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提斯塔的榮光06_pic03.jpg

我還是忍不住寫了(淚奔)~~
不過我有先做點正經事,這樣罪惡感才不會那麼重!!

第六集猶如硬生生將原著與日劇切割開來的刀刃,冰室回身冷漠的指控,表明這部作品即將踏上與原著截然不同的結局。

根據原著,冰室醫生確實是所有事件的大魔頭,其變態與冰冷的思維令人不寒而慄。日劇裡,編劇「稍稍」保留了冰室的原型,從冰室與田口的對話(第五、六集)即可窺知。

當田口滿懷希望冰室對小孩子還是手下留情時,冰室只是漠然地丟下一句:小孩子不能用導管。亦即,他想動手卻動不了罷了。

巴提斯塔的榮光06_pic01.jpg

在巴提斯塔團隊中,冰室身為兇手帶給田口的打擊恐怕僅次於大友與桐生,因為田口與冰室的交集算多了,甚至冰室也曾登堂入室,兩人還有過約定。所以田口會那麼傷心,也不難預測。

但這樣的安排卻使我不由得懷疑起編劇人格分裂的可能性,第三集的冰室與後來的他判若兩人,雖然也不是不能找到合理的轉換點(大友與冰室的那場約會?),可是我認為人的性格大起大落的情形非常少見。徜若編劇只是專注改變結局,而將邏輯拋諸腦後,我不免對這部戲的結尾感到憂心。

就以第六集為例好了,冰室利用導管殺了病患,也在眾人面對坦承無諱。可是下一個轉身,他卻指出另一個犯人的存在。我不得不承認,這招確實讓整個故事進入另一個高潮,足以吸引觀眾的目光。然而這樣的安排究竟合理與否?

巴提斯塔的榮光06_pic02.jpg

冰室這樣做有兩種可能:一是虛張聲勢,二是真有其事。以冰室的個性與當時篤定的宣告,前者似乎不太可能(最主要是這樣戲就演不下去啦XDD)。若真有其事,冰室不供出另一個犯人,原因為何?包庇?默許?利益勾結?

我曾經想過冰室或許為包庇真兇而策劃33例的事件,可後來他的行為實在說不通。若真想包庇,根本就不需要提醒白鳥他們還有其它犯人的存在。

默許與利益勾結的可能性不小,我所謂默許意指冰室找到了與他同氣連枝的犯罪者,兩人基於從犯罪裡得到的快樂而形成共犯結構,也算是一種利益勾結吧!所以冰室默許這種情形繼續發生,不過又不甘願只有自己被揭露,因此故意扔出根似有若無的小骨頭,引誘白鳥與田口上前偵察,令另一個犯人處於水火,不得安心。

巴提斯塔的榮光06_pic04.jpg

然而,從預告來看,似乎又有所謂真正的犯人的說法存在。如果冰室不是犯人,他的承認行兇,可以視為包庇。問題是,既是包庇,幹嘛還提出共犯論呢?

總之,我被編劇搞糊塗了,只能期待下一集趕快出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