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第六回,我開始要反省了。為什麼當年我漫畫足足翻了二遍,卻完全沒察覺光流和忍之間的曖昧?難道是因為年紀小,所以還沒開竅嗎?(汗)

害我第六回K完,很想跑一趟租書店把漫畫再完整看過一遍。

第五回末光流遭人綁架,第六回開始處理這個奇怪的綁架事件。
當然從預告來看,很明顯綁架的人和忍脫不了關係,可是關於此事件,忍始終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反而一旁的一也和瞬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後來得知綁架光流的,原來是憎恨忍到極點的姊姊──手塚渚。因為她太討厭忍了,所以就以欺負忍為樂,可是無論怎麼奪走忍的東西,忍都無動於衷。直到某天她聽到忍提到光流,用了「我的友人」四個字──這是忍從未說過的詞語,她終於找到了忍最重要的「所有物」、忍唯一的弱點!。 



飾演渚的演員將這個角色詮釋得非常好笑,當她對光流傾訴過往痛苦的點點滴滴,光流非但沒幫忍說話,還表示理解,說:
『跟他(忍)一起生活了十六年,要是不想這麼做(指綁架一事)才不正常。』

沒想到渚非常火大,對於光流的理解很不能諒解。果然是姊弟間的吵架,連理解一事都不准別人擁有…… 



總之,渚認為只要抓住光流,忍一定會乖乖束手就擒。但忍卻像沒事人一樣,還要渚親自聯絡才主動去救光流。一也一開始受不了,問了句:
『學長,你真的擔心光流學長嗎?』
忍依舊悠閒自在,對一也的動怒不怎麼看在眼裡。

一直以來,忍都冷靜自持到令人感到恐怖,我也早料到他對光流被綁架一事,外表肯定可以雲淡風輕。但既然光流是他這輩子視為唯一朋友的那個人,那麼忍的外表愈冷淡,或許表示他內在的憤怒愈強烈。



果然,得知光流被關的場所,忍走到了地下停車場,奮力地將她姊姊的車刮出火花來。忍相當精明,向來不會做多餘的事,他特地將車刮出痕跡,正表示他的怒氣已經到了滿載的地步。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以及後來他對渚放狠話時,可以感覺到他內心的光流有多重要。 

之後,光流被救出來,兩人背靠背的畫面,實在是超有愛的啊啊啊!!!



但最有愛也最好笑的倒不是這幕,而是渚打電話給忍時,兩人的對話──

我把你最重要的朋友還給你,你來接他吧!(渚)

光流住在你那二、三天也沒關係哦!
他在我上面打呼,睡相又不好,煩得我受不了了。(忍)

上面?(渚)

喂喂喂!說清楚,那是雙層床的上面,不要讓人誤會了!(光流) 







這段我笑到不行,渚聽到「上面」兩個字時,居然整張臉都紅了起來,擺明是想歪了,所以嚇得光流趕緊澄清。而且不只渚,宿舍其它人聽到時,臉色也微微產生了變化。比照前面忍對一也說:「光流落在他姊手裡,性命不會有危險,但貞操就不一定了」的話來思考,他搞不好是故意這麼對他姊曖昧其詞的啊!(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