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B森羅博物館之事件目錄7.jpg C.M.B森羅博物館之事件目錄8.jpg

趁著Q.E.D日劇熱騰騰上映,我趕緊將C.M.B的庫存拿出來看(←沒有邏輯關聯Orz)。順道一提,Q.E.D的29、30集已經出版,大概是想搭上寒假的熱潮吧!

我發現,C.M.B的短篇比長篇更討我的喜歡,可能是因為長篇的故事通常較為繁複,我的大腦細胞會來不及吸收而導致當機吧!通常再看個一遍就沒問題了,不過我會希望第一遍時就能讀懂。

第7、8集均收錄了四篇短篇,我想談談印象比較深刻的幾篇。

第一是〈一億三千萬個被害人〉(收錄於第8集),這篇看到最後我真的有種想哭的衝動。遭人誤會的受害人,因為冤罪白白搭進了三年的牢獄生活,當初媒體與社會極力抨擊受害人與其家屬,可是當真相大白時,卻再也沒有人理會他們,社會上沒有一個人願意承認自己當初根本是個「加害者」。森羅提出的「米爾格倫實驗」令我心頭為之一滯,雖然殘忍,卻是事實:

人會被周遭的氣氛影響,即使別人有生命危險,也不會停止。光靠人類的道德觀念是沒辦法為任何事情踩下煞車的......

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擁有其它動物所沒有的道德,但是對於傷害別人與承認錯誤卻意外地尖銳與遲鈍。說白點,大眾是沒有良知的,隨媒體起舞、任社會氛圍籠罩自己,卻忘了原來自己可以有判斷能力。

我之所以喜歡加藤元浩的漫畫,原因之一就是他這種自省的精神。他不用說教的方式,也不強加想法在讀者身上,他只是單單純純地呈現一種現象,藉由筆下人物促使我們思考,這使得他作品的深度遠超過其它推理漫!

本篇最後受害人之子利用爆竹爆破,使社會大眾重新注意他父親的冤罪案,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認為自己當年做錯了。他在牢中微笑地對自己的父親說:

你被關進監獄...我們被趕出家裡...媽媽還被逼得自殺......
可是啊,你看......那些人卻沒有一個承認自己是加害人呢...

這樣一段話,若被當年「那群加害人」聽見,不知道是否可以產生一點衝擊呢?


第二是〈飛蝗〉與〈鐵門〉(收錄於第7集),前者是蝗蟲侵某村,村中受某議員慫恿,打算噴灑農藥,但有一群小孩不希望山中生物也因農藥而死亡,因此求助於森羅。這篇有一段對話很好笑,森羅在對比他個子高的一群小孩講解蝗蟲的生態後,兩個小孩在他背後毫不掩飾地說:「這個老師真的好厲害」、「這麼矮卻好厲害哦!」我想以森羅的身高與學識,應該會漸漸習慣這樣的對話吧!(不然就趕快長高呀XD)

〈鐵門〉則是難得的死亡事件,黑市魔女瑪烏又上場了。雖然我不太喜歡她啦,不過有時候確實沒她也挺麻煩的。但〈鐵門〉一案卻是她帶來的麻煩,重達N公斤的鐵門,從內從外單靠一個人根本打不開,但裡頭卻死了一個人,蠻本格的一篇,最後證據的揭曉我覺得設計得很棒!


最後則是〈櫛野村奇譚〉(收錄於第8集),這篇令我聯想到Q.E.D的〈賢者的遺產〉(收錄於第19集),不同的是,後者是只有可奈回到了過去,前者卻是森羅與立樹同時回到櫛野村尚未成立之時。我很喜歡這篇的原因是,當立樹與森羅在討論是否回到過去時,立樹堅決反對,因為時間不會逆轉是常識,但森羅簡簡單單便堵住了立樹的嘴:

你錯了,時間只是有很高的機率往未來流動,但也並非不會回到過去。我只是從我實際看到的狀況來推論,然後找出最簡單、而且最有可能性的答案而已。

把自己的知識加諸在現有狀況的行為,並不是真正的科學!

果然森羅矮雖矮,還是講得過立樹的(笑)。


連看兩集,我覺得立樹並沒有Q.E.D的可奈來得有功用,基本上Q.E.D是以「男主內女主外」的形式在運轉,可奈負責蒐集情資,燈馬負責解讀。但C.M.B就沒有這個現象,所有一切都由森羅一人獨攬,立樹反而像保姆,難不成這才是作者塑造她的目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