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我肯定是在自虐(淚)。

最終回雖然長達一個半小時,但帶給我的卻不是不耐,而是難熬。之所以難熬,是因為我得眼看著這群傷兵上球場,川藤不在他們身邊,這樣的背水一戰,對我而言,是多麼難撐啊!恐懼與不安,無論在看戲之前或當下,都不斷地啃噬著我。

開頭雖然新庄就得到了一分,但情況並沒有因此而對二子玉川有利。
儘管大家都不願放棄,拚了死命努力、堅持,可是戰況終究沒有好轉。

這過程裡,在場外的川藤一樣煎熬。當他得知安仁屋的傷勢時,我原以為他會立刻阻止安仁屋,沒想到他卻賭上了安仁屋的未來。也對啊,川藤是最了解棒球部的人,他絕對清楚,安仁屋有多麼嚮往甲子園。如果這一次贏不了,甲子園的夢,恐怕只能化成泡沫。我也相信即便川藤衝進去阻止,安仁屋也一定不願就此放棄。

於是,場內或場外都處在擔心、害怕的情境下,然後我的淚就一直沒停過。 




到了第八局,唯一能仰賴安仁屋的關鍵之局,檜山和若菜這對青梅竹馬居然又好死不死地奪走我好幾升人工降水。檜山抱著堅定的決心把球棒交給若菜時,表情叫人好心疼,這是真男人啊!之前川藤用平塚把他換下來時,他會問為什麼,而這次為了勝利,他自動將「生機」交給了若菜。 



若菜一句「就算手指斷了我也要把球打出去」,感動得我亂七八糟。球打出去、若菜上壘的瞬間,檜山興奮地想與他擊掌,卻發現若菜手指都是血。檜山哭著和若菜相擁的畫面簡直催淚到不行!! 




然而,川藤不在替補席,沒有他充滿活力的聲音與表情,大家能堅持到第八局,我覺得已經很了不起了。御子柴在這回可說是大活躍,宛如翻版的川藤。但他明白再怎麼相信老師與他們同在,也無法抹滅替補席上空白的事實。當大家圍聚在投手區,望著幾乎已經撐不下的安仁屋時,那種絕望敲擊著我的心臟,真的很痛很痛。尤其是御子柴的神情,看到他閉上眼喊暫停,我頓時覺得世界黑暗了。拚命試著代替川藤的御子柴都要放棄了,誰還能死撐下去? 



也因此,當川藤出現在替補席的瞬間,那股衝擊力無疑可以橫破、驅趕籠罩在二子玉川上頭的所有黑暗,甚至使光明重新降臨。 



安仁屋常講的「笨蛋」是我很喜歡的語調,但從來沒有像最終回的這兩個字這麼好聽。御子柴總是喊著「老師」,可是最終回這句哽咽的「老師」卻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催淚。安仁屋和御子柴的哭臉,加上川藤大大的笑臉,還有大家不可置信卻含著眼淚的表情,終於成了最終回我哭得最慘的一幕。 





果然,二子玉川棒球部的每個人構成了一個圓,缺了誰都不再完滿。


可是,正如川藤所言,能成為支持他們的力量,他當然願意。但重新站起來與否,卻得靠他們自己。這再度說明川藤不是個只會高談夢想卻不務實的男人,他很清楚即使要創造奇蹟,也得當事者願意相信自己才行。

所以,御子柴才能揮出那隻全壘打,二子玉川才能在最後反敗為勝。


這扎扎實實的一個半小時,哭得我好累,隔天眼睛腫了快一整天,仍然沒有消下去的跡象,不過,值得,真的值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