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七里在寫完《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後,有人向他表示若要將此書改編成電影,想必是艱難之事。讀過本書的朋友應該不難想像,光是那一具又一具的獵奇屍體,恐怕就是相關幕後人員的大挑戰,更不用說直指日本刑法39條的主題,如何化為影像深入淺出地呈現,絕對是個考驗。

於是,中山七里自己就想到,既然無法真的影像化,不如就利用文字來影像化。於是,《START!》此書便誕生了。

雖然未讀過《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並不會影響本書的理解,但若想得獲得更多樂趣,建議讀完青蛙男再來閱讀本書會更好。

《START!》敘述天才導演大森決心將《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搬上大螢幕,卻未想在拍攝過程中,竟遇到種種阻擾,甚至有人為此付出性命。

與《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不同,本書並沒有什麼獵奇的場面,也沒有如青蛙男那樣有許多驚心動魄的對峙,謎題本身更是普通。然而,奇妙的是,讀完本書,我忍不住給予比青蛙男更高的評價。

可以說,這是一本讀了會令我熱血沸騰的作品。尤其像我一直很喜歡觀看電影、電視劇,對此感受更深。

劇中是以副導演宮藤映一為主敘述者,他是一個對電影雖有熱情,卻始終認為自己得不到發揮的男人,認真兩個字在他身上並不是那麼實際地呈現。他唯一激情過的片場,便是導演大森的片場。

所以當大森決定搬演青蛙男時,映一根本連考慮都沒有,放下一切立刻加入。

大森是日本知名的導演,脾氣暴躁,宛如獨裁者的作風大家都知之甚詳。但有趣的是,即便如此,一流的人才總是不由自主聚集到他身邊,任他打罵或差遣。

局外人可能無法理解為何大家能夠忍受大森的作風,連原本傲慢的演員到他面前都無法自制地享受大森那嚴厲的指導,可是閱讀本書的讀者必然能從中山七里的筆觸得到解答。中山七里流暢並充滿熱情的寫法,會讓我無法不認同大森構築的電影世界,進而認可他那不人道的風格。

若用日劇的角度來解析,本書大概是一本加了推理元素的棒球作品吧,因為在閱讀的過程中,我一直想起我最愛的《ROOKIES》。

因為拍攝的作品是青蛙男,涉及到精神病患的犯罪行為與刑法第三十九條,書中便提及拍攝時一些相關團體的阻礙,當命案發生時,這些團體不分青紅皂白地抗議,諷刺地與青蛙男書中的市民恐慌重疊。如果讀過青蛙男,一定對市民圍攻警局那幕印象深刻,宛如獵殺女巫的行動看得我心驚膽戰,因為我們都清楚,這絕非虛構,而是現實生活。

本書帶領精神障礙相關團體的是一個高傲而風評甚差的律師,命案之後拚命到現場下指導棋,但負責人員回應的話真是精采:

於電影拍攝現場發生殺人事件,的確是場悲劇,我個人也慚愧得無以復加。不過,我並不覺得愧對社會大眾。你們說我造成社會騷亂,但其實是你們在唯恐天下不亂。我相信有更多視聽大眾正用半厭膩的表情在看著你們的醜態。

你們一再提出道義上的責任等種種說法,但對於並非被害者的善意第三者而言,你們究竟有何權利去追究責任?這點令人百思不解。真是無聊透頂。

你們只是在社會正義這方錦旗之下,做出宛如中世紀獵殺女巫的行徑,不是嗎?

另外,關於日本人對天才的恐懼與厭惡,本書也寫得一針見血。我想起島田莊司老師塑造御手洗潔在日本的不得志,與中山七里筆下的大森,亦有異曲同工之妙。對日本人有點認識的朋友不難發現,日本人是一個以盡量與大家一模一樣為目標的族群,任何突出於群體之中的表現不見得是值得稱讚的行為,「泯然眾人矣」是他們的追求。當然,這樣的好處是可以不造成多數人的困擾,並且也讓多數人感到安心。然而,卻對那些擁有特出才能者造成傷害,因為多數日本人並不願意允許他們的存在。

想想,這其實是相當悲哀的事實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