達了地球人的居住環境,同時也暗示了他們的心態,封閉而迂腐。

當時除了地球外,外世界已經有許多星球被探索、開發,成為一個個可以居人的新天地。外世界人討厭地球的擁擠、病菌,將他們視為次等人種,所以盡可能遠離地球。然而鋼穴外仍有外世界的太空城停留其中,為的是與地球人交流。沒想到太空城內卻發生了命案,刑警貝萊因著與上司的交情與個人的才能,被點名偵辦此案,與他搭檔的,竟然是他討厭的機器人,可是這個機器人卻是碩果僅存、來自奧羅拉星球的人形機器人(全外世界只有兩台)丹尼爾‧奧利瓦。

刑警貝萊與機器人丹尼爾的互動是這一系列我最注重的環節,可以說我之所以能一本接著一本看下去,兩人的情感發展絕對是主要關鍵。比起外世界嫺熟地利用機器人,與他們和平相處,地球人反而對於機器人有著強烈的排外情結,一方面是恐懼機器人搶走他們的生存權利,另一方面則是對外世界人的不滿,貝萊也不例外。每每看著製造粗糙、外表簡陋的機器人,他便不由得萌生一股厭惡。

悲慘的是,《鋼穴》裡太空城發生的命案他卻不得不與機‧丹尼爾一起行動,可是丹尼爾的外表與真人畢像畢肖,性格智慧絕非那些粗造濫制的機器人比得上,不點明的話,地球人根本察覺不出來,貝萊大可不必在意。只是他的性格不會允許,況且他還得充當丹尼爾的保姆呢!(丹尼爾的食宿歸他管理)

兩人的互動相當有趣,雖然艾西莫夫筆下的機器人均得遵守機器人三大法則:

1.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2.
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3.
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使得機器人總顯得不知變通,常令人火大,但丹尼爾卻不會如此。正如他外表的完美無暇,他的行動思慮也比一般機器人靈活許多。難怪貝萊曾一度否認他是機器人,還硬逼人家脫衣服(?)檢查XD

丹尼爾幾乎是一被製造出來,便被送往地球,協助貝萊辦案。因此,貝萊的行為與思考模式自然深深地影響著他。貝萊自己也萬萬沒想到,這位他最討厭的機器人種未來竟會成為他誓死想要保護的對象。

《鋼穴》是兩人情感的開始,《裸陽》則進一步發展。

因為貝萊順利解決太空城的案件,當索拉利星球發生前所未有的兇殺案時,丹尼爾的製造者法斯托夫博士便推薦貝萊前往調查。

艾西莫夫塑造的外世界非常有趣,索拉利星球人口只有二萬人,但機器人卻是它人口的萬倍以上。換言之,一個人可以擁有一萬具以上的機器人。這簡直難以想像,更誇張的是,索拉利人非常嫌惡與人接觸,彼此往來都透過影像傳輸,連性事都是非不得已才做(純粹是為了繁衍後代)。

可想而知,在擁擠的鋼穴裡生活的刑警貝萊,自然受不了索拉利人的文化,辦起案來更是綁手綁腳。

貝萊和丹尼爾在《裸陽》的相處已不像在《鋼穴》中那樣有距離感,甚至可以說是合作無間。但,沒想到為了脫離丹尼爾的控制(丹尼爾總是亦步亦趨跟在貝萊身邊,算是保護他),好為替美麗的寡婦格娜狄亞洗清冤屈XD,貝萊居然耍陰招囚禁丹尼爾。

看到這裡我真為丹尼爾抱屈!!

所以後來案件水落石出,外世界人將貝萊的辦案過程搬上螢幕製作成戲劇,令貝萊極度困擾時,我心裡超爽。活該吧,誰叫你這樣對待丹尼爾?XDD

但無論如何,索拉利星球上的案件確實使貝萊與丹尼爾的關係更進一步。到了《曙光中的機器人》,終於讓我感動到幾乎快哭出來。


如果說《鋼穴》是初識,《裸陽》是磨合,那麼《曙光中的機器人》便是蜜月期了。

在《裸陽》與《曙光中的機器人》中間還有一則短篇〈鏡像〉,從〈鏡像〉已經可以看出貝萊對丹尼爾心境的極大轉變。

機‧丹尼爾‧奧利瓦!」他(貝萊)帶著令人費解的激動說道,「上帝啊,可不是你嗎?」

這是〈鏡像〉的開頭,簡單幾個字已經徹底表達貝萊的欣喜之意。這現象在《鋼穴》絕對想像不到,況且丹尼爾一遇到難題劈頭想到的便是貝萊,也足見這個機器人對貝萊的重視。

當然,到了《曙光中的機器人》兩人的情感簡直是大爆發啊!!

「老天!」貝萊像是突然止住呼吸,奮力掙出一口氣似的驚叫起來。
「伊利亞夥伴。」對方走上前來,臉上露出一絲嚴肅笑意。
「丹尼爾!」貝萊大叫一聲,張開雙臂將機器人緊緊抱住:「丹尼爾!」

貝萊雖不至於是個不苟言笑的男人,但能如此直白對一個男人-特別還是個機器人-熱烈地表達他的情緒,不難想像丹尼爾於他已不再只是個奧羅拉的機器人了。

再者,與〈鏡像〉比較,上述的文字更富含情感。〈鏡像〉裡兩人不過是握手,此處卻已是擁抱,感情之深厚,不言自喻。

《曙光中的機器人》的背景在外世界最強大的星球-奧羅拉,正是丹尼爾的故鄉。丹尼爾的製造者法斯托夫博士被政敵指控毀壞自己的人形機器人詹德,這些紛爭卻不至置他於死地,卻有可能將地球也拖下水(因為法斯托夫一向支持地球)。貝萊為了地球的未來,不得已前往奧羅拉解決機器人兇殺案。

與索拉利星球不同的是,奧羅拉人極重禮節,對性事卻意外開放。我很喜歡這種關於星球間特殊文化的描述,讓故事顯得更精采。

當然,咱們貝萊刑警依舊馬不停蹄地找人談話,抽絲剝繭,丹尼爾比之前更加忠實地守在他身邊,因為奧羅拉不比前兩個星球,政敵的針對可能隨時使貝萊身處險境。

我前面提過,貝萊與丹尼爾的互動是我閱讀此一系列的重點。這有賴於艾西莫夫精巧的安排,兩人的情感在案件的奔波中逐漸醞釀,到後來貝萊幾乎要忘記原來丹尼爾是個機器人。光看他在地球一見到丹尼爾的激動情緒便可窺見,人們的下意識行動是最真誠的,貝萊是真心喜歡上丹尼爾。

丹尼爾雖然是機器人,但可不是木頭,他也有感覺。這是我閱讀這方面作品最熱愛的部分,人類濃烈的情感原來可以牽動由金屬構成的無生物,這是多麼美妙的畫面。

「丹尼爾,好久不見!」貝萊說:「你還記得嗎?我們最後一次面,是你和那兩位數學家把太空船帶到地球來的時候。」
「當然記得!伊利亞夥伴,很高興再見到你。」
「你──是有感覺的,對吧!」貝萊促狹的問。(此指貝萊擁抱他及他看到貝萊的心情)
「伊利亞夥伴,我不能說我具備人類所謂的感覺,但是我可以說,見到你,似乎使我的思路顯得更加順暢,我身體承受的重力也減輕許多,我還可以確定我體內有些別的變化。我推斷,我的感受大致等同於你覺得快樂時的感受。」

丹尼爾的回答超級可愛,快樂就快樂嘛,哪來這麼多形容詞?不過沒辦法,這就是機器人的特色。

正如人際之間的感情有來有往,貝萊付出的機器人丹尼爾其實都接收到了,甚至超越貝萊所想像。當貝萊受到法斯托夫女兒華絲莉亞的威脅時,丹尼爾使用了一個我幾乎要大叫的名詞。

「華絲莉亞博士,如果這還不夠,」丹尼爾突然自動開口:「那我也一樣,我也會把伊利亞夥伴的福祉擺在第一順位。」
華絲莉亞狠狠盯著丹尼爾,好奇地問:「伊利亞夥伴?你是這樣叫他的嗎?」
「是的,華絲莉亞博士,在這件事上我選擇幫地球人而不幫妳,不僅僅是因為法斯托夫博士的指示,還因為這個地球人跟我是調查這案子的夥伴,而且──」丹尼爾頓了一下,似乎很困惑自己居然說出這樣的句子:「因為我們是朋友。」

朋友!這是出乎機‧丹尼爾的意志下所使用的名詞啊!叫我怎麼能不感動呢?丹尼爾是奉法斯托夫博士之命保護貝萊,丹尼爾受制於機器人三大法則而選擇幫助貝萊並不令人意外,意外的是,他在奉命之外,其實摻雜了屬乎自我的情緒,那正是他使用「朋友」一詞的原因。

聽到丹尼爾彷彿衝破金屬板正電子位流的轄控而說出這話的貝萊,自然無法抑制激動,於是──

華絲莉亞說:「朋友?一個地球人和一個人形機器人會是朋友?嚇,可還真配呢!兩個沒一個像人。」
「但友誼卻十分堅定。」貝萊厲聲說道:「為妳自己好,妳最好別想試探我們這種──」這下輪到他住口,然後,似乎連他自己也非常訝異地說完這句他連想也沒想過的話:「愛的力量。」


天啊,貝萊,你說得太好了,我原諒你在索拉利星球囚禁丹尼爾的事了,你果然真心愛著丹尼爾的啊!!!

其實就算貝萊不說這話,後來的行動也足以證明丹尼爾對他的意義。當他和丹尼爾、吉斯卡(另一具機器人)被敵人追趕時,他發現敵人的目標是丹尼爾,他拚死命也要丹尼爾離開。無論是否因為命令而需保護貝萊,丹尼爾都不可能棄貝萊於不顧,兩人在暴風兩中僵持不下,後來是吉斯卡硬將丹尼爾帶走。但後來貝萊恐懼的發現,萬一丹尼爾因為這種進退維谷的窘況而燒壞自己的正電子板怎麼辦?明明貝萊都自顧不暇了,卻仍然不斷想到丹尼爾的事。

爾後,貝萊被格娜狄亞救起,他醒過來的第一句話依然是:

丹尼爾呢?

格娜狄亞保證丹尼爾沒事,貝萊還是繼續詢問:

妳回來之後有沒去看過丹尼爾?

甚至還責備她說:

格娜狄亞,妳不該一塊去的。妳應該待在這裡,妳應該確實保丹尼爾沒事。

實在太甘心了啊~~(淚)

丹尼爾的表現也一樣,被吉斯卡強行帶走的他,來到格娜狄亞住處,根本一點也不安份。

他(貝萊)睜開眼睛。「格娜狄亞,妳是怎麼找到我的?」
「是吉斯卡找到你的。他們,他們兩個到我這裡來,吉斯卡很快把情況解釋一遍。我立刻決定把丹尼爾藏起來。但是他不肯,直到我同意讓吉斯卡去找你,他才讓步。他嘴真厲害!一個勁地猛念你。他很不高興我把他留下來。……」


機器人與人類的故事我最樂意見到便是這種互動,如果人類持續注入情感在機器(人)身上,卻得不到回報,未免過於悲哀。所以當機器人出現回饋,不再只是被金屬控制,通常是我感動最為澎湃的時刻。

況且,貝萊與丹尼爾除了人機的差異外,還加入一層貝萊的排外情結,因此當貝萊能拋開這層束縛接納丹尼爾,其價值不會遜於丹尼爾打破機器限制在意貝萊一事。

可惜的是,到了系列四《機器人與帝國》貝萊已經去世,丹尼爾依然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