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刑佳棟的魚躍龍門,在《我的團長我的團》裡,張國強這回從將門虎子高城,降級成了炮灰團的一員──東北兵迷龍。不再是軍裝筆挺,而是滿身襤褸、蓬首垢面。然而,迷龍對生命的熱愛卻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從迷龍的海報(上圖)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來,那種發自內心的愉悅,充滿了他整個人。同樣是微笑,迷龍和孟煩了就有著些微的差異。孟煩了是那種身處絕境卻不肯放棄的笑容,但迷龍不然。在我眼裡,無論順境逆境,迷龍永遠可以這麼自在地笑著!因為他熱愛生命,他對於「生」的欲望,勝過了一切痛苦與折磨。於是他可以超越,可以活得自適自得!海報上的最後一句話是這麼寫的:

龍文章有多專注於亡靈,迷龍就有多熱衷於人間。

這句話真的讓我很感動,人們都有求生的意念,卻不一定喜愛自己的生命。迷龍身處在那個最艱難的年代,生存之不易,幾乎可以斷了人們任何念想,但迷龍從未放棄。他以自己的方式證明,即便陷於戰火中,「活著」都可以是件最美好的事實!

比起在硝煙中掙扎生存的迷龍,和平時期的高城顯然要幸運多了。然而,高城所遭遇的挑戰與挫折,未必會亞於迷龍。

背負著顯赫家世,高城所走的路卻比其它人還要來的困難。正如他對許三多所言,路有多少條,他就挑最難走的那條,原因無它,他只是想證明他所走出來的一切,與背景無關。而正當他得意地在連裡橫、營裡威時,一場演習就活生生把他的鋼七連給拆了。

高城說過:「早熟的人往往都晚熟。」我起初不明白,這麼弔詭的語句何來意義。但從頭把高城的經歷回想一遍,我漸漸可以體會出這句話的涵義。高城的背景讓他以為可以看盡一切,他或許會比同齡的孩子更懂得軍中世故,但有些人生道理卻未必能夠參透。於是七連的改編成了一個永難忘懷的際遇,他被迫在一夕之間成長,同時也獲得了解人生之道的機會。(在這點,有一個人與他十分相似,那就是成才。)

不諱言,高城是《士兵突擊》裡,我最鍾愛的角色,他身上匯聚了太多我渴望與喜愛的特質。就以七連改編為例來說好了,它帶給高城的打擊,恐怕比死還難受。彷彿一瞬間,他的天與地都消失了。在這種情況之下,自暴自棄、一蹶不振都不算什麼,高老虎確實也有點點這樣的傾向。可是許三多教會了他即使七連的實體不在,七連的精神也永不滅。雖然高城在七連改編之際胡鬧過,但他並不是毫無理智的人,他的自省能力其實很強,不然他不會說出「有容乃大,無欲則剛,容是別人,欲是自己」這種話。儘管那夜與許三多的對話,讓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已全團皆知,但這並沒有澆熄他繼續向前的動力。如果七連改編前的幸福時光,是讓這隻老虎不知天高地厚,奮力地展現自己的活力,那麼七連改編後,則是使他明白磨鍊與挫折可以加深他的經驗值,成熟與內斂更能磨尖他的爪子。

張潮曾說:「傲骨不可無,傲心不可有。無傲骨則近於鄙夫,有傲心不得為君子。」我一直覺得高城就是屬於那種有傲骨無傲心的男人。有人曾對他不待見許三多一事感到不以為然,認為他太過傲慢。可是七連要的就是肯「爭」的兵,七連兵的勇氣是他一個個激出來的,把七連當作心頭肉的高城,對於三多會有質疑也是合情合理。他的傲,源於他對七連的熱愛與身為軍人的榮譽,是一種鐵錚錚的骨氣,而非一般鄙夫的驕心。

高城無疑是個鐵血男兒,不過令人意外的是,他卻非我想像中硬邦邦的漢子。他性格裡有一點是我最欣賞的,就是他的率性與真誠,這大概也是我中意他而無視袁朗的分水嶺。我對高城這類人向來沒什麼抗拒能耐,畢竟藏著掖著我最討厭了(抱歉了,袁隊長)。

高城這份真誠與率性幾乎獻給了他的這班兵崽子,那種把自己的兵捧在手心、護在懷裡珍惜與疼愛的表現,不管看幾次,我總會被深深感動。我常覺得,做高城的兵一定比做他的老婆來得幸福。無論是史今遊天安門,哭倒在高城懷裡,高城遞出大白兔奶糖到他嘴中,還是伍六一堅持復員時,倔強的身軀,最終讓高城抱個滿懷,兩人哭紅了眼眶,這些情節,不管看幾次,我都無法不潸然淚流。

高城愛他的兵,更了解他的兵。事實上,高城非常有識人之明。在新兵連的時候,他就看出了成才的本質,說他是「望月猴」,那段對成才的評論讓我徹底見識到高老七對人的敏銳度,並不像他外表如此大剌剌。這段情節原本的戲劇沒有呈現,不過拍了,後來收錄在刪節鏡頭裡。另外,起初他雖然不待見許三多,卻非常懂他的性情。史今離開時,高城堅持不讓他去送,當時他對洪興國說道:「為什麼讓那個驚天動地的多情種子去送?我要他長個記性!」高城看出了許三多的「多情」本質。顯然,無論多不入他眼的兵,進了七連的門,就是七連的人,就是高城心上的一塊肉,甚至包括叛逃的兵!

成才是第一個主動離開七連的兵,選在七連潰敗的當夜,這對高城無疑是雪上加霜。所有當時的七連兵,包括後來才到的馬小帥,對成才幾乎都是冷眼相待,更別說他被老A灰頭土臉地打回來後,那處境肯定更加艱難。成才回來找他的枝枝蔓蔓,種種改變高城不可能不看在眼裡。七連的兵他最懂了,當初他說成才是個只會攀在樹頂對著月亮活蹦亂跳,期望自己能夠直達月亮的猴子,這種想「爭」的心態是他選擇他進七連的原因,但他也說了除非成才了解他得回到地上成為人,搭上火箭,才能直奔月球。換句話說,他早就看出了成才性格上的缺點,可是他明白除非成才遇到挫折,否則他沒有辦法修正這個缺失。這把修正刀最終是由袁朗所執行,然而,真正讓成才圓滿獲得解脫的還是高城。「背叛七連」這道枷鎖即使在已經徹頭徹尾變化的成才身上,依舊沒有解下來過。望著高城,我想成才心中始終籠罩著一股愧咎吧!直到許三多的「回爐再造」,成才終於有了坦誠道歉的機會。

高城的大度是我所敬佩的,不過我想這更是出於他愛兵的心理。他對成才的擁抱,等於將這位迷途的孩子領回了七連家門。但這還不夠,高城將成才再度送進老A的大門。我之前不懂,既然成才是槍王,留在自家裡頭不是更好嗎?高城為何還將他淨往外送?後來我終於明白了,在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高城是要給改變後的成才一個機會,去找回他應有的目標。如果高城真如我所想像地如此了解他的兵,他一定也看出了成才想復員的心情,推他去老A,同時也斷了他退伍的念想。

這種護犢子的表現,是高城特質中非常明顯的一點。七連散後,他明明高升「副營長」,卻從不介意別人喊他「連長」。兵都已經不是自家門的了,他卻仍然把他們掛在心上。與其說他是這群兵的連長,我覺得更像是一位父親。像老A選拔時,他明明發現馬小帥,卻還是要他臥倒,當作沒看到。這確實不是一位領導應該做的事,卻是一位父親會做的事。「老七連的兵活的不易」,這句話道盡他的擔憂,所以他希望馬小帥不要失了這個機會。不過他忘記最重要的一點:七連出來的兵所擁有的驕傲與尊嚴。於是那句「不要以為我才來七連沒幾天,就長不出七連的骨頭」震撼了螢幕前的觀眾,相信也感動了這隻斂盡爪子的老虎。七連的精神,果然未曾消失,它深深刻進這五千名士兵的骨髓,融進他們的血液裡。

不過該做與不該做的事高城還是清楚的很,因此回到營地他才會對著袁朗大喊「我想營私舞弊」,雖然被袁朗二兩撥千斤給化解了,卻由此可以看出高城的實誠性子。

雖然劇中高城經歷的都是錐心刺骨的離別與改編,可我發現這位裝甲老虎的語言卻時常是幽默風趣的,只是他自己不覺得罷了,這點在高城自嘲的藝術裡最顯明。例如七連改編後的那個夜晚,他與許三多的談話,當他發現全團都知道他的身份,許三多卻還要他多說一點時,他回了句:「說什麼?某軍長的某兒子與某猴子嗎?挺尸!」我很喜歡這樣的高城,因為高城的自嘲不是看扁自己,他會將它昇華成一股自省的力量,逼迫自己再往前走,走得更踏實、更謙卑。


我相信,經歷過風浪的高城,無論往後的道路是順暢抑或顛簸,絕對都能坦然無懼地前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