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接觸《蛇之形》,
純粹是因為有人說它很像西村京太郎的《七個證人》,
而它也是我第一次嘗試米涅‧渥特絲的作品。

米涅的書在我的書架上沉寂已久,
當初只是因為書展特價才搬回幾本,
我好像遇到便宜的書就很難管自己喜不喜歡便下手了。

所以翻閱《蛇之形》的道路既阻且長,
第一頁和最後一頁肯定隔了有數個月之久,
和以前的《姑獲鳥之夏》沒有兩樣,
而結果竟與《姑獲鳥之夏》相同,
我雖不至於成了米涅的書迷,
但這本《蛇之形》卻叫我愈看愈入迷。


葛蘭姆路一位黑人女性(安妮)的死,
讓另外一位白人女性從此陷入痛苦的深淵長達二十年。
二十年前,大家都相信安妮的死只是意外,
但只有拉內萊太太堅持一切都是假象。
於是她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挫折和傷害,
二十年後,她不顧再度被貼上瘋子的標籤,
決心為安妮找回她應得的公道。
當潘朵拉的盒子重新被打開,
人們的臉上的虛偽也將跟著一一被粉碎。


這本《蛇之形》,顯然地,並不能完全歸類於推理小說。
裡頭沒有什麼詭計,只有一位白人女性不斷地追查,
靠著不一定可靠的書信往來,讓讀者逐漸架構出整個案件的經過。
然而,它卻仍舊深深地抓住我的心,
起初,我相當不耐煩,厚厚的一本都不曉得何時能解決,
甚至有點不能認同女主角的強說愁。
哪知看到後面,才漸漸了解女主角的身心是受到多大的創傷,
那傷害造就出現在的她,當她奮力擊退敵人時,
我不禁在旁喃喃著,再狠一點,還不夠狠啊!妳受的傷害豈只如此?

作者將種族偏見、家庭問題全寫了進去,
或者可說,整本書的探中心不脫上列兩個主題。
案件草草結束,只因為死者是黑人。
生活在不正常家庭下的孩子,最終還是不正常。
我原以為米涅的筆觸會像桐野夏生一樣,
(不知為何,我印象中這兩人的作品味道似乎該是相同)
可是慶幸的是,米涅還給了出口。
(如果是桐野夏生,一定會將出口通通堵住,然後在裡頭傷春悲秋)
讓我愈讀愈能融入女主角的堅持裡。
最棒的是結尾,那封信(或紙條)留下了一個令人既惆悵又欣慰的結語。



順帶一提,我很喜歡本書的書名,取得真是貼切。
當初伊甸園裡,蛇或許不僅讓夏娃吃了蘋果,也將毒素注入她體內,
所以有些女人可以毒得如蛇一般,
就像本書中的某些女性一樣,連女主角也不例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