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藕香殘玉蕈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 宋‧李清照‧一翦梅〉 

我一直很喜歡李清照的作品,其實對於宋詞我懂得不多,就只是單純中意李清照詞裡不假掩飾的情感。

如今這〈一翦梅〉也頗為貼切地道出了我的感受。


我這個週末心情是愁到極點了,數不清自己貢獻了多少人工降水。倒不是工作或課業出了什麼問題(其實問題也就那些,解決得了解決不了的都那樣,懶得去想),而是讀了篇『衍生文』。

文字真是可怕的東西,我完全料不到它會以何種型態入侵我的情緒。然而一旦入侵,我這個人便毀了。

星期六一大早我不過就是照例逛逛論壇、晃晃bbs,哪知道滑鼠隨便一點,就是萬劫不復的深淵。

人家作者也才寫了幾萬字,我已經哭了不曉得幾公升的眼淚!從早上到中午,我泛紅的眼睛可以和我們班小孩養的兔子競賽。


我最不能抗拒的,就是關乎親情與相處之情的文章。主角們從陌生到熟悉,逐漸培養出濃厚的感情,眼見他們可以幸福一輩子時,突然一個晴天霹靂,外力硬生生將他們分開,對這種戲碼我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如果是一時感動也就算了,偏偏這股情緒不斷蔓延,直逼李後主的「更行更遠還生」。因為是衍生文,我自然想起原著(戲劇),又回頭看了好幾集原著。結果得到的是:
半夜一個人縮在螢幕前默默流淚,還淚流不止咧!

這分明是自虐嘛!我有病是不是?

然後我又不要命地聽起KOKIA的歌聲,她的歌聲對我而言一向很催淚,於是我到了凌晨三點多才睡著。

多久沒失眠了?而今我居然因為一篇小說把自己整成這樣!

假如隔天起來恢復原樣也就算了,可是一切如昨,不,應該說更糟,情緒持續低落。我逼自己看完《AROUND 40》和《PUZZLE》,看的當下哈哈大笑,看完後又回復原來的沉重。

果真是愁緒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淚)

直到現在,我還不能抽離文章中的氛圍,時不時會想起角色們悲傷的遭遇,不過結局明明是美好的啊!為什麼我仍是糾結不已呢?難道是作者寫出的現實,太過震撼我嗎?或是我太常沉浸在美妙的童話裡,忘了原來現實可以如此殘酷?

顯然,目前是無解了......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