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因為使用信用卡、現金卡導致積欠債務而無法償還,鬧上新聞央求銀行不要苦苦相逼的新聞似乎屢見不鮮,我還記得同事看見這類新聞時不屑的口氣。台語有這麼一句俗諺:「個人造業個人當」,使用卡片到這種地步,在旁人看來簡直是活該的象徵,有什麼好要大家同情的呢?不過當時我卻低聲對同事說出一句:「這種錯誤,不是只有一個人能造成。」

如果從宮部美幸的《火車》來看,恐怕我就是溝口律師一派的了。

《火車》的舊譯名為《殺人信用卡》,這譯名很清楚地告訴讀者書中談論的事件為何,不過卻缺少了宮部美幸想表達的意旨:

冒著火的車子,用來載生前做過惡事的亡靈前往地獄。

作者在書中所描述的那些因信用卡、借貸等而逼入絕境的人們,就像亡靈一般,一開始只是想要過得更好,沒想到一旦使用這些看似便利的東西,等於一腳踏入地獄,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

主角本間受妻子堂哥之子的委託,調查他突然失蹤的未婚妻關根彰子。她因為個人破產的事被自己的未婚夫追問,而在一夕之間消失。
本間愈是追查,愈發現事情的嚴重性,原來關根彰子不是他所以為的模樣。

閱讀《火車》這部作品,很難令人置身事外。台灣這幾年來雖然經濟衰退得厲害,但是信用卡、現金卡廣告卻甚囂塵上,幾乎和手機一樣,人手一卡了。但是廣告拚命地打,卻沒有告訴我們,如何使用這些卡片才是上上之道。於是和廣告一樣,隨處可見有人因為繳不出卡費而走上絕路。《火車》一書將這種情形描寫得淋漓盡致,但宮部美幸並非僅站在斥責個人使用不當的角度,她藉由溝口律師的觀點,表達了另一種態度。會使個人因為負荷不了借貸而陷入痛苦深淵,不一定完全是個人的問題,銀行、社會、教育都應該負起這個責任。且不論這種觀點大家能否接受,至少作者提供了不同的方向讓讀者思考。

書中的角色們都期望過得更好、更幸福,可是有人可以腳踏實地創造出自己的一片天,有的人卻以為借貸能夠更美好。書裡有一段讓我感觸頗深,什麼都沒有的人,會以為擁有愈多的金錢就一定會愈幸福,就像有些女人以減肥、整容為樂,因為她們以為只要外表變美了,人生就一定會變得多彩多姿。結果,現實仍然是現實,不會改變的依舊維持現狀。

完全依賴物質的人,生命終究是虛空的。當我看著關根彰子的一生慢慢被本間挖掘出來,只感覺悲哀。書中說的好,像關根彰子這類人因為無法認清自我,無法了解自己想要什麼,所以只能用金錢的方式裝飾自己,到頭來卻落到什麼都沒有的下場。作者提供了一個對照組-本多保,從本多保的身上我們看到的便是「認清自己」並安於自己的表現。所以他的太太說他是幸福的,因為他單純自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火車》唯一令我遺憾的是,我不能看到「關根彰子」的下場,我想知道她最後會怎麼說出她的一生,怎麼說出她如何找尋下手的對象,
又如何傷害那些無辜的對象。我原本是同情她的,但得知她的所做所為真的令我恨不得她的下場也是死路一條,就像《玻璃之槌》的兇手一樣。



日前《火車》也搬上小螢幕,做為約二小時的SP,收視非常亮眼,評價也相當不錯。唯一令我疑惑的是,為什麼彰子會找來佐佐木希演出呢?說實在的,這女孩我不討厭,但真的不覺得她的演技撐得起這個角色。果不其然,據網友表示,彰子的戲份少之又少,這對觀眾算是個幸運嗎?倒是上川隆也的表現可圈可點。

目前這部作品已經排入我的觀劇名單,等我夏季日劇全解決後,就可以針對秋劇大看特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