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很喜歡這句話:『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這或許也能代表我對《士兵突擊》的心情。

過了大半年,我對士兵的喜愛度未曾減褪。直到今天,我的電腦桌布還是懸掛著那六個字-『不拋棄,不放棄』。雖然最初是為了勉勵自己,好好面對工作與論文,但事實上,更深層的意識裡,卻是瀰漫著捨不得。 

捨不得曾經感動得昏天暗地,捨不得演員間激起的火花,捨不得一個個片段……

這幾天,《我的團長我的團》的
官網陸陸續續將各個角色的海報掛上去,不免牽動了我對士兵的思念。

第一張海報是「孟煩了」(上圖),張譯飾演,《我的團長我的團》中的「我」,指的就是他。

對於《我》劇的內容,為免破壞往後觀賞樂趣,我了解得並不多。所以孟煩了這個角色,我也不甚清楚,可是這張海報做得真是好。《我》劇基本上是部悲劇,但從孟煩了的眼神裡,我看到卻是積極與希望。孟煩了嘴角那一笑,竟比史今平時的溫和微笑,更具殺傷力。因為在硝煙烽火中,還能露出這種笑靨,是多麼困難的事啊!

儘管如此,史今的魅力依舊難以抵擋。他可以說是《士兵突擊》裡,最「有效利用」的人物。這個角色出現的集數不到全劇的1/2,卻能夠叫觀眾心心念念直到最終,甚至人氣居高不下。當許三多在最後幾集對袁朗說「你是我這輩子幫我最多的人」時,還會有人氣憤填膺地罵說「你把史今放哪兒啦」。目前我看過的作品中,唯一能跟他匹敵的,只有《孽子》的趙英,出現集數僅兩集,但大多數觀眾都無法忘懷他與主角李青的互動。

史今是那種一看你就會喜歡的溫柔男子,他沒有高城的風風火火,沒有伍六一的寧折不彎,鋼七連三巨頭中,他是最溫和的一位。然而,在我眼裡,卻也是最強韌的一位。

史今的堅毅蘊藏在心裡頭,從外表不容易察覺出來。除非遇到事情,讓他有機會展現,否則一般人很難想像這樣一個男人,會擁有多麼堅實的內在力量。

這點在許三多的事上最明顯。僅僅是對自己內心許下的承諾,史今卻未曾一刻敢忘懷。他答應帶好許三多,他便一點也不肯鬆懈。從三多到七連開始,史今幾乎是手把手地提攜。但高城的不待見三多大家都心知肚明,史今也清楚,卻能死磨活磨著高城,弄得高城即便臉上掛著不屑,心頭還是接受了、承認了。在訓練三多的過程裡,史今照樣發揮了他的力量,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家都熟知的掄搥情節,史今這個舉動等於是將自己的後半生都賭給許三多了,而許三多竟然也「成功」地廢了史今的手。

為了一個內心對自己許下的承諾,史今可以做到這種地步,無怨無悔。內在力量不強大的人,根本不可能辦得到。

然而,再怎麼堅毅,一旦遇到不得不放棄之時,酸楚與無奈終究還是會化為淚水。於是我們看到了史今哭倒在高城懷裡,看到了他邊落淚落捏揉著三多的脖子說:班長走了,幫你除去了心頭最後一把草……

因為史今總是在微笑,善良的笑、溫柔的笑……彷彿他的笑容可以征服世間種種艱難。因此,這樣無能為力的離別,所造成的反差,反而叫人心痛到不知如何是好。

張譯在接受訪問時,曾說過他印象最深的一場戲是便是和高城遊天安門,他笑說奇怪了,這麼小的一雙眼睛,怎麼能蘊含這麼多淚水?我忍不住想說:張譯同學,我也是小眼睛,卻不知被你的史今班長勾出多少升人工降水?我差點以為我把我這輩子能哭的份都哭完了。


我曾經看過一種說法,說史今是「軍中之母」,當時我覺得這種稱呼對於一個男人好像有點……,後來回頭細想劇情,發現這稱呼真是一整個貼切啊!

史今的溫柔、善良是他血液裡的一部分,我記得前幾集三多他們離開下榕樹上火車時,三多曾哭著想跑向他爹,史今一把抱住了他。張譯的演法很細膩,細膩到我覺得這個男人不當女人都可惜。他不僅是抱住三多而已,他像對待孩子般,捏捏他的鼻子,因為三多哭到鼻水都流出來,他想為他擦去鼻水。光這點,史今的性格已經透露出大半了。這樣一個角色,怎麼可能叫人不愛呢?至於後來他為三多做的那些事我就甭提了。

最重要的是,史今的好,並不只是針對許三多。或許他對三多是一個承諾在,有一份他不得不扛的責任,但並不代表他就忽略了其它的兵。有一幕是演習過後,七連死傷大半,袁朗被俘擄,來到高城面前討煙(真是欠扁的傢伙XD)。當時七連的兵,個個都死瞪著這個死老A,史今固然也不滿,但他卻一個個地幫他的兵把帽扣扣好。我看到這個動作,再想到他為三多做的事,終於能體會「軍中之母」的意義了。他待兵,真的像母親待孩子。

但這同時也注定他不得不退場的悲劇命運。母親對孩子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角色。有母親的呵護,孩子才能順利成長。可是孩子不可能一輩子躲在母親的羽翼下,許三多要斷奶,就非得斬斷他與史今之間那條「臍帶」,於是史今必須復員。當三多徹底離開母親的懷抱後,他才有展翅高飛的機會。

這可以說是編劇的殘忍,卻也是劇情不得不走的方向。

不過,史今走了,卻不是結束。他曾經觸動觀眾心弦的每個細微處,都會有感動留下……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