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非常喜歡繡球花。

像我這樣一個對植物鈍感,花了N年才搞清楚工作地點前面道路種的是一整排鳳凰花與阿柏勒的人,會有鍾情的植物,連我自己都很難相信。

但當我在日本高山第一眼看到繡球花(正確來講是洋繡球),我就知道她會烙印在我腦海裡。即便我永遠識不清其它花花草草,我也絕對不會忘記她。

初次遇見繡球花,是在高山車站。白色的花朵盛開著,氣勢非凡,令我驚嘆。我以為繡球花要更小巧一點,像三色堇之類的,不過鑑於我對植物知識的貧乏,我認為自己有這樣的誤解也不奇怪。



事實上,繡球花本身的確小巧,但因為花朵集中在一起,才會顯得如此壯觀。

如果高山車站的花朵令我驚訝,那麼飛驒之里的繡球花則是美得叫我移不開目光。

藍、紫、粉紅等等顏色的繡球花簇生成一帶,在我甫踏入飛驒之里便躍進我眼裡。



同樣是藍色,也有淺藍、天空藍、深藍等等的差異,沉醉在這些千姿百態的繡球花世界裡,我差點都忘了還有更重要的合掌村建築要欣賞。



日本的高山是個古色古香的都市,有許多歷史悠久的建築,但我最記得的仍是它的繡球花。

往北邊走,電車大約搭個2-3站,還有個名為「飛驒古川」的都市,是個非常沉靜柔美的地方,光是在它的街頭漫步,就有種說不出來的愉悅。

這個城市某些住家附近,也種植著繡球花。我很幸運地拍到了半開的狀態,感覺比盛開更為可愛。



這趟日本中部之旅,繡球花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她豐富了我的旅程,加深了我的回憶。


繡球花在台灣平地生存的空間似乎不大,至少我們南部的高溫她可能承受不起,我從未想過我在台灣還能再遇見她(除了花市之外)。

前幾天我去了趟阿里山,我不記得小時候去過沒,但有記憶以來這是第一次。

我對爬山、親近大自然之類的活動沒有特別的好惡,但當我們準備上山前,導覽的阿伯說起目前阿里山只能看見三種花卉:「毛地黃、繡球花(另一種我忘了)」時,我精神都來了。



在台灣的山區裡看得到繡球花?多麼振奮的吸引!

沿路,一株又一株盡力綻放的繡球花映入我眼廉,我固然是興奮的,但心底也隱隱藏著一股失落。



阿里山的繡球花美則美矣,我卻感受不到太強的生命力。

是因為我心境的變化嗎?

看著眼前台灣土地孕育出來的花朵,我腦中盤旋的,卻是三年前、距離幾千公里外的回憶。

這大概又是一個「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的例子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