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擊》在內地據說紅了許久,沒有特別的宣傳,純粹靠口耳相傳的口碑建立起廣大的收視熱潮。對於這樣的作品,即使眾人再三保證,起初收看時,我仍會擔心言過其實。

第一集我並沒有特別的感覺,本集不過是勾勒出主角許三多的家庭背景與個性。許三多也稱得上孬了,在家鄉總被同年齡的孩子欺負,在家中被父親、二個哥哥打罵更是家常便飯。腦筋不知該說是呆還是少根筋,思考總是直線到令人不知如何是好。

這樣的男孩子(戲中他只有初中畢業),當兵?簡直是笑話!若非托班長史今的惻隱之心,我想許三多斷不能圓他父親的夢。

史今應該是在許三多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吧!他對許三多的好,以及許爸爸最後難得流露出來溫柔的父愛,逐漸令我對這戲產生濃厚的興趣。

等到許三多在新兵訓練後,被分配到鳥不生蛋的二排五班時,他所做的種種,終於使我無法抑制地狂哭。


二排五班就像被放逐到邊境的一支小軍隊(事實上這隊加上班長,也不過五位成員),在邊境裡,無論打哪兒放眼而去,都是一望無際的荒涼。在這種地方,什麼理想、什麼意義,根本無法長久。

所以成員們鎮日打撲克牌,內務一團亂,對他們而言,這叫常態,這叫團結。可是三多的出現,卻破壞了一切。

他內務整齊不打緊,還幫別人整理內務。一天兩天也就算了,他居然樂此不疲。於是其它的老兵不爽了,原以為許三多終究會入境隨俗,但他們低估了他。

戲中有一句話很有趣:
多數人認為的真理不一定是真理。

在五班中,三多是真理,然而他不見容於其它人。
所以其它人想把真理毀滅,只是在毀滅的過程中,這個真理卻依然傻不隆咚地堅持一些他認為有意義但看起來根本無謂的事上。

班長隨口的一句修路,三多當成了命令,竟然真的跑去修路。

人類啊,真是怪異的動物。三多修他的路是他的事,可在其它人眼裡卻顯得扎眼。或許這真理映照出他們的不堪,所以才會惱羞成怒吧!



當我看著三多一籃子一籃子地聚集著石頭,一塊一塊地鋪上荒蕪之地,我的眼淚就不聽使喚地落了下來。

是呀,三多很笨,他常聽不懂別人拐著彎子的話,學習也總是慢一拍,然而他的堅韌與毅力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一開始只是想做有意義的事,班長隨口說鋪路有意義,他便不假思索地應了下來,立即行動。

在他的世界裡,單純地令人動容。

我想起《阿甘正傳》的阿甘,三多的本質與他十分接近。正如阿甘最終還是影響了丹中尉,我相信我也即將看到三多用他的本質與蘊含的力量影響著周圍每個人。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