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這部作品是推理作,倒不如說是散發著推理味道的恐怖小說!?不過它的恐怖程度倒只是令我感到不快而已,不會像貴志祐介那樣使我頭皮整個發麻。因此我不由得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口味,是不是又變重了?
(以前明明很排斥這類作品的說...)


儘管只是感覺不快,這種「不快」也是有程度之別的,顯然前幾篇〈暗黑系〉、〈斷掌事件〉、〈土〉讓我特別地不舒服。從犯罪者的角度描述心境、事件我是看多了,連綾十行人的《殺人鬼》我看完都可以面不改色地吃午餐(雖然看的過程有點受不了),照理乙一這幾篇應不足以影響我太多。然而在閱讀的當下,就是感到厭惡。沒有理由地想要殺人、傷害人、埋人......

沒有理由...

這四個字令人膽戰心寒。
而主角們也是同一類的人,我無法在書中找到一個可以認同的位子,於是不舒服的感覺持續並蔓延著。若說這書中有什麼最使人恐懼的事物,我想就是裡頭的角色們(包括主角),幾乎都無法稱為「人」的事實吧!(連作者自己都這麼說了)

然而,即使如此,我卻無法解釋,為什麼當我讀完最後一個故事(〈聲音〉)時,內心卻充斥著悲傷?好像作者的字裡行間無意透露出一個訊息:

這些人,不,是不能被稱為「人」的怪物,
其實是一群相當相當悲哀的生物。

他們無法像一般人般感受正常的喜怒哀樂,只能透過不符合社會規範的途徑證明自己的存在,縱然他們可以從中獲得快樂,卻無法徹底從中獲得解脫。



題外話,每當作者在描述主角之一森野夜時,我都會聯想到漫畫《完美小姐進化論》裡的須奈子,兩人的外表和興趣都相似得不得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