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溪濕地)

杭州在本次的行程是重點城市,我們停留了兩天,前一晚有西湖的美景伴我們入眠,隔天精神特別好。


提起杭州,我腦海盤旋的似乎除了西湖,不作他想。事實上光一座西湖,大概也足夠迷眩古來今往人們的心神了吧!不然哪來什麼「暖風薰得遊人醉,直把杭州當汴州」這種無奈的詩句呢?從來南渡的朝代就沒一個能北攻成功的,只能說景色之美也是一種罪過。

不過西湖之外,杭州確實仍有勝景。第二天一早,我們參觀了「西溪國家濕地公園」,這類型的公園我在台灣南部雖然接觸過,但規模怎麼也趕不上大陸啥都大的級別。

據說西溪因為葛優與舒淇主演的《非誠勿擾》而名聲大噪,本人對此類型的電影向來興致缺缺,所以並不至於有什麼嚮往。



但西溪確實有股寧謐之美,登船遊賞沿岸水生植物,打動我的倒不是它特殊的生態環境,而是它不受攪擾自成一世界的單純。當年宋高宗來到此地,看見蘆花似雪,深受吸引,寫出「西溪,且留下」的文句,我唯獨可惜我無法在秋日也參與這片景象。


景色看夠了,歷史知識也該補充一下,下一站我們來到「胡雪巖故居」。我對胡雪巖的印象來自陳道明,但除了他是紅頂商人之外我一無所知。



經由地陪小姐的說明,我才知道這傢伙經商有道,有錢到一個不行。既然錢財眾多,撈一、二個官來做做也不令人意外,因此他才有「紅頂商人」之稱(朝冠飾以鏤空珊瑚,故稱紅頂)。

凡事物極必反,古代這些超級有錢人的下場大多可以預估,胡雪巖也不例外。看過《烏龍派出所》的白鳥麗次,大家可以想像一下,胡雪巖的遭遇大體就像白鳥每次必然的結局──破產兼一無所有,只是白鳥還有機會回頭(動畫嘛),胡雪巖失去一切後便再也無法翻身。

攬盡萬貫家財,未必真是幸福。



胡雪巖故居號稱「中國巨商第一宅」,亭臺樓閣,自有它一番奢華風情。不過比起北方的園林建築,江南終究是小巧了點,我還是喜歡北方大開大闔的豪邁,只是江南豪宅的低調,連大門都開在小巷子而不像北方大剌剌敞開昭告天下下的風格我倒是十分欣賞。


結束故居之旅,我們來到杭州刻意修建的古街道「明清河坊」遊逛。這種一眼就可以看出來完全是為觀光客設計的建築,並沒有獲得我多少青睞。但漫步其中,也算心曠神怡。當天雨勢不大,遊客不多,逛起來頗為自在。街道乾淨整齊,是杭州的一貫特色。



我讀過一篇大陸女孩在台自助旅行的文章,她曾經提到高雄給她的感覺與杭州十分相似。走了一趟杭州,我挺認同她的看法。杭州的潔淨比我去過的其它大陸城市還要明顯,杭州也像高雄一樣有公用腳踏車可以租用。

若說有什麼差別,大概就是杭州美景突出,而高雄欠缺標誌性景觀。但光人情味這點,我相信高雄絕對勝出,高雄的熱情可是和它的氣候一樣,四季如夏呢!


距明清河坊不遠,有一處可眺望杭州的「城隍閣」,旅行社安排我們在此觀賞絲竹表演與品嘗藕粉。絲竹表演我聽不出好壞,藕粉倒還不錯喝就是。

在城隍閣上看到的遠景,遠不如雷峰塔上的美。因為從城隍閣望出去的盡是住宅,而雷峰塔好歹是湖光山色啊!




晚上,我們觀賞了杭州著名的「宋城夜秀」。宋城是個遊樂景點,雖然沒有什麼遊樂設施,不過建築類似明清河坊,刻意為之,跨越湖面的橋上還設立好幾尊宋朝文人的雕像,看得我們好開心(真容易滿足)。其中它們的重頭戲是大型歌舞秀,舞台極盡華麗之能事,故事好壞尚且不論,但視覺肯定是種享受。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