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4a243b.jpg

石持淺海是個異類,他的「異」凸顯在人物性格與思維方式上。

從《月之扉》、《緊閉的門扉》到這本《水迷宮》,石持描寫的作案手法(謎團)不算突出,但關於人物的塑造卻總是令人驚嘆。一部作品如此,可視為作者取材的恰巧,但本本皆如此,便明顯反應出作者本身特有的價值觀。

我認為石持淺海的作品透露出來的觀念是:為了崇高的理想,世間的是非可以允許被抹滅。


因此,他筆下的角色的動機與最終的結局往往不是常見的一類,《水迷宮》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比起《月之扉》和《緊閉的門扉》,至少《水迷宮》在動機上算是普通了一點,只是最後大家的處置方式仍使我睜大了雙眼。

或許石持淺海試圖挑戰人性,他極力將人性最敞亮的一面展現出來,可是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殺人」這種難以忽略的陰影。利用燦爛光明的理想,裝飾殺人的事實,雖然我不是不能理解,但未免有骨梗在喉的不痛快感。

當初《緊閉的門扉》的處理方式我還能接受,畢竟是出於愛情的交易,不難理解。可是《水迷宮》卻是集體意識的刻意抹煞,儘管高懸著「建造地球」的夢想,但細想卻隱隱竄起一股毛骨悚然。

如果為了理想,可以抹滅曾有的錯誤事實,那麼是否有可能為了同樣的其它利益(我認為理想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種利益──滿足個人欲望的利益),再做出類似的事情呢?況且這不僅僅是個人的行為,還牽扯到集體的默認。

局外者不明白或許無妨,但明白者在看到「地球」是犧牲了某些人的生命而建造出來時,心頭存在的,真的只有安慰與感動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