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愛超愛這一集啊,不僅是因為這集有滿滿的光流和忍,最重要的是,它讓我感受到了,人對於另一人珍視的那種心情,而且是出現在一個對待人事向來冷漠的人身上。

沒錯,就是手塚忍,一個出身大家族,總是掛著無謂的笑容,凡事都不肯認真以待,城府卻深不可測的男人。

所以,我非常驚訝,甚至把這集整整看了兩遍。第一遍是醉心於兩人的相遇,第二遍卻滿是感動。人與人的際遇充滿了不可思議,光流與忍也是如此吧!最初我看《綠林寮》,根本無法理解兩人為何能夠相處甚佳,比起一也的認真與瞬的單純,忍與光流的性格根本是徹徹底底的背道而馳,一也與瞬是好朋友我可以理解,但光流與忍......我好難想像。可是,看完這一集,我終於明白了。

人生真的很奇妙啊,不管自己再怎麼戴上面具,裝上多少層防備,似乎總有個人可以將這一切卸下,所以忍遇見光流,正是命中注定吧!




故事從長假的最後一天,光流和忍到外頭遊逛開始。因為是長假,所以寮生們大概都回家了,連最不想回家的一也也是,所以光流百無聊賴向忍抱怨:「沒有人可以欺負真無聊啊!」(他果然把一也當玩具......)忍居然還安慰他說:「就忍到今天為止了。」(不愧是極惡二人組的成員......)



兩人外出,卻遇到下雨,只好進咖啡廳躲雨。這幕的取鏡取得真是好,兩人的模樣真的蠻像戀人的(羞)。不過,我說光流啊,你明明說著「兩個男人一起避雨真是可悲啊!」為什麼還和忍靠得這麼近?XD



忍聽到光流口中的「避雨」,意外勾起了他的回憶。忍與光流的初識,觀眾用膝蓋想,也知道絕不會是風平浪靜。



兩年前,忍以第一名、光流以候補第一名,分別考上綠都高中。兩人不僅在考試當天坐前後座,寢室也分到同一間。乍看之下,一個是總面帶笑容、人畜無害的優等生,另一個是坦率自然的大好人,照理說,這是再絕佳不過的搭配了。可是忍的內在世界,卻非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有趣的是,當眾人都可以被忍輕而易舉騙過時,唯獨光流可以看穿忍面具下的真正表情。



忍最初只想利用光流達到自己的目的,因為當他是坦率的笨蛋,所以不以為忤。然而,在光流一次次地點破他的虛偽後,忍開始感到不安了。





忍的內在,其實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矛盾(看看手塚渚就知道,這家子根本問題多多XD)。手塚家是個做盡壞事的大家族,如果「天理昭彰,報應不爽」是真理的話,忍不懂為什麼他們家族還可以屹立不衰。也正因如此,造就他這種扭曲的性格。忍參加了學生會副會長的選舉,以他的資歷與人氣,要勝利並不困難。但為了能有一個比較好操控的會長,忍特意選擇了一位既無人緣又無建樹的齋木來與上一屆優秀無比的仲林副會長競選會長。

如果是光明正大互相比拼,一切都OK。但忍卻在私底下搞起小動作,利用自己祕密獲得的資訊,針對學生個人弱點一一打擊,要他們把票投給齋木。光流原本不曉得此事,只是察覺到校園內氣氛詭異,便做了點調查。直到因緣際會,他終於得知一切都是忍搞的鬼。



看光流因為忍而氣憤不已的模樣,我有點了解為什麼光流會選擇一也當寮長了。一也和一年級的光流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兩人在某些事上是極其相似啊!



忍對於自己所做所為並不以為意,光流幾乎氣到爆炸。在這段裡,一方面暴露了忍對家族的痛惡,以及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另一方面也隱隱地道出忍在光流面前,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否則他大可唬弄過去,用不著解釋得那麼詳細。事後,忍也困惑於自己的行為,為什麼面對光流,他會不由自主什麼都說出來。



其實這件事可以到此為止,但光流選擇了一個激烈的方式,硬生生把忍的面具與忍內心對自己的深惡痛絕,一併打碎。兩人在圖書館互毆,光流的一字一句似乎都刺進了忍的心頭。最後,忍輸給了光流,頭撞到書架,整個人昏了過去。



我不知道當時忍怎麼想的,但我覺得他很幸福。
我一直認為:人活在世上,只要有一個人,一個就好,能夠瞭解真正的自己,而且不會被真正的自己嚇跑。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願意留在自己身邊,當自己的磨刀石也好,當應援團也好......這就是至高無上的幸福了。

忍卑劣的行為,非但沒有嚇跑光流,光流還願意不顧疼痛,藉由打架硬是要點醒忍。等到忍躺在保健室,光流對一弘還說了這段話:

這次不打贏就沒有打架的意義了,我覺得除非有人清清楚楚地徹底打倒他,不然他不會接受的。我很想對世界上那個最討厭自己的他說:「壞人總有一天會輸的,好人就算貧窮,也一定會得到幸福。世界就算不公平,也沒有壞到需要你擔心的地步。所以,你沒有必要不幸。」



當時,忍在布幕後醒了過來,聽到光流這番話。雖然我沒看見忍的表情,不過我可以肯定他被光流打動了。有一個人即使看見真正的他,也不願放棄他,明明知道他心機有多重,卻還是願意跟他三年都當室友,即使忍再死鴨子嘴硬,也不可能放手吧!

我很喜歡後來光流伸出左手與忍握手的畫面。兩人第二次見面,是在宿舍房間裡,當時兩人伸出右手互握,那是一個招呼,卻也是混沌不明的開始。但這次,卻是在彼此都卸下心防之後的握手,意義非凡呢!而且我覺得那不只是和解,更是兩人真正往「朋友」這條道路邁進的象徵。




有了光流的存在,忍肯定會漸漸不一樣了吧!我前面說過,這集令我很感動,一方面是因為光流對忍的用心,另一方面則是忍對光流沉默的珍惜。而後者,更勝前者。(畢竟要看到忍的真實心情不容易啊XD)

本集的標題叫做「避雨」,這名字取得非常巧妙。它包含了兩層意思,一是實際上片頭一開始,兩人外出遊逛卻遇雨躲雨的事實,第二個意思才是真正的主旨。忍適應了綠林寮的生活,後來來到未婚妻倫子家中,倫子認為他有了快樂的宿舍生活,恐怕不會再到她那裡去,忍當時難得表明了自己的心境:

世上不是有里程碑嗎?以前馬路上,每隔一里就會豎起一塊這樣的碑。那裡種著一顆樹,旅人們在樹下相遇,一邊避雨或曬太陽,一邊聊各自的事情,就算雨一直不停,也不可能一直留在樹下,待在那裡也非常舒服。

當忍在敘述時,綠林寮與光流的影像漸漸浮現,綠林寮就像那棵樹,而他和光流便是旅人。換句話說,他非常享受與光流待在綠林寮的時間。後來,時間回到現在,他看著眼前的光流,心思再度這麼浮了上來:

其實我有點迷茫,我的目的地應該是和這傢伙不同的。那時,我卻在心裡祈禱,請讓我能夠再在這裡多待一會兒,這樣的話,這樣的話......



後面的話,忍沒有道出口。但光是他對倫子的那番話,就足以讓我內心滿是感動了。其實我覺得這集的調性有點悲傷,忍若照著家族給他的路走,他幾乎沒有幸福可言。倫子將顏料丟向她畫的忍的肖像畫,說題目叫做「孤獨」時,已經暗示忍的未來,更不用說她後來抱著忍,說出「你要連輸給你的哥哥的份一起,好好地過這刻板的人生」這段話,忍當時的表情非常寂寞,讓人看了很心疼。



如果他沒有遇見光流,人生或許仍舊可以走下去,但會缺少許多歡樂與精采,更可惜的是,他恐怕這輩子只能孑然一生,再也沒有人能夠瞭解真正的他。

這集是以忍的角度出發,所以忍的心思軌跡非常明確,常常可以看見他對光流的眼神不一般,倒也不一定要把這解釋成什麼特別的方向XD,但至少可以肯定,光流在忍心目中的位置是不凡的。我非常喜歡忍盯著光流,光流察覺後,一副呆呆地問「怎麼了」的神情,二年前如此,二年後依然如此,時間的流逝似乎沒將光流的性格沖淡,這也算是另一種單純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