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一回的鋪陳渲染下,第二回的節奏顯然更快了。
編劇很聰明地利用聲東擊西的方式,使整個劇情一直處於緊繃的狀態下。即使我已經知道誰才會死於非命,卻依然能感受到那股即將爆發的刺激!

第二回的斗真表現得比第一回更好了,特別是在他望見中學時期的照片,喚起他極度不願面對的過去,芹澤這個角色層次開始豐富起來,他能發揮的空間又更大了。



若說第一回的他還有點over,那麼第二回他已經把這股張揚漸漸收斂,事實上,他也不得不收斂,背負著那樣的過去,如果還跋扈不堪,那麼成瀨連一步步的復仇都不用了,因為芹澤不會因為他的復仇而對當年的事件感到懊悔。
然而,很明顯地,芹澤會後悔、會痛苦,於是,成瀨的復仇才有意義。 



本來,我很擔心編劇在處理芹澤與好友的部分會太粗糙,以至於我感覺不到他們的情誼。但是看到芹澤與石本在店裡的對話,我放心了,更別說最後芹澤衝去石本辦公室救他的場景。忍不住再說一次,斗真在這幾處表現真的很不錯,連著預告一起看,那種心痛自己朋友而無力回天的痛苦,我相信將會成為觀眾同情他的一劑強心劑。

如果再和《花樣少年少女》一起服用,那種反差大概會更大XDD! (下圖:中津秀一,呵呵~)




正如片頭,導演花了很多鏡頭take芹澤和成瀨在一起的畫面,那種強烈的暗示性實在叫人忽視都難。或許正因如此,女主角的出現常令我不耐。

且不論詩織這個活潑外顯的個性是否編劇意圖為之,小林涼子的演技我始終無法接受。我後來觀察了一下,我發現我最不能忍受她的「聲情」。她唸台詞的速度太快,而且缺乏感情。在周圍都是演技不錯的演員中,她便顯得很突兀。

我唯一慶幸的是,成瀨接近她似乎是為了利用她,好像不是真的對她有意思。倒是詩織如此積極的表現,常常使我冷汗直流。劇中有一場芹澤、成瀨和詩織都在的戲(咖啡店),正常來講,這是有點男女三角關係的暗示場景。但實際上,我當時只想把女主角拉出去(笑)! 




成瀨始終有意無意地接近芹澤,幾乎將他所有的人際關係包攬在自己眼下。因為編劇很早就將成瀨魔王的身份顯現,以至於我很容易就站在芹澤的角度思考。這種類似「養虎為患」的害怕與悲傷(對我而言),恐怕會隨著芹澤周圍的親朋好友的受傷,逐漸擴大。可是,我明明該更同情律師的啊!(嘆)

這回成瀨對芹澤放了許多話,但芹澤仍然懵懵懂懂。不知道後續者,可能也和芹澤有同樣的感覺。然而,像我這種知道劇情大概會怎麼走的觀眾,那些話便成了一種恐懼的醞釀。尤其是成瀨在芹澤父親辦公室外面的那番話:

你的臉色很不好,有什麼擔心的事嗎?……
疾勞是造成判斷錯誤的原因,偶爾要好好休息一下。不然,說不定會漏掉真正的線索。

對照劇末石本的受傷,這段話無疑是極大的嘲諷!
如果芹澤知道成瀨才是一切的幕後主使,心頭的悔恨不曉得會有多深。 



順道一提,芹澤著急地跑要救石本,導演巧妙地將鏡頭切到成瀨優閒漫步的場景,配搭得非常棒(這段配樂是目前我最喜歡的)。我記得看韓版時,發現導演經常上一個鏡頭是刑警,下一個鏡頭就會轉到律師。顯然日版的導演也用了同樣的手法,來加深兩人之間的「羈絆」。 






我之前曾提過成瀨的過早曝光,會使得劇情的懸疑性大打折扣,而第二回看完,我突然有個想法,編劇或許想把這股懸疑性,移到另外的一個人身上(有看過韓版的朋友,應該知道是誰)。從第二回可以看出一些伏筆,例如:包裹是誰寄的?(成瀨應該不會經手,一經手他就可能有犯罪嫌疑)送小熊給小空的是誰?小空又是誰帶走的?(我認為不是成瀨,否則小空在教堂前不會一副不認識成瀨的模樣)

總之,如果編劇試圖有用別於韓版的方式呈現,讓魔王提早現身,那麼將懸疑的部分丟給另一個重要的人物,也是不錯的呈現方式。但如此一來,幾年前的誤殺事件,恐怕就不能太早曝光。那麼,我對律師的同情,或許又會低於芹澤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