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六郎真的矇對了耶(灑花)! 

真兇認罪時,我和理佳子他們一樣,又驚又喜啊,感覺真是微妙XD。

這次的場景在校園,不可免俗的,當然會出現校園劇的惡搞橋段。當我看到一身紅色運動服出現的某女老師,還有相似的音調,我已經不爭氣地笑出來,再看到死者的髮型和服裝,笑得更歡暢。

那個死者超像上田教授(圈套),再想到奈緒子變成了山美教師,編劇到底是不是故意這樣安排的啊? 







看了三回的33分偵探,我發現我之所以喜歡這部作品,是在於它以一種相當正經的態度去進行一項很無厘頭的工作。六郎嚴肅而認真的推理就甭提了,連他周圍的助手與警察都盡可能地配合(雖然理佳子還負責吐嘈)。像本回六郎問小山老師那五分鐘是不是大號去了,小山老師支支唔唔,結果茂木非常生氣地揪住他的領子要問出答案:「大號嗎?是大號嗎?」 



事實上,這幕很常出現在刑警劇中,如果問的問題是正經八百也就算了,但偏偏他們問的是有沒有大號這種沒水準沒大腦的問題,小山又故意曖昧其詞,所造就的反差感就會叫人笑到不行。

接著,連校園七大不可思議都「消費」上了,這擺明要我聯想到金田一阿剛嘛!最惡搞的是,六郎又用非常嚴謹的表情說出:「校園七大不可思議之一,是第八個」這種超級矛盾的話,這和當初金田一裡面的七大不可思議,其實只有六個,是異曲同工之「妙」嗎?XDD
(話說回來,當初真人版的不動高中殺人事件,因為是第一次看金田一真人版,我看得超毛的!) 



每次看33分偵探,我最期待的就是六郎用他豐富的想像力,想像嫌疑犯們做的事情(演員們辛苦了)。這回他想像海東老師穿人體模型的橋段,有夠爆笑的。





另外,小山老師用短短五分鐘放出蚊子、收鋼琴弦、還自彈自唱,讓我想到《時效警察》(應該是第二部)有一集也是這樣,某人發現死者,還在現場彈鋼琴、吃東西,到處留下指紋……。

大家的惡搞層次挺接近的嘛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