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之道

這條道路對我們是極大的打擊!

看過每本介紹京都風景的旅遊書,哲學之道是必去的景點。配合圖片與說明,我們已經自動描繪出一幕幕景色。寬闊的街道兩旁植滿了櫻樹或楓樹,偶爾隨風婆娑起舞,即使在七月這個只能望見整片翠綠的季節,這條道路也該充滿古都風情。運氣好的話,或許能看到藝伎穿梭其間。

結果--

什麼嘛!寫著『哲學之道』的木板倒是挺有古味的,但是道路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狹窄的通道上,是一塊塊見方的白色石頭和明顯長時間被人踐踏的小草皮,一邊是涓涓溪流,幾條大魚優游其中。而另一邊竟是柏油馬路(比通道還寬大),常有車子來來往往。

真的有哲學家會走在上面思考嗎?

我們試著要思考,不過太陽太大加上車子的引擎聲,我想我們還是找幾棵樹拍照彌補我們的失望就好了。


銀閣寺

所幸哲學之道不長,沒多久我們繞過若王子橋,便來到通往銀閣寺的上坡路。這段上坡路我個人非常喜歡,兩邊都是賣飾品、雜物和食物的商店,我們進去一家賣類似麻糬、餅乾的小店家,裡頭叫賣的小姐很可愛唷,我們才進去晃了一下,她就端來幾杯涼茶。我以前不太懂為什麼日本人這麼喜歡喝茶,甚至還有茶泡飯這種玩意兒,可是自從喝過日本茶後(無論涼熱),就難以忘記那種滋味,疲累勞頓之後,來一杯茶是最棒的呢!

既然人家端茶來了,不買東西也不好意思,於是我在這買了二包食物當做禮物。

再往上走不遠,就看到了銀閣寺的大門。銀閣寺的門票和金閣寺一樣,都做成符的模樣。(貼在門上會被當成驅魔的標幟那一類的,沒什麼美感)

銀閣寺即使加上後山的區域,範圍也並不大。它的歷史與名氣比不上金閣寺,但自從金閣寺被一個瘋和尚燒了之後,它建築物的時間總算可以凌駕金閣寺之上了。

我們一進門,便望見一棟不高的樓閣,尖頂立著一隻鳳凰。當時我們並沒有特別注意,只忙著拍照,星期日人又多(好多學生呢!),我們拿著照相機匆匆繞過銀沙灘,此時才想起:銀閣到底在哪裡?我們急忙翻出簡介,想不到原來剛剛經過的那棟不起眼的樓閣居然就是銀閣(觀音殿)!咖啡色的屋頂,白色的紙門,除了很有歷史的樣子,一點都不像『銀』閣嘛!

算了,有哲學之道的前鑑,我已經不敢再抱什麼極大的期望了。倒是銀沙灘蠻漂亮的,但太陽高掛,沙灘吸熱返照,使得溫度急速上升,令人熱汗直流。不過走近山下,一股冷陰之氣又立刻襲來。雖然有些陰森,但我十分喜愛銀閣山間漂散的冷氣。

我們沒有爬上山,只在山下的池子丟錢許願。(我沒有許願,但我很想把池子裡
的零錢全數捲走……

PS..
銀閣寺附近還有一間『八神社』,可是看起來很破舊也很陰森,我們跑進去晃了晃,但因某人害怕毛毛蟲之故,我們迅速離去。


永觀堂

忘了它長什麼模樣了(兩旁的樹好像頗漂亮),因為還要花門票錢又不在遊玩預定內,所以只在門口拍照就走人了。


南禪寺

南禪寺實在不是普通的大,我們從永觀堂走路到南禪寺,不曉得走了多久才意識到我們已經身在南禪寺。它周圍的民家都很有日本古早風味,我們甚至在人家門口的木板上看到論語的句子唷!(仰之彌高,鑽之彌堅……)

因為南禪寺實在太大了,所以我們根本逛不完全部(其實是累到爆了),只走向離我們最近的三門樓。

很多人都坐在三門樓的門檻上休息,那風吹來真是舒服到無力。三門樓上可以眺望全景,不過上去還要門票500日圓。(我們這次逛完京都的最大感想就是:日本人實在太會賺錢了,什麼地方都要收錢!~~> <~~


平安神宮

平安神宮前是京都美術館和圖書館,我們那天去時好像在辦什麼展覽吧,所以人非常多。

平安神宮是為了慶祝遷都京都滿1100年而建的,仿平安皇宮的樣式再縮小二分之一。

平安神宮外貌以紅色為主,雄偉氣壯,兩邊還有廣大的庭園(聽說十分漂亮),但進去又要收錢──600日圓,是我們去過所有寺廟最貴的。為了省錢和省體力,最後我們決定只逛大殿。

平安神宮前的廣場全鋪以白色沙礫,美則美矣,但在陽光強烈的曝曬下實在熱得我們頭暈腦脹。廣場左右各有一個小水池,上面有勺子可供人勺水洗手,那水清涼無比,彷彿山泉水一般。日本許多寺廟都有這類裝備,不過大多只能洗手,不能生飲。(除了清水寺之外)不僅廣場上有,連大門外也有一個水池,我們剛好在那裡看到一群台灣來的觀光團。


鴨川&京都大學

假日的平安神宮熱鬧非凡,我們等公車想前往京都大學,可是路上塞得好嚴重,我們乾脆徒步前往。沿著東大路通,不知怎麼走的居然走到鴨川。鴨川幾乎貫穿整個京都市,我們在四條河原町那裡看到的鴨川,醜不拉嘰的,河岸長滿雜草。但是在平安神宮附近看到鴨川卻是截然不同風貌,垂柳輕搖,河水碧綠茵陳,倒影於其上清晰可見。同一條河川,卻因地點而有南轅北轍之貌,幸好我們有看到這樣的鴨川,否則我恐怕又要多一項幻滅的記憶。

走過鴨川,搭上公車來到某個不知名的街道。高大的圍牆橫列在我們眼前,我們猜測著京都大學的大門究竟在何方,順著圍牆走了好長一段路,仍摸不著頭緒,索性攔下一位騎著腳踏車的大學生,才知我們搞錯建築。

夕陽已逐漸接近地平線,我們也終於找到日本著名四間大學之一──京都大學的門口。

好吧!大概有點歷史的大學門口都是這副德性吧!我以為我們大學的大門已經夠不起眼了,沒想到京都大學的門口更是絕,比我以前就讀的小學的大門更不像大門。只有呆板的『京都大學』四字立在門右,很像是我們文學院的那塊招牌,只是顏色是很炫的銀亮色倒是。

也許門口讓我們太失望了,所以裡頭我們逛也不想逛,就準備打道回府。


四條河原町

京都最熱鬧的商店街就屬河原町、新京極這一帶,四條河原町剛好離我們飯店不遠,所以這幾天晚上我們有時間的話都會來這裡走走。賣的東西不少,但很難歸類(應有盡有吧!還有京都最大間的漫畫店唷!),只不過日本的商店大多八、九點就關門了,幾乎沒什麼夜生活,想到這點,我不禁懷念起台灣的夜市和燦爛的夜生活。


清水寺

本來打算先去三十三間堂的,但是因為找不到公車站牌而打消念頭,乾脆直奔清水寺。

這次旅程除了哲學之道外,我期盼最大的就是清水寺,原本我還希望能夠晚上參觀,不過好像只有春、秋兩季才會在夜晚開放。

雖然炎熱的夏天既無楓葉也無賞心悅目的櫻花,可是滿山的翠綠相信一樣能夠吸引遊客的目光。清水寺的有名在於它築於斷崖,而且本堂舞台完全由139根木柱支撐架空,沒有用到一根釘子。書中圖片將它照得氣勢雄渾,連帶我的興奮也膨脹了。

豈料──

斷崖沒有我想像中陡峻,本堂舞台小小一個,木頭都已泛白(這也是理所當然),有了哲學之道的例子,這次的打擊比較小。

清水寺下有個『音羽之』,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瀑布,有三條水道由上落下,我們可以拿旁邊的長柄勺去接水。這裡的柄勺是我們逛過所有的寺廟中最先進的哦!不僅柄最長,還採用紫外線殺菌,而且可以生飲。(以往我們都只敢洗手,不敢喝,雖然日本的水很乾淨)

音羽之旁邊有許多店家,外頭布置都很有日本味道,以賣冰居多。


地主神社

凡想戀愛順利或尚未找到另一半者,來地主神社就對了。

地主神社位於清水寺旁,是祭祀京都最古老月下老人的神社。裡頭有兩顆戀愛石,相傳未婚男女只要閉上眼睛,心裡一直想著自己喜歡的人,從一端的戀愛石順利走到另一端的石頭,戀愛就可成真。

當然,傳說畢竟是傳說,信不信就看個人想法啦!雖然我沒走,不過看著同伴三人舉步維艱的模樣(路線一律往右偏),我看還是別試了(我的平衡感向來不好)


三年、二年

從清水寺往下走,總算比早上輕鬆多了(早上走的是超長的上坡路),大約510分鐘的路程,拐個彎,我們會發現一幕截然不同的景色,彷彿回到日本古早時代。房子大多是矮小的木造房屋,地面由白色的磚頭砌成──這裡就是有名的三年

聽說走在三年上,若摔跤跌倒,三年內將會死亡。這是我們後來才知道的,雖然只是傳說,我們還是心有餘悸。(幸好走得很順利)

一路上幾乎都是店家,我們在這裡解決午餐。我吃了超好吃的味增拉麵,湯頭棒,麵質佳,日本果然是拉麵聞名啊!

我們一直沒有遇到藝妓,不過倒是讓我們拐到三個穿和服的漂亮女孩與我們和照唷!看她們大熱天穿和服走路,還能如此優雅,實在令人佩服。


高台寺

走出二年,我們意外發現高台寺,高台寺是豐臣秀吉為其妻子寧寧所建的。

因為我們去的時候,利家與松仍在日本播映(那個星期日我剛好看到〈本能寺之變〉,真是幸運啊!可惜織田信長被殺時並不如我想像那般壯烈),所以高台寺外也放有木板,意思大概是介紹這裡的寺廟跟寧寧有關之類的話語。

高台寺進去一樣要錢,因為不在行程之內,我們只在門口照了幾張相就走了。


知恩院

知恩院跟南禪寺有點像,也是佔地十分廣大的景點,認真逛起來恐怕半天都逛不完,所以我們僅挑了華頂山一處。(是華平山還是華頂山,我有點忘了……

華頂山的正門很像南禪寺的三門樓,只是門檻沒那麼高。走進正門,有一條長長的樓梯,一看就知道爬起來很累。於是我跟同伴玩猜拳,這樣爬著才不會累。(我大獲全勝唷!其它的遊客大概是臉上全黑線吧!)

樓梯的盡頭是另一座寺廟,據說有七不可思議。和東本願寺一樣,我們必須脫鞋才能進去。(知道要脫鞋時我們好開心,因為走了那麼多寺廟,終於遇到可以脫鞋休息的寺廟了。說起來京都需要脫鞋參觀的廟宇並不多呢!)

脫鞋後我們坐在寺廟大門兩旁的突出平台上,同伴正拿起旅遊書口裡喃喃著:不曉得『忘記傘』在哪裡(七不可思議之一)。我們因為太累了,所以沒什麼力氣回應。

好笑的是,這時突然出現一團日本旅遊團,導遊小姐帶領他們走向我們,朝我們頭上指指點點(聽不太懂她在講什麼),結果我們跟著往上一看──

不看還好,一看不禁大笑。原來七不可思議之一『忘記傘』的標幟就在我們頭上,我們坐的地方就是『忘記傘』的地方啊!

既然有現成的導遊,即使聽不懂,跟著總沒錯。因此我們跟著他們走進了收費400日圓的方丈庭園。

方丈庭園十分幽靜,地板踩起來嘎嘎響,聽久倒有點像是黃鶯叫聲。(七不可思議裡也有一項是黃鶯叫聲的走廊)。庭院頗美,還是京都一貫的白沙鋪在其上,流水白石,更襯托出庭園的雅致。


神社

神社和平安神宮十分相似,都是紅白相間的建築物,前者就像後者的縮小版。所以我對八神社的印象並不深刻,只記得大門進來有許多白色燈籠,上面各自題了許多人或商家的名字,我們猜可能是贊助者的大名吧!


祇園

祇園這一帶大概要到傍晚後才會熱鬧起來,所以當我們下午來到八神社前時,只有稀稀疏疏的人群,很多店都沒開,包括花見小路。

我們在這裡買了日本有名的水蜜桃,可是回去吃時發覺它仍然有點點硬,沒有那麼香(但水分很多,所以還算不錯啦)。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