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很多年以前,也是在四月的連假,我臨時起意來了趟簡單的南京之旅。當時我只是單純的想把心目中江南最後一塊拼圖完成(該年年初我跟團去過江南其它城市),沒想到春天的南京美得令我移不開眼。迄今,我都忘不了雞鳴寺外漫漫街道的紛飛櫻花,以及紫霞湖兩岸美不勝收的梅花盛景。

還有,僅僅坐著公車,便能享受視覺與嗅覺的饗宴──南京的街道開滿了燦爛花朵。

因為這樣的記憶,加上今年的清明連假長達5天。我忍不住在去年9月就訂好前往南京的機票,想說我不用花大錢去日本看櫻花,在南京我一樣可以一飽眼福。


從我開始一個人自助旅行以來,不敢說什麼鳥事都遇過,但多多少少都有經驗了,大部分時候,我都盡力去消化。然而,一趟旅程能夠從出發之前就不斷出包,對我而言,也算是罕見了。

不幸地,難得二度的南京之旅,正是如此。


◎一波三折之機票篇

比起多年前我得到澳門轉機才能抵達南京,並且忍受那貴得要死的票價,如今不到幾千元便可直飛南京,直航真是可愛的政策。

雖然我不認為清明連假中國航線會多熱門(比起日本),不過我還是提早半年就開始觀察票價。我搭乘的是東方航空,它的票價和退票改票政策向來不錯,所以當我覺得可以出手時,便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愉悅地刷了卡。

但是──

東航的舊版台灣網站其實滿兩光的(連自助管理選位都不行,得人工電話處理,我都不曉得那個自助管理選項存在的意義是什麼,現在有新版,不知道有無進步),只是我之前訂票都沒出什麼大問題,我本以為這次也該如此。沒想到一訂下去,系統一直秀出不成功的訊息,以至於我不得不一刷再刷。

這樣的情況導致最後我居然成立了多筆帳單,可是我的訂單頁面上顯示成功的只有一筆,而東航最後竟然給我請款兩筆。為此我不知打了多少通電話請求對方處理,可惜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在九月底訂票,亦即訂完票後就是他們的十一長假,總部都放假去了,客服小姐請我長假後再致電(崩潰)。

東航的電話超級難打,打通了對方也未必樂意處理,口頭上說好,也不知道最後到底怎樣。這次的經驗告訴我,多打幾次就是,而且要靠點運氣。遇到操大陸口音的恐怕要有心理準備,建議放下電話重打一次。我的帳單問題最後是由甜美熱心的台灣口音小姐幫我解決的,她不但應允我何時處理完,還親自回電給我,深怕我為此擔心。

可見啊,即使是同一家客服人員,素質與熱忱還是差異頗大。當然不見得所有大陸口音的客服人員都很糟糕,不過我這次經驗確實如此。

總之,最後東航先收我兩筆機票錢,下一期又退我一筆。我敢肯定我當時的購票流程沒有錯(畢竟都買那麼多次了),是東航網站系統的問題(客服自己也承認是系統的錯)。荒謬的是,收我兩筆錢還只成立一筆訂單。幸好當時我購票都記得截圖,如果對方不認帳,至少有證據。不過東航挺阿莎力的,沒A我錢,只是害我為此煩惱了一段時間。


◎一波三折之住宿篇

既然去年九月我就訂好機票,自然也會早早訂好住宿。我是百時快捷的愛用者,幾乎在中國的旅行,我都是住百時快捷。我會先到他們的官方網站,確定是否接待外賓,再訂房。

這次我訂的是夫子廟店,以為與過去一樣,時間到了順利入住。沒想到出發前二、三個星期,我無聊在網上閒晃,意外發現這間旅館「可能」已經不再營業。當初我是透過agoda訂的,我請agoda聯絡對方,他們發現電話怎麼也打不通。換言之,如果不是我自己發現,可能到出發當天我不但會被扣款(agoda先訂後付),還沒地方住。因為這件事,我對agoda印象變得很差。

可如今我也沒時間抱怨agoda,我只能盡快訂新住宿。問題是,時間緊迫,加上連假期間,幾乎每間旅館都貴三三。即便訂到了符合我預算的旅館,詢問之下,才發現根本不接待台灣人。這段過程的辛酸史,大家可以參考我這篇文章:〈受夠中國訂房了〉,我無力再回顧一次。

總之,最後總算訂到一間符合我預算,又願意接待台灣人的賓館。當我透過攜程詢問對方能否接待台灣人,對方說可以,但必須先去派出所登記,他們可以陪同我去。我心想,不過登記嘛,也沒什麼,便應允了。

但沒想到,這才是麻煩的開始。

當天我抵達該賓館,櫃臺小姐看到我的台胞證,眉頭皺得可以夾死蚊子,說他們不能接待台灣人。我說你們老闆自己回信說可以的啊!她才打電話call她老闆,和我去派出所登記。不過我左等右等,也不知道他們老闆何時回來,加上百度了地圖得知派出所位置,我問小姐我能否自己去,她倒是開心,就要我一個人去。

我是不知道中國的警察局和台灣有多少差異,但我走進去時,只覺一陣冷清。門口有三個櫃臺,僅一個位置有人。另一邊則是大門緊鎖,旁邊有個看門的。我向櫃臺人員表明來意,櫃臺大哥要我等一下,這一等好似沒有盡頭。櫃臺大哥顧著自己打電話,貌似電腦出了問題,心情不太好。後來大概看我坐得久了不好意思(真難得),於是call了一位陳警官,要我上樓找他。

這時候我終於明白看門的是幹嘛的了,原來這裡的警察局還挺戒備的,主要建築大門不輕易開放。

我上去後問了半天才找到正確房間,問題是陳警官不在,房內只有二位女警,一個忙著公事,另一位忙著上網兼打扮(大概要放連假了所以正準備著)。我依然小媳婦模樣地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只好硬著頭皮問那位看起來比較有在做事的女警,她得知我是要登記的,說:直接用微信登記就好啦!

我開心了一下,開始操作微信。沒想到尚未成功,門口進來了另一位女警,我以為她是陳警官,便上前詢問(原來她不是)。這位女警問了我住宿的旅館,我報了名字,她立刻斷言那家不能入住台灣人,還問我有沒有別的備住方案。我聽完臉色都白了,我已經耗費了大把時間在你們公安局,拜託別再玩我了好嗎?

接著女警跟我要了賓館電話,都連絡不上(櫃臺小姐是滾去哪裡了啊可惡)。我當時都快絕望了,雖然不是沒有備住方案,但我實在不想再拖著行李東奔西走。後來又進來另一位警察,女警跟他說了我的情況和賓館名稱,警察問我為什麼沒和老闆一起來,我說是我自做主張自行前來的。警察和女警就走了出去,也沒說要幹嘛,接著就告訴我說老闆等會兒就來了。

我完全狀況外,等著等著,老闆終於出現了。女警開始輸入台胞證資料,還要我留一位中國朋友的電話,我說我沒有,然後故意瞟了一眼老闆,老闆只好充當我的朋友。好笑的是,老闆還強調只有入住期間,期間外出事可不關他的事。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說:「放心,我不會做壞事的」。

妙的是,女警一邊輸入一邊問老闆:要不要乾脆把你的賓館開連線?老闆直搖頭拒絕。這段對話我不太懂,我知道可以接待台灣人的旅館電腦似乎與公安局都有連線,可是我不知道這樣做有什麼壞處讓老闆亟於拒絕。是因為如此一來,警察就三不五時前來拜訪嗎?

總而言之,從我入境南京、抵達旅館、辦好登記、確定入住時,已經經過整整三個小時。原本我打算去南京站取車票,順便繞去雞鳴寺看看花開了沒有,最後只夠時間完成取票這件事。

結論就是,我不應該為了預算,如此折騰自己(窮人的辛酸)。


◎一波三折之車票篇

因為很多年很多年前我來過南京,所以這次我並不想把所有時間都花在南京,於是決定一天給揚州,一天給滁州,畢竟這兩個城市離南京都近。

去年我在無錫過春節,想說常州離得近,便買了車票前去。車票是當天臨櫃買的,去程很好買,我以為回程也是,居然沒當下買來回票,害我差點回不來。

因此這次我打算先在台灣買好車票。

開始購買車票後,我再度經歷之前訂房那種被排擠在外的尷尬與無奈。

一般中國人訂車票都在12306官網(話說為什麼是這個數字,有什麼典故嗎),可我一沒中國手機號,二沒可利用的支付方式,於是只好求助香港攜程。

然而,香港攜程真是超不要臉的吸血網站(無論PC版或app),買一張車票(單程哦,不是來回)無論價格多寡,硬是要給人家收20RMB的手續費。媽呀,我揚州、滁州來回四張票,不就要白白送它80RMB的費用?這四張車票加起來都還沒手續費那麼多錢!!(我四張車票加起來總共也才53RMB

不是不能收手續費,但好歹也依據車票票價訂個%數來收吧!

後來看到網友們的經驗,得知利用簡體攜程的app可以將手續費取消,我便歡天喜地下載來用。但到了支付這關,我發現又是此路不通。我沒有支付寶或中國銀行卡,它又不收境外信用卡,我幾乎要放棄了。

所幸天無絕人之路,我意外看到一位網友分享微信綁台灣信用卡的流程,照著做竟然成功。利用它來付車票,也一路順利,我當時開心得流下苦盡甘來的淚水。

不過買到車票是一回事,取票是另一回事。我本來很擔心連假前期,又無法自助取票(我還是紙本台胞證),肯定會排隊排到天荒地老,也怕排到後搞不好說我證件沒驗證什麼的,我會白忙一場。結果呢,雖然排隊人潮很恐怖,取票過程倒是意外的順利。票臺人員拿了我的台胞證,只問了我四段車票的票號,就輕輕鬆鬆打印出來給我了。

去年從無錫到常州,有幸經歷過中國火車硬鋪的盛況,我以為這次不過是區區清明連假,小巫豈比得上大巫。哪知,這次更精采。可能適逢連假,官網賣了一堆站票,所以車廂內總是擠滿人(我也買到一段站票)。幾乎每個人手上不是大包小包,就是得用扛的行李箱。走道上很多時候不通暢(因為擺了行李),可那些負責販賣商品站務人員,居然可以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下依舊推著他們的販賣車前進賣東西,我不得不為他們獻上由衷的敬佩(另有推銷商品兼試吃,厲害)。

還有一件事我覺得很有趣,有些大車站是利用機器剪票,剪票機和我們高鐵長得差不多。我注意到通道上寫著「右側插入票卡,左側通行」,當時我百思不得其解,疑惑為什麼要寫這個,這不是常識嗎?直到我去滁州那天,一位歐吉桑硬把他的票卡插入左側機器,讓我無法插入票卡通行時,終於明白這些文字的意義了。


◎一波三折之花兒都跑去哪兒篇

結束這次的南京之旅時,我心頭最常浮現一句詩:「人生若只如初見」。

前面我提過,之所以多年後決定再踏上南京,是為了多年前美麗的花景。我當然也明白,開花與否並非人力可為,也做好了看不到的心理準備。不過真正遇到時,還是有些小失落。只是這失落倒不全是因為看不到花,而是意識到這幾年來南京進步了,我卻還是懷念多年前那個有點點破舊的南京。

那時候的南京,地鐵線只有二條,祿口機場也小的跟什麼似的。從機場到市區,我得乘坐機場大巴到中華門,再轉地鐵到我下塌的旅館。最可怕的是,中華門地鐵站是高架設計,當年回程我走錯路,導致最終我得扛著重達20公斤的行李往上爬再往下走(誰叫我買了一整套《明朝那些事兒》)。回國後手臂有段時間舉不太起來(囧)。

儘管如此,我卻仍然想念那段日子。因為地鐵不方便,多數時候我都搭乘公車。在公車上處處可見盛開的梅花,與綿延的城牆。

如今南京地鐵多達8-9條,更有機場快線連接市區。無論從遙遠的江寧或高淳,進入市區不用超過一個半小時,當真有滄海桑田之感。連當年我走進荒廢的浦口車站,感嘆才渡過一個長江,南京與浦口宛如二個世界(可參考「此文」),而現今它們早就沒多大區別。

此次旅行出入我都依靠地鐵(因為公車到不了我要去的地方),別說梅花了,連城牆也只有進入中華門站才能勉強一瞥。地鐵裡永遠擠滿了人,連首班車亦如是(頂多沒那麼擠)。我不知道是否連假緣故才如此,抑或平日也沒兩樣,總之在地鐵裡來來去去了五天,我愈來愈落寞。

花是賞不成了,梅花不見蹤影,更遑論櫻花。我重遊雞鳴寺、玄武門等地,看到的盡是萬頭鑽動,車水馬龍,小吃攤販一攤接一攤。除了喧鬧嘈雜,再沒餘剩什麼。多年前我也是清明連假去的南京,當時雖也是人潮洶湧,但卻沒這次來得可怕,我甚至有種錯覺,花兒們該不會嚇到躲起來了吧?(笑)



其實並不是什麼花都沒開,至少桃花們很盡職地燦爛著,風一吹拂,花瓣隨之起舞。可惜桃花畢竟少數,某些地方才有栽種,終究比不得我當年的記憶。

這次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花朵,而是漫天紛飛的柳絮。我逛了半個玄武湖,這些柳絮就一路相隨。古人描寫春天總少不了柳絮點綴,連謝道蘊描摹雪花都可以來個「未若柳絮因風起」,所以我對柳絮原本抱持浪漫的想法。然而,當我走在玄武湖邊,柳絮不時黏在我的黑色外套上,甚至跑進我的鼻孔裡(我還以為是蟲子,嚇死我了)時,所有曾經的浪漫念頭瞬間灰飛煙滅。

唉,我猜想古人寫詩詞,是不是也有苦中作樂的安慰劑效果,尤其當他們被柳絮逼瘋時?

儘管在南京沒賞到什麼花,但我在揚州瘦西湖倒看到不少人工栽種的鬱金香。我今年二月到荷蘭沒有半株鬱金香(廢話),卻意外在中國遇著,感覺挺微妙的。網友說四月來到揚州,不去瘦西湖絕對是一大憾事,所謂「煙花三月下揚州」嘛。然而我逛完後,只能緘默不語。



嗯……網路上的話,看看就算了,別抱太大的期望。之後我何園、個園都沒去,南方園林總讓我提不起勁,尤其看過北方真山實水的皇家園林,我對南方的假山虛水更感到不耐煩了。


◎一波三折之氣溫陡降篇

出發前幾天,我觀察南京的氣溫,和台灣相去不遠。但沒想到臨近出發時,剛好一波冷氣團下來,我本想再怎麼冷,都春天了,應該也不會太誇張,於是上身只帶一件薄外套和短袖上衣。後來中國網友勸我,還是要備足衣物,所以我把薄外套換成厚外套orz

結果呢,我只能說鐵齒如我實在活該。我抵達那天已經感受到冷空氣的威力,但尚在忍受範圍內。隔天下雨加低溫,真正摧毀了我遊玩的興致。我上午在瘦西湖遊逛,中午開始下雨,望著手機的溫度數字,一度一度往下降,想哭的心都有了。


瘦西湖遊客眾多,但氣溫沒有因此更溫暖,加上雨愈下愈大,我撐傘的手都忍不住發抖。然後不停地在
Line裡跟我朋友抱怨說為什麼四月的揚州比二月的布魯塞爾還要冷啊?(我的荷比盧之旅,唯有在布魯賽爾是需要撐傘的)

等回到車站,進入車廂後,才覺得稍稍活過來。不過到達南京後,一出車廂,牙齒竟然開始打顫完全停不了。我想起出發前我媽特地問我說:要不要帶我那件長版羽絨衣?(我冬天出門都穿它,二月從荷蘭回來拿去送洗了)我當時阿莎力地回說:不用不用,不會那麼冷!


當我站在南京的月臺發抖不止時,只想搧自己幾巴掌。



◎一波三折之趕飛機趕到吐血篇


我回程的班機在早上八點,因為從南京市區搭地鐵到祿口機場鐵定趕不上班機,所以前一晚我就住在機場附近。

話說我入住機場附近的酒店時,多怕他們也要我去派出所登記(都有陰影了),幸好入住一切順利,房間也比我之前住的更大更便宜。


根據南京的
S1地鐵線的首末班時刻表,我原以為我搭地鐵最早抵達機場也要6:40,本來很擔心趕飛機會趕得很累。但我6:00左右進入車站時(S1的翔宇路南站,距祿口機場只有一站),往祿口機場方向居然有車,6:11就發車了。換言之,我到達機場時才6:18左右,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超開心的,想說我可以不用那麼緊張了。


然而,我錯了。


祿口機場的國內外航線是同一個航廈,從地鐵出來經過國內線才會來到國際線。走過國內線時,已經是人潮洶湧,來到國際線時,我臉都綠了。


東方航空只開了四個櫃臺,旁邊一個看板寫著「國際線
6:00開始CHECK IN」。如果四個櫃臺只應付一班飛機,自然綽綽有餘。但別傻了,怎麼可能!當天從7:50-8:00起飛的班機一共有四架,分別飛往台灣、香港、韓國和日本,所以可以想見大排長龍的景象。

我開始排隊不到
6:30,在漫長的等候下拿到登機證時,我以為總算解脫了。沒想到走到海關,我的臉再度慘綠。看不到盡頭的隊伍,耗時的排隊,護照檢查完還要檢查行李,中國的海關又超煩的,每個關卡都要蓋章,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浪費掉。旁邊明明有自動檢查護照的機器(FOR中國人),卻全部被圍起來,禁止使用,為什麼不開放?至少可以分散人潮啊!

我根本沒勇氣看手機時間,內心備受煎熬。等我衝到登機口時,時間顯示
7:47,只差13分鐘,飛機就要飛走了。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趕飛機趕得如此痛苦。我心想即便我
6:00就到櫃臺,情況大概也不會好多少。既然同時間有這麼多班機要起飛,為什麼不提早CKECK IN?或者增加櫃臺數?我真的搞不懂東方航空,根本折磨人嘛!海關繁瑣的查驗我不能說什麼,畢竟安全至上,但可不可以搞好自助通關?好歹讓中國人可以分流出去啊!


◎結論


雖然這趟小旅程在我看來一波三折,甚至導致我玩起來興致大缺,但事後回想起來,也不失為一段深刻的記憶。旅行就像人生,不可能事事如意,無論當下如何不愉快,往後回顧終究會一笑置之吧!

當然,若可以,還是盡量不要這麼曲折了(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