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年的夏天,我獨自踏上日本中部。當時我遇上一件出國旅行前未曾料想過、在台灣也未曾發生過的事情──

我狂吐,吐到我幾乎以為要死在車站的廁所或路邊的溝渠裡。

詳細情形可以參見這篇文章(←按我吧>/////<),當時我發誓再也不要一人出外旅遊。不過認識我的朋友大概也明白,我發誓跟放屁一樣,發過就沒了。

為什麼提起這事呢?因為經歷過日本中部與東北之行,我逐漸發現,平順的旅程固然是多數旅行者的期盼,但是驚險的旅程似乎更能帶給自己深刻的回憶。當然,前提是這些「驚險」最終必須是「有驚無險」,否則我現在就窩在上帝腳邊了,哪還有閒情逸致寫遊記?

東北之旅的出發日,我很早便醒過來,過往旅行前會產生的惡夢這回並沒有糾纏我,可能是因為我凌晨1、2點才睡著,4點多起床的緣故吧!我搭的是6:30往台北的高鐵,所以時間充裕,我還東摸摸西摸摸看個電視躺個沙發,接近出發時間才開始梳理自己。

一切應該很平順的,直到我的小粉紅(行李箱)關不上。



小粉紅跟著我有七年了,除了第一次我去京阪它尚未誕生,往後的旅行都是由它擔任重責。小粉紅是硬殼的行季箱,使用的是卡榫,不是拉鍊。出發前幾天我測試過,它還可以用,沒想到當天我卻關不上,想用鑰匙硬關,鑰匙卻折斷了。

從未遇到這種情形的我幾乎快哭了,難道我要出個國都這麼困難嗎?

還是我家老爸冷靜,當老媽在叨念我不夠細心時,他一邊安撫我的情緒一邊想方設法,後來他用醜醜的紅色塑膠繩將小粉紅五花大綁起來,吩咐我到機場或當地再買新的行李箱。雖然用塑膠繩綁起來可以解一時之危,但因為繩子的力道畢竟敵不過龐大的內容物(我帶太多東西了Orz),所以小粉紅總是欲開欲闔的狀態。

一路上,我都在擔心繩子會不會突然斷掉,裡頭的東西一瞬間爆開。結果原本計畫好的高鐵早餐之旅,我根本啥也沒享受到。到達台北,我和H君拖著行李從捷運板南線換木柵線,再搭計程車到松山機場,過程中我的心一直懸著,心想我的小粉紅究竟能撐多久?況且機場未必會賣行李箱啊(事後證明,沒有賣。本來有櫃,後來好像撤掉改賣小包包),於是我先打電話給素未謀面的領隊尋求幫助(幸好有想到他,我不常跟團,根本不曉得還可以求助領隊)。他建議我到大連或瀋陽時再買,不過他會先給我行李綑應急。

行李綑?啥咪碗糕?我沒聽過,以為和紅色塑膠繩差不多。結果到達機場,看到那兩條橘亮橘亮的行李綑時,我感動得快飆淚。雖然我們領隊聲音冷淡、表情嚴肅、聽人家說話都不聽明白就自顧自說得很專注(囧),不過他帶來的兩條行李綑確實救了我一命。我的小粉紅不但安全過關,這八天的行程它依然堅若磐石。H君甚至建議我也甭買什麼新行李箱了,就讓小粉紅和行李綑搭成新的組合。

這個建議我採用了一半,我沒在東北買行李箱,拖著小粉紅結束了八天之旅,但回國後小粉紅仍然進入了資源回收站,畢竟我不能再冒一次險。但扔掉前我幫它拍了許多張照片,也算補償吧!




我以為不幸在小粉紅平安登機後便劃下句點,然而,我錯了,至此才是真正恐怖的開始......
(怎麼寫的跟白爛推理劇的旁白一樣?......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