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電視劇《天涯明月刀》的熱播,我忍不住翻起古龍的原著。在閱讀之前,我已聽聞不少關於電視劇與原著差異甚大的批評,因此我並沒有什麼期待心理,只是單純想知道小說到底是怎麼安排、電視劇究竟改編的幅度有多大。沒想到不讀還好,一讀居然萌了我一腦子血啊!


這就像我本來只想看場電影散散心,沒想到戲院還貼心附贈我可樂和爆米花(欸?)。明明我想看的是傅、葉兩個主角的互動,古龍大師大筆一揮順便送了我小李飛刀和飛劍客的堅情,害我在辦公室閱讀時必須極力壓抑我臉上詭異的微笑免得嚇倒一票同事。

言歸正傳,古龍的小李飛刀系列共計五部作品,作品之間角色們有傳承關係,所以每部作品的主角並不相同。《多情劍客無情劍》以李尋歡為主角,《邊城浪子》由葉開與傅紅雪共同擔綱,《天涯明月刀》與《九月鷹飛》則分別由傅、葉兩人為主,《飛刀,又見飛刀》聽說李尋歡的孫子李壞一躍為主角。

電視劇雖題名為「天涯明月刀」,但大部分的情節更接近《邊城浪子》,也唯有《邊城浪子》同時出現葉開與傅紅雪,因此在我對小李飛刀系列一點概念都沒有、只想多看點傅、葉的故事之下,便不加思索借了《邊城浪子》回來。

讀完《邊城浪子》後,我發現電視劇的編劇們其實也不算偏離原著太多,起碼「復仇」的主題沒改(廢話),加入大量莫名其妙的BG愛情戲碼(當然啦,不然廣電局那關怎麼過),最重要的是,編劇將葉開與傅紅雪的情感發展放大了N倍來處理,所以不難想像劇中葉開為傅紅雪犧牲奉獻到儼然為女主角的地位是怎麼來的(茶)。


網友們責罵編劇將劇中人物寫得相當腦殘,好像除了葉開以外其它人都是智商下線,傅、葉與女角色之間的感情更是令人一頭霧水。這裡我要為編劇說句話,原著裡傅紅雪也不像是有腦袋的吧!他可以因為別人一句未證實的話就殺掉袁秋雲,一天到晚只知道復仇沒關係,但拜託可不可以是具備腦細胞的復仇?三不五時被騙,又要葉開收尾,我都快被他氣死了。

這尚且不打緊,最荒謬的是,傅紅雪你怎麼能夠這麼誇張地就愛上翠濃只因為她在黑暗中跟你共渡一夜?你甚至不知道和你睡過的是哪個女人!(摔筆)

在我接觸古龍之前,曾有網友敦敦告誡我說古龍的大男人主義很嚴重。我讀完《陸小鳳傳奇》與《歡樂英雄》還沒感覺,這套《邊城浪子》我倒見識到了。大男人主義無妨,反正我也不看在眼裡,但我無法忍受的是:古龍前輩你能不能將男女感情寫得合理一點?

傅紅雪和翠濃已經夠扯的了,那個馬芳玲又是怎麼回事?一開始喜歡葉開,被傅紅雪強暴後(我至今還是不明白傅紅雪為何要這麼做),卻死心蹋地愛著、恨著傅紅雪?

說穿了古龍根本寫不來合理、正常、自然、動人的男女情感嘛!或者說,只有兄弟之情、朋友之義才駕馭得比較好嗎?那就不能怪一眾腐女會對原著評頭論足了(遠目)。

但我也不得不稱讚,古龍確實很能掌握男人間的友情,就是用詞激烈了一點,常害我不知該如何反應。

就拿本書的兩位主角來說,葉開第一眼見到傅紅雪就想和他交朋友,傅紅雪根本不領情,然而傅紅雪遭遇危難之際他總是盡可能協助,這固然是因為他知道傅紅雪的身份,懷著對他的歉疚使然。可是幫到一個地步,連自己的紅粉知己都吃醋就很微妙了──

葉開道:「我若猜得不錯,傅紅雪現在想必也在急著趕到那裡去。」

丁靈琳道:「他去你就要去?」
葉開笑笑。
丁靈琳道:「你對他的事,為什麼總是比對我還關心?」
葉開又笑笑。
丁靈琳盯著他道:「我總覺得你跟他好像有點很特別的關係,究竟是什麼關係?」
葉開笑道:「你難道連他的醋也要吃?莫忘記他是個男人。」
丁靈琳道:「男人又怎樣?男人跟男人,有時候也會……」這句話沒說完,她自己也笑了。

無論劇集或原著,傅紅雪都是個萬年冰塊傲嬌樣,每次看到葉開就一臉不耐煩,原著總以「陰魂不散的葉開」做為傅紅雪見到葉開的第一句OS。然而,全書會將傅紅雪當作朋友的也只有葉開,唯有葉開能看穿傅紅雪冷面下的真情,他曾對丁靈琳說道:

所以他(傅紅雪)心裡對一個人愈好時,表面反而愈要作出無情的樣子,因為他怕被別人看出他情感的脆弱。

因此不管傅紅雪表面如何不理不睬,葉開從未離棄他。而傅紅雪心中想必早已認定葉開這個朋友,否則當他以為葉開殺死翠濃時,不會那麼悲慟與憤怒──

他恨自己,恨馬空群。

他更恨葉開。
因為他對葉開除了仇恨外,還有種被欺騙了、被侮辱了的感覺。
這也許只因在他的心底深處,一直是將葉開當做朋友的。
你若愛過一個人,恨他時才會恨得更深。
這種仇恨遠比他對馬空群的仇恨更新鮮,更強烈。

讀到「你若愛過一個人,恨他時才會恨得更深」這句話,我不得不感嘆古龍用詞之恐怖與大膽。雖然用「愛」來形容朋友之情也不是不行,但……就是有那麼點怪怪的(撓頭)。

最初翻開《邊城浪子》,我是抱著超級無敵正直的心態閱讀。即便我早就被電視劇腐化到一個難以回首的程度,但我非常清楚原著與改編的分際,不該跨越的我不會踰越。哪知,讀了原著後只讓我更明白編劇安排的「葉開狂追傅紅雪」並非其來無自,女角色們被炮灰也是合情合理,畢竟男一男二的閃光指數這麼高誰活得了啊?

我原本打算《邊城浪子》讀畢就足夠,畢竟我不過是想補足傅、葉的原著情節。想不到書中出現的飛劍客居然一舉將我推進另一個坑,逼得我立刻奔去借來《多情劍客無情劍》──

丁靈琳道:「小李飛刀呢?他的出手是不是比荊無命更快?」

陌生人(飛劍客)的眼睛突然也亮了起來,道:「他的出手已不是『快』這個字能形容的。」
丁靈琳眨著眼,道:「我明白了,他出手快不快都一樣,因為他的武功已達到你所說的那種偉大的境界,所以已沒有人能擊敗他。」
陌生人道:「絕沒有人。」
丁靈琳道:「所以上官金虹的武功雖然天下無敵,還是要敗在他手下。」
陌生人微笑道:「你的確很聰明。」
丁靈琳道:「他現在是不是還活著?」
陌生人笑道:「我現在是不是還活著?」
丁靈琳道:「你當然還活著。」
陌生人道:「那麼他當然也一定還活著。」
丁靈琳道:「他若死了,你難道也陪他死?」
陌生人道:「我也許不會陪他死,但他死了後,世上絕沒有任何人再看到我。」
他的聲音平靜而自然,竟像是在敘述著一件很平凡的事,但無論誰都能體會到這種友情是多麼偉大。

我不是想吐嘈,但這種「我活著對方也活著」、「對方死我也不會再在人間出現」的殉情用字眼,真的可以解釋為「友情」嗎?(汗)

好吧,反正古龍你說了算(遠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