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多車站別府車站地獄溫泉別府車站→JR博多車站(27

有人說,來到別府不泡溫泉,那幹嘛來別府?我就是那個來別府只為看溫泉而不泡溫泉的傢伙。

原本我打算跑別府和湯布院二個地方,問題是: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而這個錯誤源自於我的貪睡與無知。


博多車站別府車站

從博多到別府,大概跟到長崎差不多。我搭9:05分出發的ソニック7號出發,因為是第二天搭JR,所以當然有經驗啦!

往別府(大分)的人沒有到長崎那麼多,所以我的座位旁一直都是空的。ソニック的座位坐起來比かもめ舒服多了,而且很可愛,有點像宇宙的感覺,所以一上車我就開始睡,睡得比昨天到長崎更沉,後來好像是車掌來查票我才被驚醒吧!

ソニック會先到小倉再下來往別府(大分)方向行駛,在此之前,我從來不知道JR的某些列車有轉向的機關。(若非先前聽飯店接機人員和一對夫婦的談話,我恐怕會愣在當場不知所措)

ソニック到達小倉時,我已經醒過來了,此時突然每個乘客都站起身,我以為大家都要下車,傻傻地跟著站起來。原來大家是要將座位轉向,他們動作一致地踩向座位下方的一根壓桿,我怔怔地照著做,可是不管怎麼轉,我的位子就是不會動,我只好求助附近的好心人士。

要不是搭往別府,我都不知道JR的特急列車位子可以轉呢!大概因為台灣多是南北向的列車,所以也不可能有這種列車吧!

JR
列車的服務真是我們台灣國鐵應該學習的,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服務人員親切地推著便當或飲料,輕聲細語地詢問旅客是否有需要。無論是車掌或服務人員,只要經過車廂,不管有沒有人在看他,他們一定先朝旅客方向深深一鞠躬,再往下一個車廂,果然是禮貌周到的日本人。


別府車站龜之井巴士地獄溫泉

別府車站很清閒,雖然看的出是大站,不過乘客大部分是老公公老婆婆。

我在車站前找到了龜之井巴士,往地獄溫泉(鐵輪方向)行駛的巴士不多,我搭的是15號,到達地獄溫泉約花三十分鐘左右。

有人建議我在別府大學站下,會比較快到地獄溫泉,可是我發現若不是這趟三十分鐘的巴士之行,我或許無法如此深刻體會到別府這個城市的風貌。

太安靜了!我從未看過一個城市居然能安靜到幾乎沒有脈搏。

公車上除了我與另一位看起來像是來觀光的年輕小夥子外,平均年齡不會低於五十歲。

別府簡直可以說是靜止的、不會流動的水,不過絕非一灘死水。

或許整座城市已經不會流動了,但它的美景仍舊為人們綻放。

公車環環繞繞,連住宅區中僅容一輛車身的巷子它也會開進去,接近山邊的區域它也會經過,的確符合別府的風格。


地獄溫泉

15
號公車到達鐵輪站,可是下車後的我並沒有發現什麼溫泉的蹤影。只好試著到處走走看,終於在某處上坡路上看到標誌,原來往那六個地獄溫泉還有幾百公尺路。

我順著標誌往上爬,腳邊的水溝冒著白煙,琉璜的味道很明顯。

爬了約十幾分鐘後,終於看到地獄溫泉其一──かもど地獄。

別府的地獄溫泉一共有八個,參觀一個是400日幣,也可以買周遊券2000日幣,這樣每個溫泉都可以參觀了。

雖名之「地獄」,其實不過是溫泉冒出的熱度十分高罷了,並沒有想像那麼恐怖。

かもど」意為「灶」,冒出的溫泉高達九十度,初看到這裡的溫泉時,並沒有什麼驚艷感,只是覺得『哦,就這樣啊!』。(參觀這八個溫泉,進門幾乎都會先經過賣東西的店鋪,才會看到溫泉。

不過かもど地獄旁邊還有個小溫泉,我不曉得是不是第九個地獄──鬼石坊主地獄。它冒著灰色的熱泥泡泡,感覺蠻奇特的,我很少見到這種溫泉。

接著進到了鬼山地獄,又稱為鱷魚地獄,因為這裡利用溫泉養了許多鱷魚。不過沒什麼特別的。

白池地獄,溫泉水如其名,清白透明,但有點點泛藍。此處養了一些奇怪的熱帶魚。

金龍地獄,水氣十分盛大,進去時有個小水瓢,遊客可以盛流出酷燙的溫泉水嚐嚐看。

我本來不想喝的,心想用別人用過的竹筒,會不會很噁心,而且那味道一定像白開水一樣。可是都來了,不喝好像很可惜。我盛了半杯,好燙,味道好鹹,我喝沒幾口就放棄了。這裡利用溫室養了一些香蕉樹。


午餐

往山地獄和海地獄還有一段路,我索性在附近吃完午餐再上去。這裡的餐廳不多,連賣雜七雜八的店鋪都沒幾家。餐廳裡盡是老公公老婆婆,別有一番安詳氣息。


海地獄+山地獄

看到山地獄時,我忍不住笑出來。這裡跟動物園沒兩樣嘛!只有後頭才有一池溫泉,旁邊立著山地獄的字樣。

海地獄可說是這眾多地獄中最美的了,也難怪旅遊團來到別府,如果要參觀地獄溫泉,會只選海地獄了。

海地獄佔地頗廣,依山而建,與前幾個地獄比起來,可說是天堂了。

裡頭有一座大池(非溫泉),池畔開著粉紅色的花(不曉得是不是梅花),池水與綠樹紅花相互輝映,頗為雅緻。再往裡走,則有幾座小鳥居,旁邊則是著名的溫泉了。蔚藍色的泉水,狀似大海,不過水溫可高達九十八度。

從溫泉邊繞出來,往上走會發現一座培植鬼蓮的房子。我想鬼蓮應該是睡蓮類的植物吧!因為它的葉子都浮在水面上,不像荷花會亭亭直立。門口上面的照片有介紹,日本養過最大的鬼蓮,大到可以讓一位小朋友站在上面。

出了房子,還有另一座溫泉,泉水居然是澄紅色。此時我正好遇到一團韓國人(我發現九州最多的觀光客是韓國,目前為止我已經遇過二團以上的韓國人了),導遊在介紹這泉水的特別之處,她將香菸點燃接近泉水,會發出藍色的光芒,這種介紹是很特別啦,但看到她越過柵欄,站在溫度極高的溫泉邊的石頭上,我不禁為她捏一把冷汗。


池地獄+龍卷地獄

說到這兩個地獄,唉,實在是錯誤啊!

前面六個地獄參觀完後,我往下走到上午下車的地點,等有往這兩個地獄的公車。

我一邊看著JR的時間表,一邊想該不該放棄二個地獄前往湯布院。因為別府往湯布院的列車並不多,錯過二點四十這班,就得等到五點多,如此一來,天色早暗了,我還能看些什麼呢?

可是,做事總要有始有終啊!書上和網路上都說血池地獄不錯,我還是不要放棄好了,不然我一定會後悔。

於是等到公車載我到血池地獄時,已經注定我趕不上火車的下場,但我仍堅信會有轉寰的餘地。

看到血池地獄壯闊的大門,我以為一定會有如海地獄般的美景。沒想到──

天啊!就一座血紅色的大溫泉,其它什麼也沒有,頂多一旁多了座小池子可以讓遊客脫鞋泡水罷了。

龍卷地獄更不用提了,雖然它有著名的間歇泉,是全世界間歇泉中,相隔時間最短的,但就這樣而已。

突然有種被打了一巴掌的感覺,我回到血池地獄前的公車站搭車,還不死心地在龜川車站下車(龜川車站實在是超小型車站,長得很迷你啦),看會不會有一絲希望,結果證明我只是多浪費一筆公車錢。

回到別府車站,故意訂了較遲的班次,在車站裡逛逛,順便到車站前跫了一趟。


回到福岡,心裡真是超鬱卒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為了二座地獄放棄湯布院。怪只怪自己為什麼不坐早點的班次往別府,偏偏貪睡,又不先搞清楚往湯布院的班次之少啊!

於是在博多車站中的名店街和食堂街硬是逛了一個多小時,不過也因此幸運地發現想要的漫畫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