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治一隅)

我最近一直在強調,等到之前預定的機票用完,不會再飛日本。


短短二年,我飛了日本快六次。同一道菜吃太多次,怎麼可能不會膩?

所以這個月初前往關西,是我倒數第二次的日本行。

可能因為清楚意識到離別的時刻即將來臨,因此這次我花起錢來,豪邁了點。雖說豪邁,也不過是吃的東西高級點,買的零食多了點(汗)。

要我大肆shopping,萬萬是做不到的。


中秋連假我去關西,一貫的毫無計畫。然而,這個月到關西,我罕見地做起了事前行程安排。

我好像前年從倫敦回來過,就沒怎麼認真幹過這種事,還有點點不習慣。

四天三夜的關西行(事實上只有二個整天),我將重心放在了離大阪車程約一個小時的城市:姬路、舞子、明石和宇治。

我一天跑完了姬路城及其周邊、明石海峽大橋(舞子)和明石公園周邊,另一天則專攻宇治。

前一天的姬路城並沒有帶給我什麼驚艷的感覺,不知是否週日緣故,人潮洶湧,超乎我的預期。

 

光上天守閣,就排了有一個小時以上吧!結果登上天守閣,我內心忍不住罵出「
FUCK」,滿滿都是人,想拍個遠景都有點困難。而真正看到那個遠景,臉上頓時冒出三條線:


還真是……沒什麼吸引力……



不過姬路城內脫著鞋子到處走的感覺,還挺不錯的。除了最高的二層,其它層是人潮最少之處。

到達明石海峽大橋,本來我事先想報名那個講解行程(就是可以到最高點的恐怖體驗XD)。後來想想,我這個懼高症患者,可能會死在當場,所以最後打消了念頭。

幸好我沒報名,我光走在一般通道上,就嚇得沒法前進。儘管知道橋很堅固,可只要一想到底下是滾滾大海,我的頭皮便不自覺發麻起來。



為了安慰我脆弱恐懼的心靈,我在大橋中段的休息廳吃了昂貴的冰淇淋。



這一天我早早出門,晚晚回住處,前前後後加起來,走了大概有12個小時的路,幾乎沒怎麼休息。不是沒時間休息,而是沒感到疲累。不過,隔天起來,大腿立刻跟我抗議。

對此我相當驚訝,因為我已經好久沒這種感覺了!除非是一出門十幾天的那種,我很少會走到腳酸腿痛,除了大前年去南京,那次我也是一天就走了N個小時不喊停。

痛歸痛,隔天我照樣給它走。這個時候我其實還沒有什麼捨不得的感覺,反正我對日本就厭倦了啊,沒有交差了事的心情就很好了。

然而,走了一趟宇治,我卻發現情況有點出乎意料。

我搭京阪電車來到宇治,天氣一反前二天的燦爛,下起了雨。穿著涼鞋與薄外套的我,努力對抗著寒冷。

我在宇治站外找不到任何遊客服務中心,只好憑著站外的大地圖鎖定要前往的地點。

來到宇治,平等院似乎是一大景點。我沿著宇治川閒逛,越過橋,鞋子早濕透,但無損我的興致。只是來到平等院的售票亭前,票價讓我不太想進去。

我果斷地轉身就走,沒有絲毫不捨。反正沒興趣就別花錢啦!

我把門票錢拿去吃了好吃的冰淇淋set,我對抹茶沒有很愛(甚至有點討厭),不過我吃的這家抹茶冰倒是挺合我胃口的。



吃飽喝足後,順便從店家ㄎㄧㄤ了張宇治地圖,我開始尋找不用錢的景點。

途中我迷了路,逛到某家藥妝店,又逛回原路,已經花掉我快一個小時。

看著地圖,我的目標是走到天之瀨吊橋。看地圖似乎不遠,撇開迷路這件事,照理應該不用花到太多時間。

沒想到走著走著,卻發現沿途游客愈來愈少,山路愈來愈明顯。後來整條路上除了偶爾行經的轎車與工程施工人員外,根本只有我一個人。

天之瀨吊橋比我想像中的遠,但我毫不以為意。旅行時走路對我而言,本身就是一種享受。



沿路的山景十分美麗,沒有人潮干擾的感覺非常之好。到達吊橋後,看地圖再往前有另一座白虹橋(施工中)與鳳凰大壩,既然都走進山裡了,再多走幾步路也不是難事。



於是,我順著宇治川整整繞了一大圈。

而這一大圈才真正誘發了我心底的不捨情懷。

回國後我總會想起在宇治山中漫步的悠閒,宇治的抹茶、宇治的源氏物語我都沒有什麼印象,但山裡的味道、微風、與湍流,卻硬生生佔據著我記憶的一角,叫囂著不肯離去。

我此時才開始質疑自己真的決定不再去日本了嗎?





全站熱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