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5095459_9ed7d0fcf7_o.jpg

其實當初一得知東野圭吾的《名偵探的守則》即將drama化,我內心已經不抱太大的期望了。

讀過原著的朋友應該能夠了解我的想法,《名偵探的守則》是一部惡搞作,閱讀文字可以令人捧腹不已、拍案叫絕,但是一旦化為影像,文字中許多隱含的笑點未必能夠呈現,尤其對於原著迷,觀看的角度一定會更加嚴苛,於是日劇要受到極大的稱讚我想恐怕有點困難。(不過對於非原著迷就難說了吧)


話雖如此,第一回也不是全然沒有笑點。至少最後大河原要藤井將案件相關人召集起來,天下一得意上場,發現只有兩個人時,我笑倒在床上,這段大概是全劇最爆笑的了。


名偵探守則01_pic03.jpg

更好笑的是三人的對話──

天下一:只有兩個人......(絕望地望向大河原)

大河原:藤井,怎麼回事?

藤井:活下來的相關者只有他們兩個,順便說一下,無法預約到千鶴子夫人。

大河原:我不是叫你把所有相關者找來了嗎?

藤井:有什麼問題嗎?

天下一:很有問題吧!這只是簡單的二選一啊!完全沒有到底誰是真兇的緊迫感。沒有個至少五人,怎麼看我都像個傻瓜吧!

藤井:但是把一眼就看出不是真兇的人叫來也沒用啊!

名偵探守則01_pic04.jpg

藤井這句回答實在經典,也道破了本格小說的老梗啊!後來藤井迫於無奈,連小女孩和她的狗以及送外賣的歐吉桑、路過的老婆婆等都找來當案件相關者(到底哪裡相關?)。

名偵探守則01_pic05.jpg


基本上,觀看《名偵探的守則》若想得到極大樂趣的話,有個前提:就是對本格推理要有一定的了解,因為東野就是藉本書來揶揄本格推理的僵化。所以為何天下一與大河原提到「那個」(密室)會是一臉苦惱的表情,這個幾乎被古今中外作者寫到爛、寫到梗爆的詭計,再出現對讀者(以及對書中角色們)確實是一種折磨。

名偵探守則01_pic07.jpg

在看慣推理作品的朋友眼裡,密室真的已經不再是什麼令人驚艷的詭計了,反正弄到最後一定會有個合理的解釋嘛!就像天下一可憐兮兮地講出密室的答案,唯三的聽眾(老婆婆)回問他說:「嗯......那麼,這又怎麼了嗎?」反正真兇都招認了,密室什麼的很重要嗎?不過是被雪壓垮,導致門開不了罷了。

名偵探守則01_pic02.jpg

然而,這就是好笑的地方,也是東野諷刺的重點。

除此之外,天下一與大河原的互動更是東野描述的重頭戲。不說別的,想想柯南和金田一吧,我想應該夠明白了。反正在本格推理裡,多數的偵探都高高在上,助手(有些作品會由警察擔任)則必需裝聾扮傻,一再地找錯線索與兇手,好凸顯偵探的優秀。所以大河原才會吩咐底下的部屬,線索不可以找太多XDD。

名偵探守則01_pic06.jpg

不知是否因為如此,東野的作品系列作不多,更鮮少出現辦案者們之間的不平衡。有人問過他湯川不就是偵探?他回答說湯川只是學者。況且伽利略系列的草薙也絕非目暮警官或劍持大叔那一類的警察,草薙可是很有頭腦的呢!(伽利略系列我最喜歡的反而是草薙)


名偵探守則01_pic08.jpg

東野作品的drama化似乎都逃離不了劇中人物的性別大變動,當初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不看《偵探伽俐略》,雖說薰也是東野創造出來的,但伽利略系列的中心角色就是湯川與草薙,這在我心中已是不變的事實。如今《名偵探的守則》也遭了殃,硬生生在天下一和大河原中間插入個女警藤井,雖然這本就是惡搞劇,藤井的角色有點類似觀眾的角度,介入其中也無妨(反正也兼具談戀愛功能嘛,大河原警部都這麼說了......),可是如此一來,我就看不到二小時推理劇的天下一亞理莎的出場了啊!!!

虧我還殷殷期盼著松田翔太的女裝呢(咬手帕)......



題外話:

有人將本劇與《33分偵探》相比,我認為立足點不同,比較起來不是那麼公允。《33分偵探》已經在基礎上完全打破邏輯,它要怎麼天馬行空隨它的便,編劇寫起來也沒那麼束手束腳。可是《名偵探的守則》惡搞歸惡搞,東野在鋪陳詭計上還是用心的哦!也就是說,《名偵探的守則》仍然處在邏輯的世界裡,只是這個世界僵化了點。徜若撇開惡搞不論的話,我認為將《名偵探的守則》視為東野睽違多年的「本格力作」也無妨(笑)。


【延伸閱讀】

東野圭吾-名偵探的守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