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寫於2005/8/9)

初次看到這部卡通,
大概是大學時期吧,在緯來日本台播出,
當時還被蝸牛伊藤和長著兩條可怕腿的鯛魚湯頭嚇到,
心想怎麼會有人做出這種卡通?
但好笑的是,
我莫名其妙就把整部卡通看完了,
而且愈看愈喜歡,
特別是對最後主角信太郎要離開叭噗那段情有獨鍾。
(印象中那時兩個主角的名字是翻作「新太郎」和「奇小邪」吧!)


經過了五年有吧,
沒想到這部卡通居然有再度躍上螢幕的機會,
最令我驚訝的是,它還有第二部!


※※※



本來沒打算看的,
因為我正被MIAMI的老何迷得神魂顛倒^^,
不過後來發現第二季我之前就看過了,
就在兩台間轉來轉去,
然後和以前一樣,
又不知不覺固定收看起《南國少年》。

大概是年紀大了(嘆),
情緒變得特別敏感,
對於那種因為相處而漸漸培養起來的情感毫無招架之力。
所以信太郎離開叭噗的日子愈接近,我就愈難過。
當信太郎搭上直昇機,哭著對自己說一定要回來叭噗哇島時,
我的悲傷達到了最高點。



※※※



出乎我意料的是,第二部的出現。
畫風的改變就不用說了,
但故事內容竟是以信太郎的弟弟小太郎和叭噗為主角,
這真的嚇了我一大跳。
這中間一大片空白,包括人物的變動、場景的改變,
根本和第一部連接不起來。
後來我才知道第一部卡通結束時,漫畫還沒畫完。
所以後面有一段故事卡通沒說完,就直接跳到了第二部。
(漫畫也有兩部)

這激起了我想看漫畫的欲望。

我想要了解那段空白,這樣才會知道第二部的故事為什麼會這樣發展。


第一部漫畫的開頭,
作者的畫風讓我冒出了很多條黑線,
不過我知道這是必經之路,很多漫畫家剛開始的風格都不怎麼樣,只要撐下去一定可以漸入佳境^^。

果然,愈看我愈開心,
巨大的笑聲簡直快把我家人搞瘋了,
好久沒有這麼愉快地看一套漫畫了。
可是不是只有好笑的情節而已,
看到後面,我居然流下了眼淚。
原來故事並非我想像中那麼簡單,
錯綜複雜的過去把每個人都捲進了無法回頭的漩渦,
叭噗和信太郎也不能置身事外。
當叭噗決意永遠離開信太郎,
然後把他和栗子(他喜歡的女孩)的照片交沙比斯時,
我覺得好心疼好心疼......


漫畫後半段處理得其實相當不錯(雖然叫人心傷),
每個角色都很有發揮之處,
只是我總是捨不得叭噗和信太郎的分離。
看到第二部卡通的片頭,叭噗和黑髮男子(信太郎),
心頭總是不免悸動,然後惴想著究竟這兩人會不會相逢,
又會如何相逢呢?
小太郎當初破壞了叭噗哇島,如今竟失去記憶和叭噗成為好朋友,
如果他覺醒,又要如何面對叭噗和島上的大家呢?

在令我笑到不行的第二部卡通裡,
我還是無法避免地想起上列的疑問......


※※※


應該說點輕鬆的才是,
因為這部漫畫/卡通大體是走搞笑路線啊!
除此之外,比起卡通,漫畫更有著濃烈的BL味道。
也可以這麼說,這種不純的BL想像,正好也是搞笑的重點。

整部漫畫幾乎都以男性為主(女性角色只有動物和栗子而已),
即使作者不做這類想像,我想讀者也很難避免不去想像吧!(笑)

主角信太郎就是個戀弟兼戀叔情結超級嚴重的男人,
有誰夢到自己的弟弟會流鼻血啊?(受不了)
更絕的是,信太郎爸是更嚴重的戀子情結者,
不但親手縫製自己兒子的玩偶,放得整個房間都是(還有與人等身的玩偶),
連睡覺都要抱著自己兒子的玩偶才睡得著,枕頭套也是有兒子圖案的。(汗)
要說信太郎不是這個人的兒子,我真的不敢相信。
(後來居然證明他們沒有血緣關係,我不相信~~~~~~~~)

至於那種假藉報恩之名而行愛情之實(高松和群馬)或
假友情之名行暗戀之實(嵐山)的眾多人物我就不說了。
好不容易在第二部終於出現了個人類的女性角色,
沒想到居然是那種人......(我為力基特默哀)

裡頭唯一最正常的愛情關係,
大概只有叭噗和栗子了,
這點在第一部最後結局最後一幕處理得好棒啊!(超愛這種感覺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