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的標題,是借用的,當初我在官網上一看到標題,就覺得好喜歡。


《士兵突擊》的世界,是純粹的、男人的。
而《我的團長的我團》卻加入了兩位女角,一位與孟煩了有關,一位則成了迷龍的老婆。

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是彆扭的。有女人有男人,就不可能沒有愛情戲。但我對愛情,基本上是冷感狀態。愛情太複雜、太難懂,又容易狗血,我的大腦迴路遇到這種事,最容易當機。一點點最好,太多就恐怖了。

當然,《我的團長我的團》即便想要大書特書愛情,也難吧!(斜眼望249,哼!)

可是在體驗過士兵的男人世界,我真不希望有女人來「淌」這趟遠征軍的「渾水」。雖然在看過兩位女角的照片,稍稍改觀。只是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我》劇能如《士兵突擊》一般,陽剛到底。


然而,今天在官網讀到下面這篇文字,我當下覺得一股感動湧進心頭。

這是以上官戒慈的角度寫的文章,字裡行間頭充滿了她對迷龍的情感。

三寸厚的棺材就是嫁妝
迷龍說:你能不能嫁給我?

我是一個女人
還有一個孩子

別人一直在收穫悔疚和憎恨
我卻在路邊撿到我的幸福

我的男人
我把我們的邂逅當作奇迹
可以嗎?

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就是在大聲謾駡和流血的傷口裏
尋找,發現並珍藏你的柔情……

我的男人
我是山間的無緒蔓延的苦藤
而你已經等侯在我必經的路口
佇立成供我攀附的大樹……

南天門的槍聲撕開了我的記憶
再多的硫化鋅也無法表達我的痛苦
雷寶兒
我們要離開這裏

你眼角的皺紋哦
已經佈滿了怒江的兩岸
你大聲的笑
鐫刻在滇緬的叢林裏、高山上

終於我要離開這裏
我知道
你一定又站在那條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小道
站在瑟瑟的寒風裏
對著我使勁傻笑

四周開始彌漫著回憶的味道
我也要老去
留戀過去的芬芳
打開窗戶卻是昏黃的月亮……(註)


一個女人,帶著兒子與死去的丈夫,在戰火中流離失所,不知何歸。而迷龍這個東北兵,竟可以在眾多流民裡,一眼就相中上官戒慈。這可以說是「注定」的嗎?不過在上官戒慈的眼中,她更相信這是一場「奇蹟」吧!

於是,這段姻緣與感情便混雜著硝煙與鮮血,默默地展開。


這段文字雖然悲傷,卻讓我看見上官戒慈的真心,迷龍是她的幸福,他們的邂逅帶來了美景,儘管周遭可能盡是災難與血腥,卻無損於上官的對迷龍的感情。這點是我最感動的。

我喜歡上官的比喻,苦藤與大樹,依偎與攀附。留在上官腦海裡的,或許都是迷龍的柔情與微笑──那個對生之欲望勝過一切,卻依然敵不過天命的男人。

我原本以為上官戒慈之所以委身迷龍,不過是因為對戰亂的無力與恐懼。但通篇文字娓娓道來的,卻是深厚的情感。尤其這句「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在大聲謾駡和流血的傷口裏,尋找,發現並珍藏你的柔情……」如果上官看不清迷龍的特質,又怎能挖掘出他襤衫外表下的似水柔情呢?

所以迷龍的死,使上官拿起了毒藥,一次一次地針對始作甬者,同時也在一次一次地加深她對迷龍的懷念。

我在想迷龍的笑,不僅「鐫刻在滇緬的叢林裏、高山上」,也深烙在上官的心頭吧!最令我難過的是這一段:「你一定又站在那條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小道,站在瑟瑟的寒風裏,對著我使勁傻笑。」

人已逝,情未了……
是被迷龍遺留在世上的上官戒慈,最悲哀也最悲傷的結果……


(註)-轉自《我的團長我的團》官網:臉譜(8) 我在路邊撿到我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