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了日劇或大陸劇一集短短四十五分鐘就可以解決的步調,韓劇一集一個多小時是有點叫我卻步。年紀愈大,好像愈不習慣在螢幕前待太長的時間(笑)。

不過《魔王》我倒是愈看愈覺得時間過得太快。

一開始我還會嫌長,一個多小時耶,往往看到一半就得休息一下(不是不好看,而是我的腦容量太小Orz)。可是現在都不用了,還怨說怎麼這麼快就沒了。


圍繞在男主角姜傲秀周旁的殺人案件逐漸明顯起來,全部指向他十二年前犯的殺人罪。幾宗命案都擺明要他為當初的罪行付出代價,事實上,看到後面,我的心愈發矛盾。姜傲秀從一個堂堂殺人犯,搖身一變成為一名刑警。儘管他對被害者抱持著無限的罪惡感,卻不能抹去被害者的家屬因他而家破人亡的事實。看到劇情回顧十二年前的過去,我完全可以了解兇手把他逼到絕境的心情,甚至把他千刀萬剮都不足以消心頭之恨。 



然而,只要一看到姜傲秀痛悔過去的神情,我卻又不自覺心軟。對於後悔不已的犯罪者,真的不能給予重來一次的機會嗎?他心頭的陰影注定跟著他一輩子了,或許這已經是最大的懲罰了……但是我又會想起被害者家屬那既悲又痛的神情與言語。 

總之,這是個巨大的矛盾。 

 



照理說,懸疑劇一旦爆出兇手為誰、動機為何,是沒有太多可看性的。但《魔王》卻在這個前提下,依舊擁有讓我想追下去的動力,原因應該在於兇手操縱人心的手法。

殺人手法萬樣種,借刀殺人、不使自己見血的手段是高明的,《魔王》目前爆發的幾宗命案都是如此。更恐怖的是,兇手非但不用沾上血,甚至操弄人心到一個精妙的地步。隨隨便便幾個快遞,不經意的幾個行動,卻可以使得這些巧合與偶然,變成陷人於死地的緊箍繩。這真的是高招,我想起島田莊司的《異邦騎士》,同樣是人心操縱的手法,《魔王》玩的格局更大,我看得也更過癮。

或許正因如此,我極不願意兇手的身份被視破,雖然我也同情那些因他而被構罪的無辜者,可是坦白講,這些無辜者倒因為殺人而獲得另一種新生,以兇手的能力,應該有辦法使他們無罪開釋吧!當然,這樣的結果,同時是對姜傲秀當年被判正當防衛一個莫大的諷刺。


在我根深蒂固的觀念裡,韓劇是絕對少不了愛情的,但《魔王》在這部分已經極力縮小了。只是我擔心的是,女主角徐海茵的出現,會不會成為一個變數?她確實是兇手安排介入兇案沒錯,然而在她對兇手的一番話後(關於童話故事的對話),我很害怕這戲會變成女主角拯救墮入地獄的兇手的老套戲碼。若真如此我只能搖頭嘆氣,我還渴望兇手對當初那些說謊者再狠一點呢!

不然,海茵只要拯救姜傲秀就好了,就讓兇手隨心所欲吧!做他該做的報復! 




這齣戲一直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
身為刑警的姜傲秀,卻是十二年前刺殺自己同學身亡的加害者;
身為律師的吳承賀,是被害者家屬,卻也是十二年後諸多命案的幕後黑手。
兩者既是黑也是白,可以同情也可以憎恨。若將他們放在天秤的兩端,天秤或許會崩潰吧!這也能說明我對兩位主角的感情。

坦白講,關於吳承賀,我是多了一點同情與不忍。看見他待小珞與教會裡的小孩的神情,如此地單純,實在很難想像他內心竟藏著連海茵都會恐懼的黑暗。但這是事實,每每他嘴角噙起一抹令人發冷的微笑,我的感覺不是害怕,而是難過。這麼斯文俊秀的臉龐,為什麼非得有這麼陰沉的表情呢? 



我不會說報復是錯誤的,真正錯誤的是當初傷害人的混球。只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吳承賀的報復,能確切地使他得著永恆的解脫……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