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中部之旅,比起以往,多了許多不確定感。

出發前,老天特別安排了個颱風3號(忘記它的名字了)
來擾啊擾得我的心亂如麻。我深怕10 日無法順利出發,所以每天必做之事就是注意氣象報告,而同時也對台灣的新聞感到深深的失望。(因為大部分的時間,要看到氣象報告,跟中樂透一樣難)

颱風3號很善良地從台灣和日本的中間輕輕地溜過,
雖然很對不起前往韓國的人,但這對我真是個好消息。

飛機一路都相當順暢,直達名古屋。
大致上我也沒迷什麼路,輕易地找到名古屋和高山的住所……


哼!事情有這麼順利就好了!


到達高山的第一天,吃了頓我這八天來最貴的午餐後,
踏著輕鬆的步伐一路玩到飛驒之里。
飛驒之里的風景真是漂亮啊,如果我不是在出了大門後猛吐,這個景色一定更令我印象深刻。

參觀完飛驒之里,我突然感到非常難受。
躲到了門口旁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居然吐了起來。
我本以為只是一時的不適,所以沒多想,想說坐著休息一下就好。可是症狀沒有好轉,我逼自己先到公車站牌旁。沒料到一陣噁心洶湧般襲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跑到水溝旁大吐特吐的情景。更慘的是,這時候公車來了。不想再等下一班的我,硬是要上車。可是想吐的感覺還在胃、食道和口腔間徘徊,好幾次我硬生生把要吐的東西再逼回胃裡。好不容易忍到車站,一下車我馬上衝到廁所裡,吐到我感覺胃液都要逆流到我口腔裡了。(我的午餐都吐光了)即使在台灣,我也從未經歷過吐到不行的情況,所以我完全不能接受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

我既惶恐又無助,又氣自己為什麼不帶胃腸藥。
上回去九州時,什麼藥品都帶了,身體卻好得跟牛一樣。
這回只帶了牙痛藥(我自認為胃腸無敵),偏偏胃腸就出了問題。我步履唯艱地走回旅籠力車,感覺像要死了一樣。忽然間,我看到了一間藥局,我終於能明瞭小說裡面描寫「一線曙光」的那種感受。只是,走到藥局前,門口卻貼著「老闆有事離去,十五分鐘後回來」的字條。沒關係,只要有賣胃腸藥,我願意等。

老闆娘回來後,我用英文描述我的症狀,幸好這位老闆娘英文也不差。把藥給了我後,還特地用英文安慰我。後來我到便利商店買東西,又遇到她,她在結帳完後,還繞回來祝我安好。我想我當時看到的老闆娘的背後,一定有一圈光環。

回到力車,吃了藥,洗完澡,情況似乎沒有立即好轉。
人在生病時情緒特別容易低落,我忍不住就哭了,一邊哭還一邊埋怨自己,然後順便立下重誓絕不再獨自出來旅行。

咦?說也奇怪,哭完後,買來的麵線我勉強可以一點一點吃下去了。(起初是怎麼樣也吞不進去,可是為了四小時後吃藥,
藥效能發揮,所以逼自己一定要吃)再吃下第二顆藥,胃總算好多了。

也因為這件事,我決定在高山多留一天。
我無法預估身體會有什麼變化,加上第一天在高山,整個情緒很差,實在不想以這個心情留下對高山的記憶。因此,郡上八幡的行程便被取消了。


結果,事情好轉了嗎?
別傻了。


就在隔天起床,我以為我的胃不再會對我發出攻擊,開心之餘,咬下當做早餐的麵包的第N口,我的牙齒瞬間產生劇烈的疼痛。

這回換成牙齒了嗎?

沒關係,嚇不倒我的,我有帶牙痛藥。可是吞下第一包,並沒有什麼效果。只好又吞下第二包(這實在是不好的行為),才總算慢慢把牙疼壓下去。

這幾天在高山的天氣都非常不穩定,時而下雨時而陰天,總是看不到太陽。後面兩天出發至飛驒古川和白川鄉,天氣更是糟糕,陰雨綿綿。
下雨是沒關係,問題是,我穿錯鞋子了。
每次到日本來,我都會特地穿防水的鞋子,可是這次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穿起根本毫無禦水能力的布鞋。
可想而知,這兩天我是踩著整雙濕答答的腳在走路。
每天回力車,還得往鞋內塞進一堆廣告紙(在車站前拿的,這是不好的行為,不要學>\\\<),祈禱隔天它能乾。


真是夠了!


不過這回狼狽的事遇多了,對我而言,已經沒什麼大不了。
(人在倒楣到極點時會有的自然反應吧)


這幾天在高山,遇到的問題比我之前四次旅行還要多。
胃腸出問題時,我確實有種我恐怕得葬身異邦的恐懼。
或許很可笑,但當下的過程我仍歷歷在目,
那時還信誓旦旦說絕不再一個人出來旅行。
不過我是學不乖的動物,一離開高山,迎接岐阜的陽光,
好像再度活過來了,倒吃甘蔗般,僅剩兩天的旅程,
就顯得輕鬆愉快多了。

◎下圖:高山車站站前景,白色部分是繡球花,對花沒興趣的我,高山地區的繡球花成了我的最愛。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