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接觸島田莊司作品的激動。


引領我進入日本推理小說(新)本格世界的作者雖然是綾辻行人,可是我始終愛不來綾辻那個把角色當成棋子的冰冷寫法,直到我讀到島田莊司。

我還記得,讀完《奇想、天慟》時,心臟幾乎無法控制地狂跳;還清楚記得,《斜屋犯罪》裡,最終御手洗與兇手的對話。讀者們對島田莊司最深的印象,莫過於他那磅礴到幾乎難以達成的詭計,我則不然。我最愛的,卻是島田筆下那無可取代的人道關懷。

御手洗系列也好,吉敷竹史系列也罷,甚至除此以外的非系列,無論謎團如何令人瞠目,總是無一例外地瀰漫著島田一貫的溫柔與感動。

所以我愛島田莊司的作品愛了很久,中譯本幾乎讀遍,包括台灣尚未出版在中國可以買得到的簡體版。生平首次也是目前僅有的一次作家見面會我獻給了島田莊司。天曉得,我連對喜愛的藝人都沒這麼上心!XD

然而,我從來不期望島田的作品能夠真人化,尤其是御手洗系列。

吉敷竹史系列確實已經搬上過螢幕,我沒有機會目睹,卻不意外。畢竟這系列本來就是島田為了生存向社會派靠攏的作品(事實卻是披著社會派外衣的本格作XD),改編起來難度並不高,吉敷的個性、外貌要找到適合的演員也比較容易。

但御手洗系列完全不然。

試想哪來的拍攝經費建一個水晶金字塔?或在沙漠的海裡搭一個攝影棚?更不用說那個我愛得要死躺臥在深山裡的龍臥亭!

最關鍵最關鍵的是,在日本到哪找到一個符合御手洗潔形象的演員呢?!

讀過原著的朋友應該知道,御手洗潔是個多複雜的角色。他承認自己是個利己主義者,有點反社會人格(跟英國那隻有點像)。與日本社會格格不入,看似難以相處又瘋瘋顛顛,任性起來常令石岡一個頭兩個大。可是啊,他的內心卻比任何人都來得柔軟與溫潤,尤其對於那些不得已而為之的犯罪者,總是充滿同理與憐恤。御手洗不會高舉什麼犯罪者必定要贖罪的蠢理論,在這點上,他意外地親切,意外地像個人。

這也是島田老師遲遲不肯答應御手洗系列影象化的主因。

其實在幾年前就一直有小道消息傳出,但大家大多抱著不過是謠言的心態。對我們讀者而言,大概很難想像御手洗躍上螢幕的模樣。100個讀者心中有100個御手洗,叫誰來詮釋似乎都不妥。況且,我不相信日本編導能夠改編出什麼符合我理想中的作品。

然而,萬萬沒想到真人化的消息居然成真!演員名單釋放出來時,我承認有些錯愕。玉木宏與堂本光一,怎麼想、想破了頭都跟我心目中的御手洗與石岡劃不上等號。可是玉木宏是島田老師欽點,而看完成品島田老師似乎很滿意,身為小小讀者的我不免好奇了。

被選中改編的〈傘を折る女〉收錄於《UFO大通》,目前台灣尚未出中譯本。

前面我提過,御手洗系列要改編成戲劇有很大的難度。因為比起吉敷竹史,御手洗遭遇的難題與背景往往非常「荒謬、誇張」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像《斜屋犯罪》裡矗立北海道的傾斜房屋,《水晶金字塔》裡在美國紐奧良島上的水晶金字塔,《異位》裡沙漠海中的鹽岩之城等,這些能夠實體化的話我一定給編導磕頭。

可想而知,既然要真人化SP,只能挑一些小案子來玩玩,島田的短篇自然而然成為上上之選。當然啦,從我讀者的角度來看,這些小案子通常無法表現御手洗系列的精髓,但做為初步影象化,還是有它的價值。

劇情什麼的我不多講,基本上改編得中規中矩。情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懸念,可是有一點呈現得非常棒,顯然編導有抓住島田作品的重點,就是最後御手洗與兇手的對話。

御手洗不是什麼道德魔人,也沒有誓要將兇手繩之以法的使命感,他在乎的是謎團,對那些被迫犯罪的人向來多著一分憐憫。所以原著很少見到他逼迫兇手(除非是窮兇極惡者),大部分是透過互動,任對方自己選擇結局。

本部SP也是一樣,最後兇手的坦承加上配樂(小西真奈美演得超好),酸楚感直沖我鼻腔。



玉木宏的表現也相當棒,看似冷淡,偶爾溫柔的一笑,卻徹底透露出御手洗的悲天憫人。

 


我看過玉木宏一些作品,從來不覺得他帥氣,沒想到他的御手洗竟令我感覺帥到爆表,我有點點了解為什麼島田老師會選擇他來詮釋御手洗了(掩面)。

不過本劇的人設與原著仍是有些出入。誠然,御手洗確實是腦科學家,可這是他離開石岡前往北歐擔任教授之後才逐漸確定下來的身份。在此之前,他算是個占星術師,或許也有在做研究,但書中並沒有很明確地提及。至於心理諮商師,因為《UFO大通》沒有中譯本,我無法肯定,只是我怎麼也沒辦法想像御手洗為人心理諮商的畫面(病患心理問題會更嚴重吧XD)。

總之,我個人很滿意玉木宏詮釋的御手洗。

另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石岡和己,由堂本光一演出。當初這個名單開出來,石岡的演出者遠比御手洗更令我驚訝。石岡長得是好看,但絕不是王子類型的人啊!太閃閃發亮了我會適應不良的說(笑)。

島田筆下的角色並不像永遠的大雄或小丸子那樣時光凝固,而是隨著時間不斷成長。所以有人會覺得本劇的御手洗不像御手洗,其實不是玉木宏的御手洗不符合原著,而是選擇改編作品的時間點在何時的問題。早期的御手洗與晚期的御手洗,成熟度絕對有差。

同樣的道理放在石岡身上也成立。

我常覺得沒有一個偵探助手像石岡這麼可憐的了,其它的助手可以和他們的偵探「長相廝守」,無論結婚與否。可是石岡辛辛苦苦照顧御手洗十多年,御手洗卻在某天趁著石岡返鄉之際,連個道別都沒有,便跑到瑞典當他的教授去了。

這一跑,就是十幾年的離別。

多少讀者為此哀怨不已,我還記得島田老師首次來到台灣,讀者當場提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御手洗和石岡還會聯袂辦案嗎?(其實大家真正想問的是,兩人還會再見面嗎)

沒想到老師居然四兩撥千金的說:只要石岡英文夠好就行!

騙人,現在過了八年了,兩人還不是都沒見面!!!!!(淚奔)

所以我才心心念念地盼望說,御手洗系列改編,搞不好能刺激島田老師,讓兩人有生之年見上一面。

我一路看著御、石兩人從相識、相熟、鬥嘴、矛盾、爭執到分手,記憶點一直停留在兩人再不相見的時刻,所以看到SP裡兩人和諧相處的模樣,內心十分感慨。

堂本光一的石岡儘管與我想像的石岡有著不小的差異(我認為有點諧星化),但他與御手洗的互動卻是那麼自自然然地展現出他對御手洗的熟稔與相知。

 
 
 
 
 
 


人妻石岡是很原著的哦,因為小說裡御手洗的起居大小事本來就是石岡在管的嘛,尤其那個圍裙,我記得在島田老師的粉絲網頁就有讀者畫過這樣造型的石岡
XD



只是我認為本劇石岡的戲份太少,御石的互動也沒想像中多,如果未來能drama化,希望編導能夠好好處理御石的關係,因為兩人之間的演變也是御手洗系列的一大亮點啊!

畢竟沒有多少作品到最後助手能夠升級成主角的。

御手洗與石岡雖然走到最後分道揚鏢,御手洗的離開對石岡不啻是個打擊,卻也因此給了石岡加速成長的機會,我們讀者也才有幸看到《龍臥亭事件》等作品中擔網偵探的石岡和己。

我特別要澄清的是,御手洗離開石岡,並非是種惡意離棄。我始終認為,正因為御手洗非常在意石岡,所以才必須遠離石岡。我從《占星術殺人魔法》一路讀下來,早期的石岡是那麼自信、活潑,總是與御手洗鬥嘴鬥得不亦樂乎,有時還會想與他一較高下。然而到了《水晶金字塔》、《眩暈》,石岡的戰鬥力愈發薄弱,在御手洗的光芒下,石岡似乎愈來愈找不到真正的自己。

御手洗這個人雖然是個利己主義者,但我相信他對石岡終究是不同的。在《占星》一書中,他曾對石岡這麼說:

我不希望我住的地方一天到晚擠滿沒頭腦的人,每當我回到家,你就必須大聲呼叫才找得到我。或許你無法想像,現在這種日子最適合我。逍遙自在,想睡就睡,想好好研究就做研究,碰到有趣味的事才出門,還可以想討厭誰就討厭誰。白就說白,黑就說黑,不用看誰臉色,這些都是我的財富啊!

何況,覺得寂寞的時候,還有你來作伴,這樣就夠了。

儘管到了瑞典,他有了新的助手海因里希,然而陪伴他三十多年的石岡怎麼可能不是他心頭一塊肉呢?否則,當海因里希問他說:

你心裡喜歡過誰沒有?你是否感覺過與另一個人心靈相通,完全體察對方的痛苦,並把它當做自己的事,真正在情感上融為一體,共同體會對方的悲哀和痛苦,並以此確定兩人的關係。你究竟有過這種經驗沒有?

他不會回想起在日本曾經陪伴他那麼久的男人,不會這麼難得地將他真實、不為人知的那面顯露出來。

御手洗說,他被年輕人那哀怨無助的眼神深深打動了。他向御手洗微笑,推開房門,坐在沙發上,伸手接過遞過來的茶杯。做這些動作時,他總要小心翼翼地看著御手洗的眼睛,似乎幹什麼都要取得他的同意。年輕人就像一個無助的嬰兒或者盲人,用手摸索著尋找未來的人生,必須有人在身邊幫助,他才能活下來。

御手洗清楚的地告訴我,那位年輕人長著白淨的臉龐,總是穿著一件白襯衣,單薄的身子在他面前晃動者,無論做什麼都要用哀求似的眼神看看他的臉,這種眼神讓他無法裝作視而不見,就像一記重拳重重地擊打在他的胸前,心動和憐憫難以抑制。這種感覺他以前從未有過,所以他當時就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幫助這個人,拚盡全力也要讓他渡過難關……

讀過《異邦騎士》的我,如何不被上述的文字感動呢?

因此,御手洗的離開,成了勢在必然的事。唯有離去,才能迫使石岡堅強起來,不再依賴御手洗,好好面對真實的自己。而石岡果然也做到了,《龍臥亭幻想》的他,成長得令我想哭。

御石之間的關係要怎麼解讀,空間其實無限大,連島田老師自己在書中都給過曖昧的答案。因此我並不喜歡SP裡無端端出現一個女警(堅川)的角色。

坦白講,島田小說中的女人,95%以上都不太正常,戲份愈重不正常度愈高。看看加納通子、松崎玲王奈、犬坊里美(這傢伙後期好一點),請告訴我,她們正常的時間有多少(攤手)?

如果堅川的加入,是想搞成像偵探伽利略的內海薰,我一定會宰了編導。

不是說角色們不能談戀愛,而是戀愛這種東西冠在御手洗頭上就是百分百的違合。在我眼中御手洗根本是無性的,像早期TBBTSheldon一樣(所以編導開始加入Sheldon的戀愛線後老娘便不看了)。石岡談戀愛我還勉強可以接受,雖然我覺得一定失敗,因為御手洗鐵定從中作梗,加上連瞎子都看得出來石岡生活重心明顯都是御手洗,所以結論是:別傻了你們還是乖乖捨棄BG線吧!XD

反正原著都這樣寫了不是嗎?

石岡有次和御手洗冷戰,石岡腦補說「如果我們是夫妻的話,大概就算是家庭內分居了」,我心想你們就是老夫老妻,最後還給我搞到熟年離婚是怎樣?(翻桌)

好笑的是,御手洗自己丟下石岡跑到瑞典去,得知石岡有來往的女性,居然還打電話回日本限制石岡與這名女性見面,搞得石岡一腦子茫然。後來犬坊里美與御手洗有聯絡,石岡在龍臥亭接到御手洗的電話,明明一開口就應該先問案件,沒想到石岡第一句話居然是吃醋的問:你不是討厭女人嗎?

真是夠了這兩人!

若兩人互動不自覺,由第三者來看就更清楚。《水晶金字塔》的松崎玲王奈是多麼深愛御手洗啊,結果弄到最後居然要問石岡說:「御手洗是不是同性戀,御手洗和你的關係究竟是什麼」(我也很想知道啊玲王奈小姐XD)。

後來玲王奈聽到海因里希跟她轉述的,關於御手洗對石岡的回憶之語,她甚至哭著問海因里希說:「海因里希,你嫉妒過一個女人嗎?……有沒有哪位女人奪走了你心愛的女人?」我不得不感嘆,玲王奈小姐,你就是明晃晃的炮灰啦!

如果原著都寫到這個地步,改編作品還硬要插進亂七八糟的BG線,我想我會寧可放棄戲劇。不過,我對島田老師的信心還是比較大的,東野圭吾可以因為戲劇而加入內海薰,但是以島田老師對御手洗那麼熱愛的情況看來,維持原著關係狀態的機率還是比較高的。

希望島田老師不會讓我失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dust 的頭像
siedust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